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忘记这些细节_62

  好久不曾出现的长曾祢虎彻再次出现在近藤勋的面前,而且,是以一个保护者的姿势。
  
  

  高杉晋助的得力助手,来岛又子手持双枪,非常不爽的看着虎彻小姐姐,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现,她或许就能拿到“击杀真选组局长”的成就了。

  
  
  “等等,不能留你一个人……”

  
  
  “闭嘴!”
  

  
  长曾祢虎彻嫌弃的看了一眼背后这个急着找冲田总悟而差点被偷袭爆头的男人,却依旧牢牢的把他掩护在身后,对上来子年轻且懊恼的眼神,直感觉一阵好笑。
  
  
  
  
  
  
  ……
  
  “在幻想着偷袭就能杀死他么?”长曾祢虎彻的语气平淡且诚恳。
  

  
  “这个男人啊,虽然是个笨蛋,是个变态。”
  
  
  

  
  “但是绝对不是放冷枪偷袭就能打败的。”
  
  

  
  长曾祢虎彻拔出腰间的打刀,来岛又子的眼神她手中的打刀之上,黑色古朴而刚健的气息让人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一柄最适合男人使用的打刀,不过拿在这个女人的手里,却无比的契合。
  

  
  
  近藤勋猛的抬头看了长曾祢虎彻一眼,这句平淡的叙述,却比他听过的所有溢美之言都让他震撼。
  
  
  

  她到底是谁?
  
  

  近藤勋紧紧盯着她,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冲田总悟刚才去的方向跑去。
  
  

  
  
  他是真选组的局长,这是他必须要做的,虽然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或许会让他丢失些什么。
  
  
  

  ……
  

  
  
  大和守安定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身下,掩护着冲田总悟和神乐。
  

  
  高杉晋助百无聊赖的吹了吹手枪枪口的热气,语气丝毫没有变化:“真是……无聊透顶。”
  

  
  紧接着,他在浴衣的袖子里掏了掏,拿出了一个遥控器似的东西,在大和守安定极度不好的预感中,用手指戳了一下那个红色的按钮。
  

  
  “不,等等,这是……”大和守安定无法估计背后被子弹擦过而造成的灼伤了,他绝望的看着,随着红色按钮的摁下,所有的营养仓——都打开了仓门。
  

  
  
  “呜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个由人类身体组成,倒是内核却是不折不扣的暗堕刀剑付丧神的东西发出了咆哮,这在不知道溯行军的冲田总悟和神乐的眼中,更是不折不扣的丧尸围城。
  
  

  “冲田君,马上离开这里!”大和守安定几乎是以绝望的口吻大声的对冲田总悟喊道。
  
  

  
  
  “开什么玩笑,你……”
  
  

  
  
  “快走……快走!”大和守安定背对着冲田总悟和神乐,把他们挡在身后,独自面对着煞气越来越重的的溯行军们,握紧了刀柄:
  
  

  
  “我……为你而生,亦为你而战!”
  
  

  
  高杉晋助把这句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朵里,有些诧异的笑了笑,就在这时,所有破开营养舱爬出来的溯行军都适应了空气环境,渐渐开始显露暗堕付丧神真正的带着威压的灵力。
  

  
  
  “妄图一个人就能解决他们么?我是该说你户主忠心还是该说你愚蠢好……”高杉晋助摇摇头:
  
  

  
  “还是做无悲无喜只听命令行动的武器更好呢,光凭这一点……”他一只手揣在袖子里,另一只手随手一摆,背后的溯行军就山呼海啸似的冲过来。
  
  
  

  “光凭这一点,你不如红樱。”
  
  

  
  “快走,真的要来不及了!”大和守安定最后给了冲田总悟一个哀求的眼神,然后不得不转身投进了对抗溯行军的战场。
  

  
  神乐被这个发展弄懵了,看到溯行军冲过来的时候,顿时撸起袖子就想要去帮忙,可是却被一直沉默的冲田总悟拉着衣襟给扯了回来。

  
  

  “听他的,我们走!”

  
  
  “可是……我们不能……”神乐被冲田总悟的这个决定惊呆了,激动的刚准备辩解什么,却猛然对上了冲田总悟通红泛着红血丝的眼睛,顿时什么话都通通憋回了肚子,就这样被总悟拽出了外面。
  

  
  ……

  
  
  舷仓外面,枪声密集起来,持枪的来岛又子的表情已经从不屑转化为愤怒,又从愤怒变成了惶恐……
  

  
  骗人吧……这个女人不怕子弹的吗?

  
  
  来岛又子的双手因为长时间平举枪械而力竭的颤抖,长时间的紧绷让她仿佛马上就要被如潮水般的疲惫所击倒,但是反观长曾祢虎彻,却仿佛进入了状态。
  
  

  
  臂膀上被子弹擦过的伤口,血液蜿蜒而下,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去为此疼痛了。
  

  
  海面上的狂风风吹动着长曾祢虎彻被染的血红的发梢,却丝毫吹不动她持刀平举的手臂,坚定的指向敌人——

  
  
  “不可能放你过去,只要我还活着……”
  

  
  不,哪怕自己死了,那个人,也要活下来……
  

  
  
  两道女子的纤长身影又交战在了一起,虽然枪械占尽了优势,但是深深的无力感已经驻扎在来岛又子心里的最深处……
  
  

  
  无法战胜……无法战胜……无法……战胜……
  
  

  
  “真是……你怎么还不去死啊!”终于,凭借双枪作战的来岛又子终于崩溃,在子弹又一次击中对方,却依旧没有倒下的长曾祢虎彻面前,彻底崩溃。
  
  

  
  
  “这种事,还用问吗……”
  
 

  
  长曾祢虎彻又一次撑着自己的刀剑,从甲板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我可不能……在你的前面死去……”
  
  

  
  鲜红的血液滴滴答答落在甲板上,在来岛又子的眼中,却像是火焰在熊熊燃烧。
  
  

  ——火焰,是遭受猛烈的寒风,它的焰就越要向上,照亮黑暗的前方!
  

  
  
  “今天的我……格外的渴望鲜血啊。”
  

  
  
  飓风、强光……突如其来的强光让来岛又子捂住了眼睛……
  
  
  
  ……
  
  

  禅城突然抬起了头。
  

  
  “……咱们离那艘货船,还有多远的距离?”禅城扭头问驾驶室里的司机,不过说出口后,还没等雇佣的司机回答,她又开口:“请务必,全速前进。”
  

  
  被自家审神者异常的举动惊醒,数珠丸恒次小心翼翼的凑到禅城的跟前,刚想要询问,就看到她转过头面向他,眉头紧皱。
  

  
  “长曾祢好像……出事了,刚刚她抽走了大量的灵力,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禅城叹了口气,然后又补充了一句。
  

  
  
  “而且,就在刚刚说话的那会儿……大和守安定,也是如此。”
  

  
  
  ……
  

  
  手臂的挥舞只剩下了动作麻木的挥舞和劈砍,大和守安定已经竭尽了全力。
  

  
  “不行啊……”
  

  
  
  大量失血的大和守安定在一刀劈碎掉一个溯行军后,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个踉跄后单膝跪倒在地上。
  

  
  
  “啧,真是固执……那个小鬼值得你这样么?”高杉晋助沉默至今,终于开口了,他用烟杆拍了拍手掌,漫不经心的吹走手心里的烟灰,但是眼神却依旧紧紧的盯着大和守安定。
  

  
  
  “噗……是啊……”大和守安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仿佛也是在嘲笑刚刚拼命的自己。
  

  
  “这个家伙,明明不是冲田总司,明明只是一个冒牌货罢了,为什么……为什么要为他拼命呢。”
  
  

  因为一个梦境……

  
  
  因为……一个支离破碎的梦境。

  
  
  大和守安定闭上眼睛,却看到的是……冲田总司的身影,他抬头,发现冲田总司的脸……和总悟的脸慢慢融合。
  
  

  
  “因为啊……这大概是我的宿命吧。”大和守安定站起来,双目被额头上的鲜血染的赤红,却依然紧紧的与高杉晋助所对视。
  

  
  “哪怕不是同一个人……哪怕只是一个笑话似的世界……”大和守安定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散落了下来,凌乱而又微卷的披散在肩头。
  

  
  “那么,这一次——”

  
  
  “就由我来为冲田君折断剑锋!”
  

  
  ……
  

  
  
  烟管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高杉晋助愕然的盯着大和守安定,盯着他……在几个瞬息之间屠尽他所有的溯行军。

  
  
  阳光从破损的天花板上倾洒下来,照在大和守安定的衣衫上,把被血染的鲜红的羽织……映射的犹如九天之上皎皎之明月一样的洁白。
  
  

  
  不……根本不是什么阳光!这是……
 

  
  
  强劲的灵力,像是潜行与亘古荒芜之中的凌风一样旋转在大和守安定的身边,在一瞬间内雕刻打磨着这块存在于世间千百万年的钢铁之上,终于,使他变成了最适合他的模样。
  
  
  
  

  ……
  
  

  

  我我我终于把这章憋出来了!!怎么样宝贝儿们,燃不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126)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