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在意这些SCP异常物品_69

  今天有一件喜事。
  
  
  

  No.411本丸的禅城女士,拥有了一批“正常”的刀剑男士。
  

  
  
  ——题记。
  
  

  No.411本丸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普通本丸,然而,他们同广大的同人小说中的本丸一样,是个被N任渣婶酱酱酿酿很多年的废弃本丸。
  
  

  
  然而这个本丸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一没有心怀怨恨去乱刀剁审神者,二没有用自己的委屈卖惨选秀上节目,反而是“吹了这瓶忘情水,踏踏实实重做人”。
  
  

  虽然“忘情水”化学物X有点不靠谱,不仅让刀剑男士们忘记了之前的渣婶,还让咪酱忘记了做菜技巧,让歌仙忘记了知识,让莺丸移情别恋了兼桑,让虎哥变成了可爱的女孩纸……
  
  

  
  虽然无关紧要的记忆缺失让这些刀剑男士们依然团结在禅城的身边,兢兢业业工作,以至于在最近的大检查中获得了“全部满分”的史无前例的好成绩!
  
  
  

  可是……禅城也想要正常的刀剑男士啊!
  
  

  
  所以,借着这次检查的机会,禅城把自己那批变异的刀剑男士送到了列宿的本丸代替检查,而列宿的刀剑男士,则懵懵懂懂的栽进了禅城的手中。
  
  
  
  
  ……
  
  

  庭院中,魔法阵的金光慢慢淡去,阵中心出现了满满当当的人影。
  
  

  
  “果然一次性传送全本丸的人还是太勉强了。”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率先走出了传送阵。
  

    
  当光芒完全消失的时候,列宿本丸的刀剑男士们第一次见到了这个本丸的全貌。
  
  

  
  大规模精致的和式木屋,在春季的景趣相应之下显得格外的精致风雅,远远的山上是一片青松翠竹,山风徐来,鲜鲜嫩嫩的绿叶在细微的风中舒展着,让人不知是人间入画,还是画入人间。
  

  
  
  蜿蜒的走廊底下是一排排干净整洁的木质地板,每圈的年轮也都完整而清晰。走廊的入口,列宿的刀剑男士们终于发现了等待多时的一期一振。
  
  

  
  
  “初次见面,让各位久等了。”
  

  
  列宿的刀剑男士们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一期一振,他似乎比自家本丸的一期尼要瘦弱一些,但是却同样的精神奕奕,还有,这个一期一振戴了一顶和五虎退差不多的军帽,即使是说话的这段功夫,他就下意识的扶了两次。
  
  

  
  “审神者大人已经等候诸位多时,请跟我过来吧。”一期一振语毕,又扶了扶帽子,转身带路往走廊前方带路。
  
  

  
  鹤丸国永隐晦的瞥了他一眼,然后扭头对身边的烛台切光忠小声逼逼:“这个一期一振绝对大有问题,不信等着瞧,看我怎么把他的帽子摘下来。”
  
  

  
  “喂,等等……”烛台切光忠咽了口口水“毕竟还是对方的本丸,鹤先生还是尽量收敛一点吧。”鹤丸国永瞥了烛台切光忠一眼,怂了怂肩膀,没有说话。
  
  

  
  一期一振首先带着列宿的刀剑男士们来到寝室的门口,环视了一下,然后确认道:“请问是除了你们本丸的一期一振、压切长谷部和陆奥守吉行以外,都来了对么?”
  

  
  
  “是的……不过我们本丸没有枪,还有一些没锻出来的,也没有来。”站在前面的加州清光补充了一句,然后发现对面的一期一振愣了一下。
  
  

  
  
  “嗯……没有枪?这可坏了……我们本丸的三柄枪可都去了。”一期一振摸着下巴喃喃道:“嘛,也算是给他们三个放假了。”
  
  

  
  
  “喂!这非常要紧吧!突然在本丸里出现了刀帐上没有的刀,绝对会被怀疑吧?”列宿的大和守安定头上冒出了青筋,大声道。
  

  
  
  “放心,就是因为'本丸里不可能出现刀帐上没有的刀'所以他们才不会发现的。”一期一振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呐,小叔叔。”列宿本丸的鲶尾偷偷凑到了鸣狐身边,示意鸣狐低头,然后偷偷说:“感觉这个一期尼神经超粗,原来真的各个本丸的刀剑男士性格都会有微妙不同么?”
  
  

  
  
  还没等列宿的鸣狐说些什么,一期一振紧接着宣布:“那么,请各位先去找自己的房间吧,等安顿下来之后,再去见我们的主人也不迟。”
  
  

  
  语毕,一期一振掏出了一张寝室的位置表:“没有找到自己寝室位置的,可以来找我。”列宿的刀剑男士们都点点头,虽然住的是另一个自己的寝室,不过每个人都还是带了点贴身的东西需要整理一下。
  

  
  
  
  “诶,我是和三日月殿住在一起么?”清光推开门,发现三日月宗近已经坐在寝室里了。
  

  
  三日月宗近在橱子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套指甲油,然后又从里面掏出了茶叶和茶具,不慌不忙的冲泡了起来:“确实,看起来这个本丸的三日月宗近确实和清光住在一起呢。”说着,眼神却若有所思。
  

  
  按照被褥和衣柜的位置,靠窗的这边应该是属于三日月宗近的,可是……为什么橱子里却有加州清光的指甲油和奶茶。正在他思索的时候,背对着他收拾柜子的加州清光开口问道:
  
  

  
  “这是……三日月殿的内番头巾么?”加州清光问,他没有发现,在他开口的瞬间,三日月宗近的眼神非常复杂。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呢。
  
  

  
  另一边,莺丸和和泉守兼定那边也是同样的情况。
  
  

  
  “这还是我头一次不和堀川国广住在一起。”和泉守兼定表情……有点兴奋。
  
  

  
  “哈哈哈是么?”莺丸也在旁边乐了:“虽然我们本丸的大包平还没来,但是感觉和和泉守君住在一起也会非常有乐趣呢。”
  
  

  
  列宿的莺丸跟和泉守兼定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没错,相比于发现了事情真相的三日月,和泉守兼定和莺丸都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毕竟……
  
  

  
  
  兼莺这cp实在是太特么有毒了。
  

  
  
  不过,门口抱着被褥,被和泉守兼定一脸嫌弃的推出门外的堀川国广快要哭了:“兼桑,让我进去啊!”
  
  
  
  

  “不要,一直都和你一起睡,今天我一定要尝试一下和其他室友住在一起的感觉!”
  
  
  
  

  
  “兼桑!!兼桑!!!”
  
  
  
  
  ……
  
  
  

  门口禅城的一期一振听见堀川国广的声音,忍不住喷了。
  

  
  
  “这位一期一振,请问一下我的寝室在哪里……”长曾祢虎彻表情有些不好,他走到虎彻的寝室时,发现只有蜂须贺虎彻和浦岛虎彻两个人的被褥。
  
  

  
  
  莫非……这个本丸的虎彻之间斗争非常厉害,导致这个本丸的长曾祢虎彻被排挤出去了吗?
  
  

  
  
  
  想到这里,列宿本丸的虎彻三兄弟表情十分难看,甚至连蜂须贺虎彻都开口了:“虽然排斥赝品这点可以理解,但是闹到这一步,也着实太难看了。”
  
  
  

  
  于是,虎彻三兄弟找到了禅城的一期一振,询问长曾祢虎彻的寝室位置。
  
  

  
  
  听到这个问题,一期一振整整愣了三分钟。
  
  
  

  
  
  
  “抱歉,刚刚疏忽这一点了。”一期一振想挠挠头,结果一伸手碰到的却是头上的帽子,他讪讪的放下手,接着说道:“长曾祢虎彻的被褥……在审神者的卧室,一会我就去告知审神者,去把你的被子拿回来。”
  
  
  
  

  
  “等等,你说……被褥在哪儿?”浦岛虎彻的舌头有点打结。

  
  
  
  
  
  “是的,在审神者的寝室。”一期一振觉得,他们好像误会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直接挑明了会非常尴尬,所以紧接着是尴尬的沉默。
  
  

  
  沉默。
  
  

  “你们的主人,我记得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吧?”蜂须贺虎彻问道,他现在脑子非常乱,非常非常乱……
  

  
  
  难道现在小姑娘寝当番都这么重口味了吗!睡谁不好,居然睡长曾祢虎彻?!!
  
  
  

  
  
  浦岛和蜂须贺扭头看着他们一脸懵逼的大哥,脑中联想了一番,然后整齐的后退了一步。
  
  
  

  
  这都能下手,无论怎么看,这个女审神者都感觉……非常非常的厉害。
  
  
  

  
  大概是见识到真正的女中豪杰了。
  
  
  
  
  长曾祢虎彻也是一阵惊慌,他擦了擦头上冒出的虚汗,然后下意识把自己敞开的领口往里拢了拢,遮住了自己的胸口,看起来扭捏极了。
  
  
  
  

  “呃……一会去拿被褥我代劳就可以了,就不用让长曾祢虎彻去了。”蜂须贺打破了尴尬,他深吸了一口气,和旁边的浦岛虎彻对视了一眼后,默默下定了决心。
  
  

  
  看来住在这里的几天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
  
  
  

  
  从饥渴女审神者的手中,拼命保护好自家赝品大哥的贞操。【弥天大雾】
  
  
  
  
  
  
  
  ……
  
  
  PS:虎哥:“请问如何在饥渴女婶的本丸里保护好自己的贞操,在线等,急。”
  
  
  PS:今天禅城也没有出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44)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