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剑乱舞]超自然本丸见闻录_11

  话说起来,列宿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难道就没有察觉到浦岛虎彻这棵沙雕SCP–1147么?
  
  
  
  
  当然能,不过当时出了一点小状况。
  
  
  
  
  嗯,真的是“小状况”。
  
  
  
  
  对于压切长谷部这个刀剑付丧神,列宿也听说过他的忠心和对主命的在意程度,但是一直都对此不以为然,作为普通直男审神者,列宿对压切长谷部的忠心程度进行了错误的预估,甚至以为……或许是普通的拍上司马屁也说不定。
  
  
  
  
  
  
  不过,看着眼前的这棵属于压切长谷部的SCP–1147……彻底让列宿明白了压切长谷部的可怕程度。
  
  
  
  
  
  他把SCP–1147种在了列宿的照片上。
  
  
  
  我们至今无法想象当初列宿进入寝室,看到了一棵树干、树枝、树叶上全都印着密密麻麻的他的头像的树的时候,是怎样的表情。
  
  
  
  
  
  “卧槽,这特么绝逼是个变态……”
  
  
  
  ……
  
  
  所以,当滚滚黄沙淹没了半个本丸的时候,列宿正在脸红脖子粗的哼哧哼哧的锯树,当发现不对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列宿拄着电锯,坐在砍倒的照片树上,听着窗外的鸡飞狗跳黄沙滚滚,恍惚里有了自己变成了光头强的错觉。
  
  
  #每次砍树时外面都有熊在捣乱#
  
  
  #熊孩子也是熊!!#
  
  
  
  
  闭上眼睛,列宿扩散出了自己的精神力,打算亡羊补牢,按照惯例,每次用精神力搜索探知的时候,都要重点照顾一下陆奥守吉行的寝室。
  
  
  
  很好,他果然又在搞事。
  
  
  
  陆奥守吉行正准备把SCP–1147的种子放在自己本体的刀刃上,突然手就像是被紧紧拉住一样,僵硬在半空,而耳边则隔空传来自家审神者的怒吼:
  
  
  
  “不要命了!你以为你是用来做人/体/试/验的D级人员吗?!!”
  
  
  
  
  列宿及时救下陆奥守吉行小命,又急火火的将精神力扩散至整个本丸,随着探查,列宿的疑问也越来越多。
  
  
  
  这些SCP-1147生长的未免也太快了,列宿的精神力停留在萤丸的房间,在房间里长的快支撑不住的纯净水SCP-1147前面陷入了沉思,果然,本丸所在的这个纯粹由灵力构建而成的空间,实在是太适合植物生长了。
  
  
  
  
  其实关于将SCP-1147种植在沙子里和水里的试验,基金会总部也做过,不过处于灵力匮乏的现世,所以树木的成长并没有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列宿叹了一口气,开始吸收起本丸的灵力,渐渐地,疯长的树木开始安静了下来。  
  
  
  
  
  ……明石国行是渴醒的。萤丸和爱染国俊此时都不在寝室里,天有些昏暗,这让明石国行有点懵,难道自己一睡居然睡了一整天,到天黑了才醒?然后他一转头,看到了长在他旁边的这棵参天大树。
  
  
  
  
  “……”这尼玛什么情况!!!!!   
  
  
  
  
  这是一棵晶莹剔透的树木,明石国行摸了摸树干,透明的树干十分光滑,入手冰凉,就像在摸一块石英。
  
  
  
  
  他抬起胳膊揪下来一片同样透明的树叶,树叶是由一片光滑的薄膜构成的,握在手里就像是捧了一捧清凉的纯净水。 
  
  
  
  
  明石国行站起身子,抬手摘下来一个果子,SCP-1147的果实依然是李子的形状,不过却是透明的,果皮是和叶子一样由薄膜组成,里面则是晶莹剔透的纯净水,透过果皮,明石国行发现了种子在其中漂浮。
  
  
  
  
  
  小心翼翼的把果皮撕开一个小口,淡淡的李子的果香飘逸出来,明石国行凑上去喝了一口,清清爽爽的凉水灌进了喉咙,甘甜清凉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李子的清香,明石国行敢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水。
  
  
  
  明石国行一仰头,就把这个果实喝的干干净净,瞬间所有的干渴都不翼而飞,捏着果皮,明石国行花了五秒钟来思考这棵在现实中绝逼不可能出现的大树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寝室里,片刻后,他给出了答案。 
  
  
  
  
  嗯,大概是做梦还没醒。 
  
  
  
  
  明石国行翻身,重新在被褥里躺下,打算重新回归现实世界。
  
  
  
  
  “zzz……”
  
  
  
  
  ……
  
  
  
  
  在本丸的后山上,鸣狐和一期一振带着所有的粟田口短刀上了后山的空地,和以往的植树活动不同的是,他们都没有带铁锹,而是大包小包的背满了东西。上山的路并不劳累,不过粟田口家速度最快的博多藤四郎却落在了最后。
  
  
  
  
  
  
  “现在才感觉到,萤丸真是辛苦……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博多气喘吁吁的背着沉重的行李,问跟在旁边同样气喘吁吁的药研。
  
  
  
  
  
  “这就快到了……”药研指了指前面开阔的空地,前面,轻装上阵的兄弟们已经开始种植属于自己的SCP-1147了。
  
  
  
  
  
  前田藤四郎和平野藤四郎不愧是双子,打开包袱后,一个带来了乐高玩具,另一个带来了雪花片拼插玩具。他们把自己带来的玩具放到了空花盆里,然后小心翼翼把自己的SCP–1147种子放了进去。
  
  
  
  
  因为列宿降低了本丸内的灵力,所以树种并没有立刻暴长,前田左右看了看,然后凑到了五虎退的旁边。
  
  
  
  
  “退退要种小鱼干么?”前田凑上来,看着五虎退仔细的把小鱼干整齐的排进花盆里。
  
  
  
  
  蹲在地上的五虎退抬起头,眼睛亮亮的看着前田:“是……是的!因为小老虎他们比较喜欢,所以就想要试一试。”
  
  
  
  
  “对啊,种好吃的才比较好啊!”包丁藤四郎也凑了过来,他身上挂着的小布袋已经瘪了不少,五虎退和前田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果然,在花盆里装满了水果糖。
  
  
  
  
  “不知道小叔叔和一期尼种了什么呢。”包丁藤四郎提了一句,瞬间周围所有的小短刀们都抬起了头,兴致勃勃的到处找小叔叔和一期尼的位置,可是眼睛环绕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他们二人的身影。
  
  
  
  
  “啊……别找了,在这儿呢。”博多和药研站在路口,看着附近的草丛,表情一言难尽。
  
  
  
  
  鲶尾藤四郎被一期一振以 摔跤 擒拿的姿势摁在地上,而鸣狐则远远的拿着一个包裹,一股……嗯,微妙的气味,从包裹里传出来。
  
  
  
  
  “你疯了吗,居然想要种在马粪里?”一期一振头上冒出了五六个青色的青筋十字,幸亏他发现及时,否则后果……不敢想象。
  
  
  
  
  鲶尾藤四郎被压在地上不停挣扎:“这是科学实验啊一期尼,多几个对照组不好么……啊啊痛,痛,别打了我错了……”
  
  
  
  
  鸣狐黑着脸把包袱扔的远远的,这才示意一期一振可以放开鲶尾藤四郎了,而旁边,骨喰藤四郎早已习惯了自家兄弟的脱线,自己自顾自的种下了自己的SCP-1147。
  
  
  
  
  既然是种代表了自己的树,骨喰藤四郎就干脆从厨房带出来了些豚骨,洗干净之后捣碎了放进花盆,把自己的树种种了进去。
  
  
  
  
  ……要是鲶尾哥能像骨喰哥这么省心就好了。
  
  
  
  
  药研藤四郎叹了口气,解开自己沉重的包裹,里面是一块块的玉钢。
  
  
  
  
  “虽然本丸无法锻刀,但是多积累一些资源也是有益无害的。”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跟站在旁边的博多说到,半晌没听到回应便疑惑的转头。
  
  
  博多正一把把的从包裹里往花盆掏小判。
  
  
  “嗯?药研哥你刚才和我说话吗?”
  
  
  “……没,你忙吧。”
  
  
  ……
  
  
  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呼。
  
  
  
  
  前田和平野的SCP-1147已经长大了,没错,这是一颗由乐高玩具和雪花片拼插起来的树,树干和叶片也都是由玩具密密麻麻组成的,它们的果实也分别是乐高玩具和雪花片插起来的球形。
  
  
  
  
  不过所有人都去围观包丁藤四郎的糖果树了,树干是坚硬的固体糖壳儿,叶片也是硬硬的糖,而果实……这大概是包丁藤四郎见过最大的棒棒糖了。
  
  
  
  
  
  骨喰藤四郎那边也有动静了,通体洁白的枝丫从花盆内的骨堆生长出来,像一根脊椎骨一样笔直的向上生长,没有树叶也没有果实,直指青天。
  
  
  
  
  看着像肋骨一样的枝丫,鲶尾藤四郎凑过去,小心翼翼的掰了一个角下来,白发现树干白色的骨质外壳里,还包裹着一层骨髓。
  
  
  
  
  “接下来是小叔叔和我的树呢……”一期一振一句话,就把所有小短刀们的视线集中了过来。
  
  
  
  
  在鸣狐的身后,是一棵毛绒绒的……毛毡组成的SCP-1147,毛绒绒的树干长的像猫爬架一样,想起来像是一件供孩子们玩耍攀爬的毛绒绒大玩具。
  
  
  
  “丫丫……是用我尾巴上最光滑的毛种的啊,不过这棵树也就还原了一半的柔顺呢,啧啧。”小狐狸挑剔的蹲在树上,不过尾巴却耀武扬威似的翘的特别高。
  
  
  
  
  而一期一振背后的……也是一棵洁白的树木,不同于骨喰的骨质SCP–1147,一期一振的树木更像是明石国行的那棵一样光滑。
  
  
  
  
  没错,一期一振把种子放在了牛奶里。
  
  
  
  
  “好像有牛奶的味道……”厚藤四郎跳了个高,揪下来一片黄色的叶子,瞬间就被软趴趴的手感下了一跳:“这是……芝士片?”
  
  
  
  
  没错,确实是叶片形状的芝士,捏着这片叶子,厚藤四郎顿时眼睛亮亮的盯住了树上的果子。
  
  
  
  鸣狐踮起脚尖摘了一个果子,并没有打开看,而是有些宠溺的递给了厚藤四郎,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撕开果皮,顿时浓郁的奶香味弥漫开来。
  
  
  
  “是奶油还是奶酪?”乱藤四郎凑近过来,用手指抹了一点奶白色微黄的果肉放在嘴里,表情顿时十分惊喜:“是那种软软的奶酪!”
  
  
  
  
  
  短刀们顿时叽叽喳喳的欢呼起来,连最后面看守小判树的博多都跑过去凑热闹。药研藤四郎看了看自己的玉钢树和博多的小判树,因为种在十分坚硬的金属上,所以生长比较缓慢一些。
  
  
  
  
  “等等……总觉得好像忘了谁。”
  
  
  
  
  药研藤四郎在奶香之中,突然闻到了一股难以描述的味道,他第一反应是鲶尾哥忍不住又播种了马粪,可是一回头,却发现味道……是从五虎退那里传来的。
  
  
  
  一股鱼腥味刺鼻的传过来,五虎退僵硬的看着眼前的小鱼干树……不,大概叫臭鲱鱼罐头树更合理。
  
  
  
  总之,一定要在退退的SCP–1147结出什么果实之前……
  
  
  
  快跑啊啊啊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217)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