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忘记这些细节_67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膝丸甚异之。复前行,见一阿尼甲在河边洗衣服。
  
  
  
  “阿尼甲!快告诉我,他们是不是虐待你了?”
  
  
  
  髭切本来一手举着蓝月亮,往另一只手拿着的带量杯的盖子里倒,被花丸的膝丸这么嗷的一嗓子,吓的手一抖,瓶子里的蓝月亮“吨吨吨吨吨吨吨吨~”撒了满手满盆。
  
  
  
  还好不好让人安稳的做个内番了!
  
  
  髭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头上的“生存+1”的字样渐渐变淡……变淡……变淡……然后他面无表情的抬头盯着膝丸,眼神非常冷漠。
  
  
  这个代表阿尼甲生气的表情膝丸非常熟悉,看到髭切生气了,膝丸反而心中一喜,他上前一步走到髭切的洗衣盆前,有些急切的看着自家阿尼甲。
  
  
  
  “怎么样,他们有没有虐待你啊,肯定有吧!阿尼甲这种生物是不可能好好洗衣服的!”
  
  
  
  髭切低头,有些遗憾的看着手中只剩半瓶的洗衣液,这可是新买的,这样实在是太浪费了……如果是自家膝丸阿尼甲在的话,一定不会犯这种错误……
  
  
  
  “一定是他们强迫你了吧?他们还有没有让你干别的?快告诉我吧阿尼甲!”
  
  
  
  话说把刚刚到进盆子里的洗衣液装回去怎么样,应该也不会粘上细菌什么的吧……髭切努力想着补救措施,继续对自己前面这个喋喋不休的膝丸充耳不闻。
  
  
  
  “我说啊,阿尼甲!他们肯定强迫你寝当番了!”得不到回应的膝丸越说越鸡冻,最后忍不住身子往前一探,双手隔着洗衣盆一下子摁在髭切的大腿上,成功让髭切手里另一半洗衣液也掉进了盆子里。
  
  
  
  “还有啊,这个本丸的膝丸也不阻止你的寝当番吗?!太过分了,难道他是软蛋吗?”
  
  
  
  
  这就非常不能忍了,被触碰到底线的髭切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而显然的是,他的底线,并不是弄翻洗衣液。
  
  
  
  髭切的动作吸引了膝丸全部的精神力,他看到髭切面无表情的挽起袖子,首先指了指背阴处房屋脚下的积雪,又指了指盆里的蓝月亮洗衣液的空瓶子,在膝丸愣神的时候,髭切指了指他的鼻尖,在膝丸看自己的鼻尖时变成斗鸡眼的时候,他又指了指庭院里的鱼塘。
  
  
  
  这……什么情况。
  
  
  
  膝丸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阿尼甲的瞎比划,嘴巴张的大大的。
  
  
  
  不行,完全get不到重点。
  
  
  
  髭切终于复杂而繁琐的比划完毕后,扔下依旧懵逼的膝丸,就直接蹲下身子,打算抱着木盆离开,可是却突然被后面的声音叫住。
  
  
  
  “等一下,髭切殿……”髭切和花丸的膝丸一起扭头,发现了禅城的山姥切国广和花丸的山姥切国广站在入口。
  
  
  花丸的山姥切国广一下子被这对来自不同本丸的源氏兄弟一同注视,瞬间有些窘迫起来,低下头用白色兜帽遮住了自己的脸,而来自禅城本丸的、刚刚发声的山姥切国广……
  
  
  正一脸心疼的看着木盆里的洗衣液,满脸都是纠结。
  
  
  满满一大桶蓝月亮啊!这么一桶的售价,就相当于自己给审神者网购海淘一支阿玛尼或者YSL的邮费了……
  
  
  一想到这儿,山姥切国广就觉得心痛到无法呼吸……然后缺氧的大脑就自己支配着行动了起来。
  
  
  “您去和自己的兄弟叙旧吧,髭切殿,剩下我来就好。”山姥切国广此时此刻也忘了避讳髭切无法说话的事实,不由分说的夺过了木盆。
  
  
  
  诶,这家的山姥切国广真是意外的强势啊。
  
  
  膝丸想着,然后接下来,发生了让他难以置信的一幕……
  
  
  山姥切国广在多次试图将浪费掉的洗衣液重新装回瓶子里的举动而无果后,终于放弃了,然而,实在心疼钱的他,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然后随意的将身上有些污渍的白色斗篷脱下来,揉吧揉吧扔进了盆子里。
  
  
  
  不行,只多洗这一件还是浪费,山姥切国广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在花丸山姥切国广和膝丸的眼中是多么的惊世骇俗,他不满意的到处看了看,然后——
  
  
  
  轻描淡写的把花丸山姥切国广的白色斗篷也拽了下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也眼疾手快的扔进了盆子里。
  
  
  被金钱支配的,禅城的被被无瑕估计身后已经失去灵魂呈战线崩坏的花丸被被,他往前一步看向目瞪狗呆的膝丸和习以为常的髭切。
  
  
  “请问各位的外套……”髭切还没等山姥切国广说完,就把自己肩膀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了他,然后手不停,又把花丸膝丸的外套也扯了下来。然后笑着双手合十,做出“拜托了”的表情。
  
  
  
  膝丸还处在愣神中,旁边的禅城髭切瞅了他一眼,然后用手拽了拽他,把他叫醒,然后对着膝丸指了指对面,膝丸顺着髭切的手指看去,发现自家本丸的山姥切国广已经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灵魂从口中缓缓冒出……
  
  
  
  ……
  
  
  
  “嗯,特殊的手语含义么?”花丸髭切摸了摸下巴,有些疑惑的回答:“我也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花丸髭切这样回答着,其实让他做出这个回答的,并不是对另一个本丸的自己的新任,而是对禅城本丸的膝丸的信任。
  
  
  
  
  一振刀,分出万个灵,即使付丧神的灵力消散,而本体的刀剑却是永恒的,是斩不断髭切和膝丸这对源氏兄弟之间永恒的记忆和不变的牵绊。
  
  
  
  
  膝丸绝对不会让髭切受到伤害,反之,亦然。
  
  
  
  
  “但是,还是很在意这个内容啊,不过就连咱们本丸的髭切本人也解释不了,看来真的要成为未解之谜了。”后面凑过来的是花丸的药研藤四郎,他刚刚给山姥切国广做了心肺复苏术,确定碎不了刀后,也加入了谈话。
  
  
  
  
  不远处,蹲在地上和两位江雪左文字一起研究坦克改装成农业用车的可行性的膝丸,抬头看了看太阳确定了一下时间,然后凑过去和两位江雪左文字嘱咐了一句之后,往花丸源氏休息的树下走去。
  
  
  
  “诸位,差不多到了该用餐的时间了……怎么?”
  
  
  “喂,我说……你能看懂这个吧?这些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禅城的膝丸愣愣的看完花丸膝丸比划完一套动作,然后眼神从怔愣变成了深深的无奈。
  
  
  
  “……凉凉。”
  
  
  “嗯,你说什么。”
  
  
  
  “是《凉凉》啊!你不知道凉凉是什么么?”膝丸语气非常的无力:“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好吧,看来你们是真的不知道。”
  
  
  
  
  “我说……你刚刚到底招惹到我家髭切什么了,居然能惹的他给你比凉凉……作为阿尼甲的我,真是非常非常的好奇啊……”
  
  
  
  
  随后,禅城的膝丸叹了口气,摆摆手:“下次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毕竟是客人,所以还是不要说开为妙……话说如果我家髭切比的是《国际歌》之类的,那我们就必须好好聊一聊了……”
  
  
  
  
  突然的,花丸的刀剑男士,好像隐隐约约明白了“凉凉”这个词的意思。
  
  
  
  ……凉凉。
  
  
  
  ……
  
  
  “这家的大太刀,住的都这么偏僻么……”次郎太刀弯腰过了窄门,看着有些偏僻的寝室皱了皱眉头。
  
  
  
  
  “呦,是次郎太刀啊。”
  
  
  
  次郎太刀绕过围墙,发现小庭院里并没有这家本丸的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只有鹤丸国永站在这里。
  
  
  
  “说起来都要到午餐的时间了,还不去餐厅等候……”鹤丸国永努力学着其他鹤丸的轻松语调说话,感觉费劲极了。
  
  
  
  “这真是吓到我了。”(棒读)
  
  
  不过花丸的次郎太刀可不上当,他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开始冒汗的红鹤,然后把目光落在他身边的枯井上。
  
  
  “咦,鹤丸殿前面的井里有什么呢,怎么藏的这么严实?”次郎太刀眯起眼睛,语气虽然是调笑的语调,里面却有不容置疑的坚定:“啊啦啊啦……能让人家看一眼么,就一眼啊~”
  
  
  
  说着,次郎太刀的脚步也没停下,一个转身站在了红鹤的旁边,然后借助着身高优势,往井底看了一眼……
  
  
  
  
  井里挤巴巴站着的次郎太刀和太郎太刀连忙用袖子捂住脸,急迫的就像是被警察抓住被媒体曝光的犯罪分子。
  
  
  
  “这是怎么回事……”
  
  
  
  “啊……这是我的恶作剧啊,是不是被吓到了……”(棒读)红鹤干巴巴的解释着,在花丸次郎太刀愈发不善的眼神中,语音越来越微弱……微弱……
  
  
  
  
  
  “咳咳,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时间久了,枯井就会长出大太刀来……”
  
  
  
  
  
  
  





sp:快上班了……让髭切比个凉凉送给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62)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