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忘记这些细节_68

  “之前说是用太郎太刀进行祭祀使其变黑,会转移非酋之气的说法,也是你们搞出来的。”次郎太刀也顾不得形象了,一脚踏在井沿上,就指着红鹤开骂。
  
  


  
  “那么现在呢!直接就塞进井里了,这次又有什么说法?我们大太刀兄弟就是这么好欺负的吗,嗯?”
  
  
  




  还没等红鹤开口,井底的禅城次郎太刀就先“咦”了一声:“他怎么知道你黑啊?”
  
  
  


  “这个……好像是吧。”
  


  
  “那咱们还躲什么啊,真是的,赶紧出来……真是的,头发都被水垢弄脏了。”
  
  


  
  上面的花丸次郎太刀顿时给气了个趔趄,心里想着哪怕是另一个本丸的自己,等他出来,也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一定要给他颜色瞧瞧!
  


  
  一定要给他颜色瞧瞧……
  


  
  
  等等,怎么……还没上来?
  
  
  ……
  
  

  
  “哥,怎么办……”井底下,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传了出来,只不过带着浓浓的沮丧。
  
  


  “……”太郎沉默而对。
  
  


  
  “咱们好像……卡在井里了。”
  
  
  
  
  ……
  
  
  
  “……喂?”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禅城的数珠丸有些生疏的接通了手机。




  
  
  这个电话,打破了这个寝室之前愉快的关于经文的讨论,花丸数珠丸恒次坐在旁边,刚刚与另一个本丸的自己进行经文的辩论,显然非常开心。
  
  




  “好的……我知道了。”禅城的数珠丸恒次扣下电话,然后低眉合目的告知花丸的珠子:“请稍微久等片刻,我突然有要事处理。”
  
  



  
  “请便。”花丸的珠子轻轻举起茶杯示意了一下,却并没有什么其他表情,不过微侧的头显出了他的好奇。
  


  
  
  只见禅城的数珠丸恒次走近他的衣柜抽屉,打开了最下面一层,这一层,花丸的珠子知道,他一般都会把自己的出阵服放在这里。
  





  
  
  禅城的珠子拉开抽屉,里面是叠的整整齐齐的出阵服,不过放在最上面的不是佛珠,而是……一串廉价的染色海螺项链。
  





  
  
  只见他拿出来了这一串丁零当啷的海螺贝壳项链,在花丸的珠子好奇的注视下,走到了寝室的门口,对着走廊深吸一口气,然后——
  
  
  



  吹响!
  
  


  
  一个悠长的屁声缭绕了整个本丸!
  


  
  
  本来在厨房心惊胆战的花丸烛台切光忠君手一抖,把手里正一点点往锅里勾芡的耗油整瓶扔进了锅里。
  
  





  正在胆战心惊写书法的禅城家的歌仙趁机,装作手一抖,硬生生的把正在写的这个“之”字给抖成了W,然后叹气的一摔笔:“这声音真是不风雅,算了,真是坏了兴致……走吧。”一边说,一边还若无其事的把毛笔往边上推了推。
  
  



  
  
  被禅城本丸的短刀们忽悠着“干活才是好哥哥”的一期一振扶了扶自己的报纸帽,停下了手中刷马桶的工作:“这是……什么声音?”
  
  
  




  “没事,你不用管,干活就行了。”鸣狐将视线从手中的杂志上挪开,毫无表情的吩咐到。
  
  



  
  
  而唯一对这声屁声……啊不对,是小海螺滴滴滴吹的声音做出反应的是——
  
  



  
  江雪左文字从车底下爬出来,看着旁边给他递工具的膝丸示意了一下:“你开车去么?”
  



  
  “不用了,还是江雪你去吧。”
  




  
  
  江雪左文字表情明显是心动了一下,不过还是继续谦让:“还是膝丸殿去吧。”
  
  


  
  “好,我去就我去!”
  
  


  
  Σ( ° △ °|||)︴怎么办居然答应了。
  
  
  


  膝丸顺势就走近坦克装甲车准备往上爬,一回头果然看到了江雪的表情……
  
  


  
  “噗……算了,你来你来!”
  




  
  “……好。”这次江雪也不敢推让了,尴尬了一会然后答应下来,然后身手利落的一下子翻进车窗内,不一会儿,装甲坦克就发动起来了。
  



  
  
  而大太刀兄弟的庭院门外,花丸的次郎太刀还憋着汗和红鹤两个准备救留在井中的禅城的大太刀兄弟,突然听到数珠丸那山崩地裂绕梁三日不绝于缕的千年老屁一样的小海螺声,下的一哆嗦,把手里的麻绳又重新扔进了井里。
  
  



  “这……这是什么声音Σ(ŎдŎ|||)ノノ”
  




  
  没想到鹤丸国永听到这个声音,反而松了口气:“我刚刚打电话叫来的救兵快来了……看。”
  
  
  
  “喂,等等啊……”次郎太刀也听到了门口渐渐响亮的机车轰鸣声,一脸懵逼的回头问红鹤:
  
  



  
  “不是……你们联络的信号为什么这么特别啊!”
  
  
  
  
  “为什么屁声一响救兵就来了啊喂!!”
  
  
  


  
  坦克改造车缓缓前进,然后在小庭院的门口停了下来,一路上,车的后面跟来了不少看热闹的刀剑付丧神,鲶尾藤四郎这就探出头,小声抱怨道:“海螺是这个声色,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次郎太刀看了看,发现差不多所有的刀剑男士,无论是检查的花丸还是禅城本丸,全都聚集过来了。
  
  


  
  “嗯……可以直接推平么?”
  
  



  “不行。”花丸的压切长谷部探头进井里看了看:“头在井里的部位已经超过了地面,直接推平的话,怕是会把脑袋直接削下来。”
  
  
  
  


  “那怎么办……有谁知道么?”几乎在场所有的刀剑男士们都挠头了。
  
  


  
  “我大概有这方面经验。”花丸鹤突然开口,瞬间将所有的视线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耸了耸肩:“毕竟也是在地底陪葬过的……”
  
  


  
  “呃……好像不太一样吧……”加州清光刚想吐槽,就被鹤丸国永打断了。
  
  


  
  “我记得……先是拿一个圆筒,好像叫洛阳铲对吧?”花丸鹤看了一眼红鹤,而红鹤肯定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先用洛阳铲测一下年代,再考虑如何挖掘……就是这样。”花丸鹤肯定的说到。
  
  


  
  
  “不过咱们本丸好像没有洛阳铲吧?”鲶尾有些为难,确实,本丸里有这些东西反而不正常。
  
  
  


  “要不用坦克改装的挖掘机铲来试试?”有人提议。
  


  
  
  紧接着,待在井下的禅城次郎太刀觉得眼前一黑,他还以为是自家大哥的黑脸凑过来了。没想到一看,发现一台巨大的机械斗离他越来越近……
  
  


  
  当水井边缘被硬生生凿下来一块的时候,年级大一些的刀剑男士们都凑上去观察起来。
  
  
  




  “这个我懂。”禅城的歌仙兼定点点头,他用手摸了一下,然后自信开口。
  


  
  
  “这是……混凝土。”
  
  


  
  “……你们,怎么用这个表情看着我?”歌仙有些慌乱,而在现场寂静了一分钟后,还是红鹤打破了沉默。
  
  
  


  “要不……还是推平吧。”
  
  


  “附议。”
  
  
  
  ……
  


  
  “太郎殿,次郎殿,你们这是……”两个烛台切刚刚从厨房端了盘子出来,就看到本丸内两个最高的身影,此时此刻都是头破血流,包着纱布的状态。
  
  
  



  太郎、次郎绷带下的脸面无表情,沉默以对。
  
  


  
  一道道菜端上来,花丸烛台切光忠的表情愈发的幻灭,直到一道酱油色发黑的红烧肉端上来,他嚯的一声就站起来,就想跑:
  
  



  
  “那个……我好像没有关煤气。”
  
  


  
  他刚扭头要走,手腕猛的被紧紧拉住,他低头,发现禅城的烛台切目光灼灼逼人的看着他。
  
  



  
  “别急,坐下吃完了再看……还有,我们本丸用的烧柴火的土灶,没煤气。”
  
  


  
  无奈,花丸烛台切光忠只能冷汗津津的坐下。
  
  



  
  相比于只是坐着,面对着菜迟迟不敢下手的花丸众,禅城的刀剑付丧神们已经吃的热火朝天了。
  
  


  
  正常的饭菜!!
  
  
  
  因为被命令不许创新,这完全是正常的饭菜!!
  
  


  
  “呃……或许,这只是看起来不风雅罢了?”花丸的歌仙兼定看了看对面用餐姿势优雅,但是却马上吃完的三日月宗近,有些迟疑的……用筷子翻了翻自己面前的红烧肉。
  


  
  
  这个是……歌仙用筷子夹出一块里面最大的,晶莹剔透的红烧肉肥瘦分明,确实感觉还可以,不过……歌仙兼定铁青着脸色,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
  
  


  
  柔软、脂肪厚、上面有小凸起,分两排并排整齐……
  
  
  


  
  这特么分明是猪█头啊!!
  
  
  


  歌仙兼定忍着要摔筷子的冲动,抬头左右看去,正好看到旁边的自己夹了一块同样位置,还带着毛的肉放进了嘴里……
  
  


  
  “怎么了?”禅城的歌仙问。
  
  
  
  “……没事。”
  
  
  
  餐厅中诡异的气氛依旧持续了下去,该吃的依旧在吃,而沉默的依旧在沉默……
  
  
  
  ……
  
  
  
  花丸。
  
  
  
  “你们说,我应该打分【差】,还是【极差】?”次郎太刀拿着表格,走到了髭切旁边,想咨询他的意见,却不想,看到了一张……全部优秀的表格。
  
  
  


  
  “喂,咱们起码要合情合理一点吧,全优什么的……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什么了?”次郎太刀擦了擦冷汗。
  


  
  
  髭切平静的看着次郎太刀:“那家本丸……你还没去够么?”
  


  
  
  “诶,什么意思?人家可是再也不想去了……”
  
  


  髭切打断了他:“那你知不知道,评选不合格的本丸,需要让初审的监察本丸进行二次监察……”髭切说着,忍不住自己也吸了一口冷气:
  


  
  “甚至……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或者,驻守观察……”
  
  


  
  “满分!!必须优秀!这是我见过最优秀的本丸,没有之一!”
  


  
  就这样,史上第一个以全体最高分通过监察的本丸,诞生了……
  
  
  
  
  ……
  
  
  
  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会场。
  

  
  
  “喂,什么事啊?”禅城的语气非常不耐烦:“我在给羽生结弦打call呢,等会儿再聊!”
  
  
  


  “不不不,前辈!检查马上就要检查到我了,可是我妥妥过不了关啊,能不能借你本丸的刀剑男士们用一下,应付检查……”
  


  
  说话的人是煞笔作者第二本刀剑乱舞同人的男主角——面包机。因为作者胡乱开坑的习惯,导致面包机的本丸连锻刀炉还没准备好,就猝不及防的上任了。
  
  



  “行吧行吧行吧行吧……”禅城胡乱应付着,突然声音变的激动了起来:“啊啊啊啊羽生结弦上场了!他往这边看了!!”
  
  


  
  
  就这样……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同样的海螺、同样的红烧猪█头……
  


   
  
  两批同样的刀剑付丧神又相遇在了千里之外的,同一家本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170)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