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忘记这些细节_66(花丸联动)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从隔壁厨房传来了巨大的、连绵不断的声响,这让花丸一期一振微微哆嗦了一下。
  
  
  
  “呃,这声音……是……”花丸一期一振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句,然后眼神落在对面喝茶的禅城本丸鸣狐身上。
  
  
  这次来No.411本丸检查,时之政府将这个本丸的两个付丧神列为重点目标,其中一个是髭切,而另一个,就是一期一振。
  
  
  原因无他,髭切是这家本丸的审神者从时之政府领取的黑暗本丸的刀剑男士,而一期一振,则是从战场上捡来的马上要溯行军化的、暗堕付丧神。
  
  
  这次来,除了例行的检查以外,观察这两位刀剑男士的情况,也是重中之重,时之政府可以根据对这两位刀剑男士的恢复情况,来制定大批量的暗堕付丧神以及溯行军复原工作。
  
  
  
  花丸里的粟田口只来了两个刀剑男士,分别是花丸的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而刚才,自家的药研藤四郎被禅城本丸的药研带走了,自己却被这个本丸的鸣狐带了过来。
  
  
  
  “嗯,是烛台切在做菜。”
  
  
  
  嗯,看来无论哪个本丸的小叔叔的话都是一样的少。花丸一期一振努力忽视掉鸣狐语气中冷漠和霸气,欣慰的点点头……
  
  
  才怪啊!!
  
  
  完全不能无视掉吧,这个眼神冷漠,表情严肃、语气里都是肃杀之气的家伙绝对绝对是哪里的五花枪爹吧?对吧对吧?!
  
  
  还有厨房……刚刚那一阵“咣咣咣咣咣”的声音后面,突然的一声“轰……!!”是怎么回事?绝对是哪里爆炸了吧?小叔叔你这么淡定,真的不要紧吗?
  
  
  
  “嗯,还是想问一下,请问这个本丸的一期一振在什么地方呢,可不可以聊一下……”一期一振有些迟疑的开口,话说起来,这个本丸的一期一振是暗堕付丧神这个事实,他是知道的,时之政府也有过备案,不过禅城本丸把一期一振藏起来这个举动……让他有一些怀疑。
  
  
  
  “嗯?”鸣狐有些意外的抬起眼睛,注视了一期一振半晌之后,反问他:“刚刚在会议厅,你应该都见过你的弟弟们吧?”
  
  
  
  一期一振一愣:“是的,这个本丸里的弟弟们都很健康,无论是短刀还是胁差,怎么……”
  
  
  
  “这不就行了吗?”鸣狐打断了一期一振:“只要弟弟们安然无恙,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这不是所有一期一振的信条吗?”
  
  
  
  花丸一期一振哑口无言。
  
  
  
  没错,一期一振这柄太刀确实是视弟如命的性格,不过就这样直接被鸣狐点出来,莫名感觉好羞耻……
  
  
  被拆穿了弟控属性的一期一振老脸一红,决定稍微再挣扎一下:“怎么会呢,毕竟自己也很重要,况且时之政府的命令……呃……”
  
  
  
  他的声音在鸣狐冷漠的眼神注视下越来越弱。鸣狐就这么毫无感情的盯着他,突然拍了拍手:“过来吧,一期一振。”
  
  
  “诶?”花丸的一期一振一愣,本来以为想要见到这个本丸的自己,还要再费一些口舌,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松口了吗。
  
  
  
  还是说……这个本丸的一期一振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只是自己真的想多了?
  
  
  
  抱着惊疑不定的想法,花丸一期一振抬头,看到了这个拉开门进来的身影。
  
  
  然后就瞎了。
  
  
  “嗯,怎么了?”依旧是一期一振温柔清亮的声音,禅城一期一振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大背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双目呆滞的花丸一期一振。
  
  
  
  然后心照不宣的给了自家小叔叔一个微妙的眼神。
  
  
  这让鸣狐罕见的有点心虚,毕竟,一期一振这参差不齐的发型是他亲自啃出来……啊不对,是亲自剃出来的,不过,都做成这样的发型了,肯定发现不了了吧?

  
  
  确实,变了发型的一期一振,确实感觉变化非常大了,没有刘海的遮掩而露出光洁的额头,这让禅城的一期一振看起来比花丸的更圆润一点点,整体上也感觉更成熟了一些,总体就是……
  
  
  
  “显老。”鸣狐放下嘴边的茶杯,然后给了旁边一期一振一个中肯的评价。
  
  
  禅城的一期一振脸色瞬间铁青,他深吸几口气,然后面不改色的开始收拾起茶碗,端走了。
  
  
  他要找自家可爱的弟弟们喝茶去了,至于房间里这俩面面相觑的家伙……谁管他们呢?
  
  
  
  ……
  
  
  “呐,又见面了大佬!”花丸鹤丸国永一看到红鹤,就蹭的一声窜了过去,夸张的四处看看,然后凑到了红鹤的耳边:
  
  
  
  “我知道大佬肯定是哪里和我们不一样啦,不过,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拆穿的!”花丸的鹤丸国永伸出手指发誓:
  
  
  
  
  “大佬,你不觉得让我们本丸的家伙们,被您的本丸的刀剑们给吓一跳,会非常有意思吗?”
  
  
  
  
  
  红鹤抬起头,盯着花丸鹤半晌,然后欣赏的点点头。原因无他,煞笔作者写这一章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来来来,煞笔作者不要在写了,把笔和纸给他,让这个鹤丸国永来写!
  
  
  
  
  红鹤脑中突然想起了歌仙兼定在会议上嘱咐大家的那句“千万不要被发现异常”,心中了然的点点头。
  
  
  
  不就是搞事么,这难不倒他红鹤!
  
  
  
  恬静的笑了笑,红鹤动作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耳畔的碎发,然后——摁了一下怀里遥控器的按钮。
  
  
  
  花丸鹤丸国永顿时感觉脚下一空,一阵失重感瞬间弥漫上了心头,这是——
  
  
  
  “啊啊啊啊——!!!!”花丸鹤丸国永不受控制的往坑里掉,他的尖叫声中全是不受控制的恐惧。
  
  
  
  “摁?”红鹤有些疑惑的探头看了看:“这种程度就受不了了吗,只是掉进坑里而已啊……”
  
  
  
  花丸鹤的尖叫声音响了起码两分钟……
  
  
  
  “大佬这坑到底多深啊您是不是挖穿地球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坑里,花丸鹤还没有落到底,不过不要紧……因为泉水已经出来了。
  
  
  
  不愧是大佬,我们挖的是陷阱,您挖的是水井……
  
  
  
  红鹤愣了一下,探头问了一句:“很深吗?那你要小心一点了,水底下还有暗器。”
  
  
  
  “什么——么——么?”
  
  
  “还有暗器——器——器——器?”
  
  
  
  花丸鹤的声音在井里产生了回音,在幽暗的环境里变的十分恐怖,不过更恐惧的是,他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花丸鹤在落地前成功用手撑住了陷阱的墙壁,而此时此刻,水下井底的密密麻麻的狼牙棒离他的鼻尖只有不到一厘米。
  
  
  
  
  直到这时,花丸鹤才突然反应过来。
  
  
  
  
  这红鹤大佬……怕不怕想要灭口吧?
  
  
  
  
  ……
  
  
  
  
  
  
  接下来,花丸检查队的刀剑男士对准了另一个重要目标——禅城的髭切。
  
  
  
  
  
  
  
  不过,禅城本丸的膝丸却有意无意的挡在了他们的前面:“你们要参观一下后面的田地么,或者后山的菜园?”
  
  
  
  
  
  
  
  
  花丸的髭切和膝丸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花丸的髭切笑了,他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禅城的膝丸:“嗯,听你的语气,似乎这家本丸的农田比较厉害的样子。”
  
  
  
  
  
  
  
  后面的花丸江雪左文字刚才也一直悄悄关注着这边的情况,这时候也缓步上前:“不知膝丸殿能否,也带领在下一同去参观一下呢?”
  
  
  
  
  
  
  
  花丸江雪非常有技巧的凑到前面,脚步一转,然后挡在了膝丸面前,趁其不备,花丸髭切如无其事的给一家弟弟使了个颜色,而花丸膝丸瞬间心领神会,悄悄从后面溜走了。
  
  
  
  
  
  
  
  
  禅城的膝丸丝毫没有察觉,继续带着花丸的髭切和江雪往田地里走去。
  
  
  
  
  
  
  
  “我们的景趣和现世的季节是完全一致的,所以现在气温比较低,没有大批量种植粮食,只种了一点柑橘和草莓。”禅城的膝丸走在前面,用手指了指前面一排排整齐的土地,土地上,还带着些许青色的草莓红艳艳的,格外好看。
  
  
  
  
  
  
  膝丸侧着头解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侧边,一个巨大的黑影离他越来越近……
  
  
  
  
  
  
  “小、小心!!!”小夜左文字有点惊慌的声音响起来,膝丸一愣,随即被一股巨力给撞的后退了好几步。
  
  
  
  
  
  
  
  花丸的髭切和江雪也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辆巨型的坦克撞开了膝丸之后,继续缓慢的滑行。
  
  
  
  
  
  
  “……怎么回事,这是溜车了吗?”膝丸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就在刚刚,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腰部发出了“咔……”的一声。
  
  
  
  
  
  
  “呼,有什么大碍么……”江雪左文字从车窗探出头,不过却是以束发的形式出现,单手十字举在胸前,而另一只手……抓着一把管钳。
  
  
  
  
  
  
  “刚刚耕种时发现手刹不紧。”江雪声音非常平静:“只是想稍微修理一下罢了,却不想让车稍微滑行了一段距离……误伤膝丸殿真是万分抱歉。”
  
  
  
  
  
  
  花丸的江雪已经放空了,而髭切表示……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下。
  
  
  
  
  
  
  等等,坦克有手刹么?不要你们全程用“车”来指代这辆坦克,这就真的变成车了啊!
  
  
  
  
  
  
  还有啊这个膝丸刚刚是被坦克撞飞了吧,这种负伤的方法真是了不起啊!
  
  
  
  
  
  
  “我说啊髭切,眼睛不要瞪的这么大。”膝丸揉着腰,下意识用对待自家髭切那样,摸了摸花丸髭切的脑袋。
  
  
  
  
  
  
  然后,他发现自己手掌底下的髭切,表情更懵了……
  
  
  
  
  
  
  
  
  PS:限锻爆炸,心态崩了……这章感觉有点笑不起来……
  
  
  55锻,没有400,没有320……只有10个同田贯正国温暖人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148)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