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忘记这些细节_63

 PS:新章前偷偷摸摸问一嗓子……有2月10号去青岛漫展的小伙伴么~

“真是奇怪……”坂田银时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刚刚好像听到了《数码宝贝》的进化曲了……喂,你们听到了吗?”
  
  
  
  
  志村新八和加州清光同时摇头。
  
  
  
  “嘶……那就奇怪了。”坂田银时挠了挠头,决定先不去管这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了货船上的大规模乱斗……但是,他主要的目标还是解救神乐和击败人斩似藏……所以,坂田银时左右看了看,打算找人问个路。
  
  
  
  “呦,美女,银桑要问你一个问题……”
  
  
  
  “嗯?万事屋家的老板,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等……这个女人认识我?
  
  
  “那个……美女你谁?”坂田银时瞪大眼睛观察着这个随手拦下来的女路人,让你越看越眼熟,终于回忆了起来。
  
  
  
  
  “啊嘞,你就是那个眼瞎看上大猩猩的痴女?”坂田银时指着瞬间铁青脸色的长曾祢虎彻,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震惊的看着长曾祢虎彻,指着她的衣服问到:“怎么回事……穿的这么华丽,难道你们之间已经发展到逼婚的程度了吗?”
  
  
  
  
  
  这下,连一看到长曾祢虎彻就心虚的躲在坂田银时后面的加州清光都看不下去了,哆哆嗦嗦的要出来解释,不过,当他一看到长曾祢虎彻的时候,也愣住了。
  
  
  
  
  这也不怪坂田银时认不出来,和当时穿着松松垮垮的出阵和服、羽织不同,此时的长曾祢虎彻一身长直脚髁的黑色旗袍,完美的衬托出玲珑有致的曲线,侧襟开叉直至大腿根部,再往上,一根编制精美的红线缠绕的流苏堪堪遮住侧边开叉里令人遐想的部位,虽然通身黑色,不过最显眼的是下摆处的一袭精妙绝伦的金丝刺绣的映月牡丹,随着脚步的自动花蕊中红丝若隐若现,美不胜收。
  
  
  
  
  “……好歹长点脑子啊,谁会去逼婚大猩猩!”长曾祢虎彻还没发现自己的变化,狠狠的瞪了一眼坂田银时,然后默默递给了他背后加州清光一个“你完蛋了”的眼神。
  
  
  
  
  
  此时她正在找之前在战斗中遗失的黑色羽织,黄色挑染的黑发在她极化后松松散散的挽起,和衣服上的刺绣牡丹同款的鎏金牡丹头饰中滑落了一丝散发,柔顺的垂在肩上,加州清光这才看清,这件黑色的旗袍上锈着精美繁琐的暗金色花纹,复杂程度不亚于三日月宗近的狩衣。
  
  
  
  
  
  怎么回事?在战斗中还有时间换衣服?
  
  
   
  
  此时此刻加州清光一脸复杂的打开手机瞅了一眼这本书的标题,反复确定了这不是一本奇迹暖暖的同人文。
  
  
  
  
  
  “我说……还是先不要叙旧了。”志村新八扶了扶眼睛,然后指着货船上堆的最高的货箱说到,在那里,人斩似藏将体积暴涨为两倍大小的红樱抗在肩上,即使甲板上的混战十分激烈,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个家伙,看起来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
  
  
  
  
  
  
  “真是……太完美了。”高杉晋助轻易的接下了大和守安定的这一击,不过口中,却是带着狂热意味的赞美。
  
  
  
  
  
  
  这简直就是稚童与青年之前的差别,高杉晋助看着大和守安定,就在刚刚,他目睹了一场奇迹。
  
  
  
  
  没错,是奇迹。
  
  
  
  
  刚刚那个力竭的少年武士,蜕变成为一个优秀战士的华丽的奇迹。
  
  
  
  
  
  这是他的红樱完全不能做到的。
  
  
  
  
  
  不过大和守安定却依旧是浓浓的挫败感,真是……即使是突破了自己的极限,还是无法打败这个男人么?
  
  
  
  
  
  
  大和守安定随手把披散下来的头发拨弄到背后,然后紧紧握住刀柄。
  
  
  
  
  
  
  突然,一个被阳光拉长的黑影出现在门口,在影子延伸在大和守安定脚下的时候,门口的人开口了。
  
  
  
  
  
  “可以了……大和守安定,回去到主人身边吧。”禅城的鹤丸说完,仔细的观察着惊愕的回过头来的大和守安定,似乎有些意外于他的新极化衣装,当他注意到大和守安定身上凛冽的战意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微微点头。
  
  
  
  
  
  
  他慢慢走近大和守安定,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严肃的表情才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回去休息吧……新衣服一身纯白的就好了,可别染上血迹了。”
  
  
  
  
  
  
  “那边的家伙,你接下来的对手……是我。”鹤丸国永平直举刀,刚刚给予同伴的笑容完全无影无踪。
  
  
  
  
  
  
  “闪开。”高杉晋助怒气在眼中翻腾,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感兴趣的家伙,却被鹤丸国永打断,让他十分不爽,不过接下来的,却是猛烈袭来的一击。
  
  
  
  
  
  
  【秘技——燕返!】
  
  
  
  刀剑清列的碰撞嗡鸣声响彻云霄!
  
  
  
  ……
  
  
  “嗯?好像听到了鹤丸殿的声音……”长曾祢虎彻只是疑惑了一瞬,然后就马上回过神来,因为此时,坂田银时和人斩似藏的对决也是丝毫容不得分心。
  
  
  
  
  这种水平的战斗真是太难得了,实力因为极化而暴增的长曾祢虎彻还能瞅着机会,参与进去偷袭一下,而加州清光则是完全跟不上这种高强度的战斗节奏了。
  
  
  
  
  
  
  “这个家伙真是人类么……”加州清光表情十分见鬼的盯着坂田银时,对自家临时老板的战斗力表示了难以置信。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被红樱一刀劈进甲板里,然后努力把自己从墙缝里往外扣的坂田银时暴着青筋冲着加州清光怒吼:“谁要和这种怪物打啊,银桑我的腰都闪了!”
  
  
  
  
  ……
  
  
  
  
  
  禅城刚一踏上货船甲板,就听到了坂田银时的怒吼,下意识朝他看去,果然……他的头上闪烁着一个巨大的【闪腰】unbuff。
  
  
  
  
  
  还未等禅城下命令,禅城的数珠丸恒次非常自觉的走了上去。这让本来想要出场的三日月宗近脚步一滞,随后还是乐呵呵的又回到了禅城的身边。
  
  
  
  
  
  
  数珠丸恒次脚步不紧不慢的走进打斗的中央,然后拍了拍坂田银时的肩膀。
  
  
  
  
  
  “请退下吧,这已经不是凡人可以进行的战斗了。”
  
  
  
  
  
  坂田银时一愣,刚想对“凡人”这个字眼进行深入吐槽的时候,他扭头看清了数珠丸恒次的相貌。
  
  
  
  
  
  双眼禁闭,一身袈裟,长发及地,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而且更不平凡的是,他胸口挂的不是佛珠……而是一连串丁零当啷的廉价染色海螺,仿佛还带着远方5A级景点海边的咸湿海风。
  
  
  
  
  
  
  哦,这大海的气息……
  
  
  
  
  
  
  “您请,您请……”坂田银时赶紧把场地让出来,示意数珠丸恒次可以开始已经的表演了。
  
  
  
  
  
  
  这家伙,看着比对面的人斩似藏还要猎奇,一看就是不是凡人!
  
  
  
  
  
  数珠丸恒次一出手,身为天下五剑的风采瞬间照耀了全场,不知道人斩似藏是什么感受,反应禅城他们在只能看到数珠丸背影的角度看去……
  
  
  
  
  
  
  他就像一个毛绒绒的大团子似的冲上去了。
  
  
  
  
  #超长发の悲哀# 
  #天干物燥,出阵时请小心静电#
  
  
  
  
  
  好吧,一切只讨论头发而不看实力的行为,都是耍流氓,从不耍流氓的莺丸和三日月殿一边和货船上的喽啰们作战,一边分心观战,渐渐的皱起了眉头。
  
  
  
  
  
  数珠丸恒次,还是等级太低了,如果按照游戏里的等级来算,他大概的水平在60级左右。还远远无法达到实力的巅峰,甚至和99级的四花太刀莺丸相比,都还差了不少。
  
  
  
  
  
  “——小心!”
  
  
  
  犹如金石碰撞崩裂出的火花,妖刀红樱突然崩裂,分裂出了无数触手似的东西,狠狠的甩开数珠丸恒次,直直冲着禅城攻了过来!
  
  
  
  而在旁边打算当吃瓜群众的禅城完全没有准备,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拔出腰间的灵能武器,就感受到了红樱强力攻击而带来的凌厉煞气——
  
  
  
  “砰!!”伴随着巨响,禅城眼前一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等等……好像不疼?
  
  
  这一撞把禅城的眼泪都快撞出来了,不过第一时间,她就感觉到被人狠狠的拉住,然后保护到了怀里。
  
  
  “……莺丸?”
  
  
  
  整个人以保护的姿态伏在禅城身上的莺丸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脸上从未变过的悠然,头一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切……居然达到了这种的力度么?”一道细微的裂纹出现在了莺丸的本体刀刃之上,对应的是,一道深深的劈砍伤在莺丸的背后往外不断的渗血。
  
  
  
  
  
  禅城有些慌忙的检查了一下,还好,还远远不到碎刀的程度。
  
  
  
  
  
  
  “嘛,不碍事的……”莺丸表示有御守在手,这样的伤只是小场面,根本不用慌,只不过是吃些苦头罢了,真正的危险,则是接下来的——
  
  
  
  
  
  
  人斩似藏完全失去了理智,手持红樱放弃了与数珠丸恒次的作战,而是直接一个转身,扑向了禅城的方向!
  
  
  
  
  
  “主人!!”几乎在场的所有刀剑付丧神都忍不住惊呼出声,而禅城从甲板上爬起来,把莺丸掩护到身后时,一摸挂着灵能武器的腰间……空的。
  
  
  
  
  
  
  
  禅城:“……mmp。”这就非常尴尬了。
  
  
  
  
  
  
  
  “在这儿!阿路基大人!”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禅城下意识抬手,然后被突然入手的打刀给撞的后退了好几步,紧接着良好的战斗素养让她在第一时间拔刀,顶住了红樱的一轮攻击!
  
  
  
  
  
  禅城低头,她手里的,赫然是一柄陆奥守吉行。
  
  
  
  
  
  
  “等等,非合战场副本也能掉落刀剑的?”这是禅城的第一个反应,不过两秒钟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她反应了过来。
  
  
  
  
  “还好吧,阿路基大人……还有莺丸殿!”和泉守兼定一个翻身,从半空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他手中的空刀鞘表明,刚刚的陆奥守吉行正是他抛给禅城的。
  
  
  
  而此时,三日月宗近终于赶到了禅城的身边。
  
  
  “……够了。”
  
  
  
  
  
  禅城有些讶异的回头,看着三日月宗近的方向,她不确定,刚刚那句充满了压抑口吻的语句……是不是三日月宗近说出来的。
  
  
  
 愤怒、恶意、还有隐匿于其中之下的几分惊慌……
  
  
  锋利刀尖直指,指的是红樱最为致命的心脏,雪亮的刀刃透过血光映射出三日三月盈满于其之上的决然。
  
  
  
  “看来刚才的慈悲,一开始就不应该给予呢……那么就稍微认真一下好了,毕竟——”
  
  
  
  “欺负我们家的孩子,可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呢。”
  
  
  
  盛怒之下,本丸最强的战斗力,三日月宗近——终于毫无保留的出手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31)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