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剑乱舞]超自然本丸见闻录–10

  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数十柄新刀剑,列宿恍然有一种自己已经成为了新创业小老板的错觉。
  
  
  在大太刀萤丸……我是说全体刀剑男士的不懈努力下,列宿本丸的刀剑付丧神几乎是扩充了一倍。
  
  
  “让我看看……”列宿拿出表格,一张一张的翻看,在他的手中,原本只有薄薄几张的人员表格,已经加厚了不少。
  
  
  
  “粟田口?”
  
  
  
  “在这里!都在这里哦大将!”列宿点名的话音刚落,庭院里就爆发出了一阵喧哗,大片的短刀们叽叽喳喳的举手报道,簇拥着中间的一期一振和鸣狐。
  
  
  
  列宿的本丸参与了这次大阪城活动,并成功集齐了所有 国服 的粟田口。
  
  
  
  
  “还有……虎彻、左文字?”列宿抬头看了看这两家“一家三口”这也是最近刚刚从现场中捡来的新刀。
  
  
  特别是虎彻家的长曾祢虎彻和浦岛虎彻,是打败了了检非违使才获得的。
  
  
  列宿拿着手中的表格准备继续往下念的时候,突然手中一空,他抬头,看着新刀鹤丸国永拿走了他手中的表格。
  
  
  “不用这么麻烦呐阿路基大人。”鹤丸国永支着下巴,眼神环绕看了站满刀剑男士的庭院,分析道。
  
  
  “短刀、胁差、打刀全齐,没有薙刀,没有枪。”
  
  
  “五花太刀只有三日月殿,四花太刀只缺源氏兄弟,其他全齐。”
  
  
  
  鹤丸国永“啪”的一声把手中的一摞文件放在桌子上,整理整齐:“总之,就是这样了,是不是很一目了然?”
  
  
  
  列宿对着鹤丸国永摆出了手势:“可以,这完全O几把K。”
  
  
  这家伙,看起来是个人才。
  
  
  列宿不明觉厉的看着鹤丸国永几秒钟,这才转过头,对着庭院里的刀剑男士说出了这次集合的目的。
  
  
  “现在本丸中收容的SCP越来越多,模因……也就是异常能量场的数值也越来越高,总之——”列宿皱眉叹了口气:“请各位务必小心不要受到精神污染。”
  
  
  
  精神污染……听起来感觉比暗堕还要可怕的感觉呢。庭院里的刀剑男士们传来了小声的议论声。
  
  
  “最后,还有一件事。”掏出了一个小型保险柜,列宿迎着刀剑男士们好奇的眼神,继续说:“目前已经快要满刀帐了,所以,我想了一个纪念的办法——那就是,每个人都种上一颗自己的树。”
  
  
  
  打开保险柜,里面空荡荡的,只放着一包种子。
  
  
  “每人上来领一粒种子,回去就进行播种,并写详细的观察记录。”列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眼神变的有些兴致盎然。
  
  
  “最重要的一点,无论种在哪里都可以,但是不许和别人一样,而且——不许种在土里。”
  
  
  
  
  ……
  
  
  
  SCP-1147为一种尚未分类的李属植物,其种子被命名为SCP-1147-1,可种植在几乎任何物体上。项目成株会承继所使用物体的物理性质。已证实SCP-1147可生长在固体、疏松材质,以及含有营养的液态物质中。SCP-1147所结的果实编号为SCP-1147-2。
  
  
  —— 维基百科 SCP档案
  
  
  
  也就是说,把种子种在什么东西上,那么这棵树就是什么材质的。
  
  
  
  “真好看,跟萤火虫一样漂亮呢——”萤丸爱不释手的举起手中的树种子对着阳光看,感觉怎么看都看不够。
  
  
  “是属于自己的树啊……萤丸也能有属于自己的树了。”作为被上任审神者丢弃买卖的刀剑付丧神,萤丸一直对如今在列宿本丸的安逸感到患得患失,从在战场上的疯狂MVP就可以看出来,直到列宿这几天出了爱染国俊个明石国行才稍稍放下心来。
  
  
  
  不过前天才刚来到本丸的明石国行……莫名对这个跟自己长相八分相似的审神者感到不爽。
  
  
  “我说啊……这明明是让我们做实验罢了,真是冠冕堂皇的说辞。”明石国行依旧是侧躺,用手臂撑着头,慵懒的语气里透露着埋怨,他费力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种子,随手就扔进了水杯里。
  
  
  
  萤丸一愣,随后大惊失色:“喂——等一下,这是开水吧?”说着,就要上去抢。
  
  
  
  
  “不要紧……”明石国行无力的摆摆手:“那个叫什么——SCP的东西,不会一烫就完蛋的。”
  
  
  
  
  “况且这么多人种,哪怕有一个没活也是可以接受的嘛……”
  
  
  
  
  “喂!!”萤丸又要炸毛,在旁边的爱染国俊终于忍不下去了,上前一步,拉住了了萤丸:“别管他了,看看我的种子。”
  
  
  
  萤丸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他顺着爱染国俊的手指方向看去,之见爱染把半个西瓜放在桌子上,西瓜最中间的地方被剖开了一个小口,里面放着的正是SCP-1147的种子。
  
  
  “诶……爱染是要做西瓜么?”萤丸凑近了看着,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种子,开始犹豫起来。
  
  
  “萤有什么好主意么?”爱染国俊侧头看着萤丸,而萤丸犹豫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萤石。
  
  
  爱染国俊犹豫了一下:“固体……可以种么?”随后,拿出本体,用尖锐的刀锋轻轻刺了一下发光的表面。
  
  
  感觉质地不硬!
  
  
  紧接着,爱染国俊握住刀柄的手继续用力,破开了萤石的表面,萤丸愣了一下,连忙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种子放进了被切开的石块中央。
  
  
  
  “这样可以么……”萤丸皱眉看着眼前的萤石,而爱染国俊的回答也十分犹豫。
  
  
  
  “应该没问题了,毕竟种子在极端条件下也能存货很长时……等等,这是什么声音?”爱染说了一半,突然听到了一声脆响。
  
  
  
  明石国行的玻璃杯摔在了地上。
  
  
  只见,水中的种子已经在短短几个小时内长出了根,而且发了芽,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种子的芽和根完全透明。
  
  
  完全透明!
  
  
  
  “这是果冻做的么?”爱染国俊小心翼翼的用手碰了碰SCP-1147的小芽,就感觉像是碰了水嫩嫩的透明果冻一样,触手冰凉湿滑,像是直接碰到了凝固的水。就好像外面是一层透明的薄膜,里面则是纯净的水。
  
  
  不一会儿,SCP–1147就长到小臂粗了,而此时,爱染国俊的SCP–1147也开始发芽。
  
  
  
  逐渐浓郁的西瓜的清香弥漫了整个屋子,SCP–1147的嫩芽和西瓜皮一样,是深绿和嫩绿条纹相间的,不过表皮却爆发出了浓郁水果香气,勾的在场的萤丸和爱染不断的咽口水。
  
  
  “怎么会长的这么快啊?”萤丸看着几乎能用肉眼可见的生长速度生长的树苗,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戳了戳。
  
  
  
  爱染国俊则是走到了萤石的旁边,仔细观察,发现了萤丸的种子也开始慢慢发芽……不过速度就慢的多了:“或许跟种植的地方有关?”
  
  
  
  
  “是啊……看起来要等很久呢。”萤丸拉了拉爱染国俊:“走,我们去看看其他的怎么样了。”
  
  
  
  没有理会抱着杯子睡着,快被杯子里快速生长的的SCP–1147压死的明石国行,爱染和萤丸走到了门口,却突然眼前一黑。
  
  
  
  “奇怪,天怎么突然阴下来……等等,这是什么?”
  
  
  
  门口,一棵参天巨树凭空出现在了院子里,在树下,已经聚集了不少刀剑付丧神在围观了。
  
  
  
  
  
  浦岛虎彻一脸懵逼的拿着笔和纸,仰头看着快要高耸入云的SCP–1147,喃喃道:“怎么会……我才刚把种子放在了沙子里,只是刚刚去拿了一趟笔和记录表,就已经长到这么高了吗?”
  
  
  
  因为种在沙子里的缘故,这棵树显得无比的疏松,像是由沙雕制作成的一样,而且生长的速度也特别快,风一吹过,由沙子组成的叶子沙沙作响,撒下了大把的沙子淋了底下的人一头一脖子。
  
  
  浦岛虎彻的这棵沙子组成的SCP–1147开始结果了,而底下的刀剑男士们还在抖衣领里面的沙子,蜂须贺虎彻正歪着头整理全是沙子的紫色长发,突然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就被站在旁边反应迅速的浦岛扑到。
  
  
  
  “小心!!!”
  
  
  蜂须贺虎彻一愣,顿时耳边传来一声巨响,他从地上挣扎的爬起来,发现刚刚他站的地方,一根巨大的枝丫因为承受不住硕果累累的果实,重重的砸了下来,化为了一地散沙。
  
  
  “……”如果蜂须贺虎彻再晚一步,那么他就会被沙子彻底活埋。
  
  
  这是什么情况!
  
  
  “嗯……我觉得,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加州清光拍了拍前面人的肩膀,在他的眼中,这棵已经长成了万叶樱两倍大的沙雕树已经岌岌可危。
  
  
  果然,一阵微风袭来……这棵骨质疏松的树再也承受不住自身的压力,开始倾斜……倾斜……倾斜……
  
  
  
  “快跑!!!!”
  
  
  “快闪开——!!!”
  
  
  
  “轰隆——!!!”一声巨响,几乎小半个本丸都淹没在了滚滚黄沙之中,空气中的pm2.5暴涨,空气中昏黄一片,目不能视物。
  
  
  
  
  就这样,代表浦岛虎彻的树木,存活时间:10分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201)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