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剑乱舞】超自然本丸见闻录_12

  明石国行终于醒了。
  
  
  
  
  他闭着眼睛,摇摇晃晃的绕过跟前的水树,又摇摇晃晃的绕过了爱染国俊的西瓜树,最后还是没逃过一劫,“Duang”的一声撞在了萤丸的萤石树上,发出了镐头(?)打击石头的声音。
  
  
  
  
  
  摸了摸头上红肿的大包,明石国行终于醒了,然后就被这棵萤石树亮瞎了眼。
  
  
  
  
  
  
  亮晶晶的发着荧光的石质的树木看起来像是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就像萤火虫一样散发着荧光……
  
  
  
  
  
  
  谁家萤火虫这么大啊喂!明石国行越看感觉越违和,恍然又想到了“萤石有辐射可能致癌”的朋友圈传闻,更是大皱眉头,索性一转身离开了屋子,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出了屋子,明石国行不知怎么的,有一种庭院小了很多的错觉,仔细留意了一番,才发现……好像是树木变多了的样子。
  
  
  
  
  
  
  
  “……看起来好像是失败了呢。”歌仙兼定叹了口气,看着地上的这棵种植在“梅”御礼上的SCP–1147,这只是一颗普通的带着墨痕的普通纸质的树木罢了,似乎并没有御礼的效果。
  
  
  
  
  
  
  不过此时并没有人安慰歌仙兼定,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莺丸的SCP–1147之上。
  
  
  
  
  
  
  “真是……虽然说预料到莺丸殿会种植有关茶的东西,不过亲眼见了还是叹为观止。”
  
  
  
  
  
 
  莺丸踮起脚尖,伸手摘了一个茶色的SCP–1147果实,松散的触感让他差点没拿住,似乎……是松散的抹茶质地呢。
  
  
  
  
  
  
  旁边的三日月宗近极其识趣的端着茶具过来,莺丸拿着果实微微一用力,立刻就碎成了深抹茶色的粉末,茶香里混合着李子香气的味道也弥漫了出来。
  
  
  
  
  
  
  感觉直接吃会更好呢,三日月宗近看着碎成两半的果实,心里突然就有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哈哈哈……是和桂花糕类似的感觉呢。”用手指掰下来一块尝了尝,眼神顿时一亮,而莺丸也凑了过来,就这样,用茶球冲泡的茶水还没有冲好,果实就已经快被分完了。
  
  
  
  
  
  
  明石国行在旁边看着,一见到有好吃的,便也向那里走去想要仔细看看,刚抬腿,就感觉背后被人摁住了肩膀。
  
  
  
  
  
  
  
  “喂,太刀。”山姥切国广面无表情的看着明石国行,语气也是冷漠而毫无起伏的语调。
  
  
  
  
  
  
  
  没错,列宿从压切长谷部房间里出来后,被本丸里鸡飞狗跳的场景气到半死,然后顺手拉住路过的被被,抓了壮丁。
  
  
  
  
  
  
  而列宿分配给山姥切国广的工作,也是抓壮丁。
  
  
  
  
  
  
  “你也把树种在了房间里了吧……”没有一丝一毫疑问语调的疑问句从山姥切国广面口中说出来,显得毫无违和感,没有给明石国行反驳的机会,他潇洒的扭头带路就走:
  
  
  
  
  
  
  “走吧,去把醉倒在房间里的次郎太刀抗到手入室,然后把太郎太刀的树给挖出来……”
  
  
  
  
  
  “他的树……捅破屋顶了。”
  
  
  
  
  ……
  
  
  
  
  明石国行抬头看着房间里两棵大树,不禁感叹——果然这玩意儿物似主人型。
  
  
  
  
  
  先不提次郎太刀的烈酒SCP—1147,比较属于液体类,带着酒沫的枝丫触到屋顶时,就柔软的弯折了下来,我们要说的是太郎太刀的SCP—1147……
  
  
  
  
  
  这树毫不犹疑的戳破屋顶了啊喂!
  
  
  
  
  
  “说起来……这看起来就是普通的树木了吧。”没错,太郎太刀的SCP—1147看起来就是普通的李树一样,棕色的树干枝丫,绿叶、紫色的果子,不过明石国行伸手一抹,就发现了异样。
  
  
  
  
  
  
  “这是……蜡质?”太郎太刀点点头,然后抬手摘下来一个SCP—1147李子,把果蒂凑到燃烧的蜡烛前点燃。
  
  
  
  
  
  果然,这个蜡质的李子像蜡烛一样,缓缓的在太郎太刀手中燃烧了起来,就像是一个雕刻成水果形状的栩栩如生的精美蜡烛。
  
  
  
  
  
  
  “先别看了……”山姥切国广看着屋顶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挽袖子。
  
  
  
  
  
  
  “首先,先把这棵树抗走,再说吧……”
  
  
  
  
  
  ……
  
  
  
  
  “好,第一组,带着推车和铲子去铲沙,把庭院收拾干净。”
  
  
  
  
  
  “是!”
  
  
  
  
  
  “第二组,带着空气清新剂去后山,进行全面喷洒去味,然后根除消灭气味源……咳咳,退退你先别哭,我之后再给你一颗种子……”
  
  
  
  
  
  ……
  
  
  
  
  
  看着手上厚厚的一摞SCP-1147的实验报告,列宿突然感觉自己手底下的这批刀剑男士都特么是人才。
  
  
  
  
  
  不过真可惜,列宿用拇指压住这摞文件的边缘,“刷刷”的翻动着,虽然这次的实验都非常有代表性,但是他想要的那个,却一直没有出现。
  
  
  
  
  
  
  “嗒嗒嗒……”突兀的,门被敲响了。
  
  
  
  
  
  
  “嘛,阿路基大人有空么,咱确实是有点事儿来着……”陆奥守吉行的声音说到后面弱了下去,他小心翼翼的打开虚掩的门,侧着头从门缝里偷偷看着列宿。
  
  
  
  
  
  
  列宿不说话,也用同样的角度侧着头看着他,列宿这次偏要看看这家伙要来干什么。
  
  
  
  
  
  
  “就是,上次阿路基大人发给咱们小鸡形状的泡面还有吗,啊就是那个SCP–2057,这次没准咱能批量生产呢。”陆奥守吉行掏出了自己的SCP-1147,对着列宿申请到。
  
  
  
  
  
  列宿猛的抬起头,眼神锐利的盯着陆奥守吉行,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把你的SCP–1147种植在SCP–2057[儿童鸡肉面汤]上面吗?”
  
  
  
  
  
  
  “是这样没错啦,咱还要写申请报告吗,能不能缓缓……”陆奥守吉行还没说完,列宿就拿着一罐SCP–2057[儿童鸡肉面汤]塞进了陆奥守吉行的怀里。
  
  
  
  
  
  
  “拿去用,报告我写,实验就在这儿做!”
  
  
  
  
  
  
  他一直所期待着的“SCP交互实验”终于有人想到了。
  
  
  
  
  
  
  SCP项目之间的交互实验,代表着一个研究员的眼界终于不在纠结于单个SCP异常项目的属性,而是扩大到了如何更进一步的了解、研究他们,以及——如何去应用他们。
  
  
  
  
  
  
  这是成为一个SCP研究员,最基本的要求。
  
  
  
  
  
  ……
  
  
  
  
  
  “我还以为第一个能想到把SCP–1147和另一个SCP结合做实验的刀剑男士会是药研藤四郎。”
  
  
  
  
  
  
  列宿吸溜了一口碗里的SCP–1147结出来的面条,冲着对面口中同样全是面条的陆奥守吉行含糊的说道,确实,药研藤四郎一上手,就把文档整理的井井有条,看起来十分可靠的样子。
  
  
  
  
  
  
  “嘛哈哈哈哈!我也是灵光一闪才想到的……不过咱也不比药研藤四郎差就是了!”陆奥守吉行咽下口里的面汤,得意用抓着筷子的手挠了挠脑袋,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凑到了列宿旁边,小声的问:
  
  
  
  
  
  
  “呐,审神者大人,如果今天上午,要是把种子种到了本体上,会怎么样啊。”陆奥守想起了上午的时候,他刚要把种子种在刀刃上时,被列宿打断的事情。
  
  
  
  
  
  
  列宿听到这儿,也撂下筷子,把碗放在了桌子上,扭过头来反问了他一个问题:“你知道D级人员么?”然后不等他回答,接着解释道:
  
  
  
  
  
  
  “简而言之,D级人员是基金会从各个国家的死/刑/犯中挑选出来,用来做人/体/实验的炮灰。”列宿轻描淡写的说道,仿佛在谈论简单的天气,而不是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
  
  
  
  
  
  
  “而你上午那次以自己为实验材料的实验,都很好,只不过应该是用D级人员进行实验才对。”
  
  
  
  
  
  
  “嗯,这样啊……”陆奥守吉行表情还是有些纳闷:“其实咱也不会轻易的亲自上阵去实验,不过,总觉得这么小小的一粒种子,应该没多大危害吧?”
  
  
  
  
  
  
  陆奥守吉行扭头看着花盆里的那棵种在SCP–2057里的李树,它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破坏力的样子,他回过头,意外的发现列宿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本来不想跟你说的。”列宿叹了口气,表情似乎是在回忆一些十分不好的记忆。
  
  
  
  
  
  
  “基金会曾经活生生的挖出了一个D级人员的大脑,作为SCP–1147的种植培养基。”列宿没有在意陆奥守吉行徒然变色的表情,继续说道:
  
  
  
  
  
  
  “后来,这个种植在人脑上的SCP–1147”
  
  
  
  
  
  
  “——拥有了远超人类的智慧。”
  
  
  
  
  
  
  接下来就属于机密中的机密了,说实话,连列宿也不知道,那天的事故中,究竟死了多少个同事。
  
  
  
  
  
  
  
  拍了拍已经无心吃东西的陆奥守吉行,列宿对这个自己刚刚提拔的研究助理说道:“先不说这个,我接下来有一个特殊的实验要交给你……”
  
  
  
  
  
  
  
  列宿一边嘱咐陆奥守吉行新的实验内容,一边带着陆奥守吉行来到了本丸的一间safe规格收容室,输入密码,从保险柜中取出了一台带即时冲洗功能的单反相机。
  
  
  
  
  
  
  这是比较老式的型号了,不过在基金会的保养下还是保持着崭新的姿态,列宿在陆奥守吉行亮晶晶的眼神注视中,把相机挂到了他的脖子上:
  
  
  
  
  
  
  “SCP-978,被称为——欲望相机,它的特异之处在于,当它拍摄一个对象时,拍摄的照片照片不会显示对象在被拍摄时所做的事,而是对象希望做的事情。”
  
  
  
  
  
  
  
  “啊……随便拍摄就行,不过每张照片都要写下拍摄时的情况。”列宿对着陆奥守吉行摆出了O JB K的手势,表示随便他发挥。
  
  
  
  
  
  
  陆奥守吉行兴致勃勃的调整了一下挂绳,左右看了看,然后对准了庭院里的万叶樱,此时天已经很黑了,在老旧的照相机中,也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树的轮廓。
  
  
  
  
  
  
  “SCP-978拍摄静物的时候,没有异常效果,只是普通相机而已。”列宿虽然这样说,却并没有阻止陆奥守吉行拍摄万叶樱的举动,毕竟实验这种东西,还是亲手实验的比较好。
  
  
  
  
  
  
  照片从照相机的照片出口里洗出来了,看到照片,列宿和陆奥守吉行都瞬间睁大了眼睛。
  
  
  
  
  
  
  
  照片之上,赫然出现了鹤丸国永摆着剪刀手的身影,列宿苍白着脸,往树下看去,明明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妥妥的灵异事件了。
  
  
  
  
  
  
  “我好像……看到鹤丸殿了。”陆奥守吉行指了指天上,列宿这才注意到,此时的万叶樱仿佛凭空长高了十几米,高耸入云的树顶上,一个白色的小点正疯狂的冲着他们挥舞着双臂。
  
  
  
  
  
  
  这个叫鹤丸国永的家伙……把自己的SCP–1147种在了万叶樱的树顶,然后随着树木的快速增长……他在变成两倍高的万叶樱树上,下不来了。
  
  
  
  
  
  
  “果然我手底下的这批研究员,都特么是人才……”
  
  
  
  
  PS:贴一下SCP–1147  百变李树的具体资料,里面还有SCP基金会做的更多实验。
  
  
  是不是有人忘了SCP–2057 的具体细节了,在前面第四章出现过哟~
  
  
  
  emmm最近煞笔作者超级沉迷基金会,可能更新会偏重超自然本丸见闻录~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0)
热度(194)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