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超自然本丸见闻录_17

  长曾弥虎彻的一番话成功让列宿的刀剑男士三人组懵了,面对这对脸懵逼的三人组,禅城的刀剑男士们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不要紧的,你们习惯就好,我们也是慢慢习惯审神者常年不在……”


  
  
  
  
  
  
  “不是,不是这个……”列宿的一期一振目光呆滞的看着虎彻小姐姐,手指哆哆嗦嗦的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人妻啊!为什么,为什么啊?!”


  
  
  
  
  
  虽然人设就是这样然而第一次被人喊人妻的虎彻小姐姐被吓了一大跳,瞠目结舌的看着崩溃的一期一振:“等等,你……难道这才发现我的存在?”


  
  
  
  
  
  而且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人妻……一期一振你的思想很危险啊!人群中,鸣狐看着一期一振微微皱眉,他肩膀上的小狐狸看到了他的眼神,瞬间炸毛,害怕的蜷缩在一起。


  
  
  
  
  
  其实这还真不怪一期一振,几乎在所有拥有包丁藤四郎的本丸中,一期一振都说过和花丸一期一振说过的同样的话——


  
  
  
  
  
  “不会有人妻的,本丸里根本不会有人妻的!”


  
  
  
  
  所以如今,一期一振摸着被现实打肿了的脸颊,含泪问自己身边的陆奥守和长谷部这两柄打刀同伴:“凭借你们的侦查应该早发现她了才对吧?”


  
  
  
  
  
  “咳咳。”陆奥守吉行面不改色:“咱是被大将一手提拔起来的研究员助理,大将说过在基金会工作,首先要做到面对异常而面不改色……”


  
  
  
  
  
  
  “呃,我以为这个女人是主人带到本丸里来的,所以……”压切长谷部老脸一红,作为有丰富阅历的他这次显然是……想多了。



  
  
  
  
  场面一度尴尬。




  
  
  
  
  “好,可以了。”禅城的三日月宗近信步走出人群,拉住脸气的通红的长曾弥虎彻藏在后面,小声嘱咐了一句:“你先到后面吧,剩下的就让爷爷做就好。”



  
  
  
  
  
  长曾弥虎彻黑着脸退回到自家一脸慌张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的浦岛和憋笑的蜂须贺虎彻旁边,而出来圆场的三日月宗近则是一直用温和的目光看着长曾弥虎彻回到人群中的背影,然后给了同样在人群中的鸣狐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你家的孩子,需要管管了。


  
  
  
  鸣狐点点头,然后看着前面列宿的一期一振,轻轻叹了口气。


  
  
  ——确实如此呢。


……

  
  禅城的明石国行是一柄非常正常的刀,只是在鸣狐大佬的关爱下勤奋了一点点罢了,话说起来,禅城家的来派刀剑都非常的正常,爱染、萤丸都是如此,正常到煞笔作者都不愿意耗费笔墨去描写他们。
  
  
  
  
  然而头一次,明石国行失眠了。
  
  
  
  
  为什么他本本分分,勤勤恳恳的当红鹤、坦克江雪、鸣狐大佬们的背景板,老老实实做刀,居然还要被拉到前面,承受一把普通太刀所不能承受的任务!
  
  
  
  为什么这个混蛋本丸的混蛋审神者,居然跟他长的这么像?
  
  
  
  
  明石国行面无表情的被拉到会议厅,被各个刀剑男士进行名为:“今天也要cos审神者”的化妆。
  
  
  
  禅城家的清光拿着剪刀小心的给明石国行修剪着刘海,虽然列宿和明石都是斜刘海的发型,不过显然的,明石的头发还是偏“动漫”了点,列宿的斜刘海还算是比较日常,最长的部位也是堪堪遮住眉毛而已,根本不影响生活,哪怕是现在提溜着列宿扔到大学军训的操场,这个长度的刘海,稍微松一点的教官都能让他过关。


  
  
  
  
  明石看着一缕缕头发从眼前飘落,面无表情的吐槽:“啊……视野变得清晰了。”确实如此,而且刘海变短的明石甚至看起来精神了一些,懒洋洋的气质也大幅削弱了。



  
  
  
  “等着吧,一会儿还要染色呢。”和泉守兼定在墨蓝色的染发剂里咕咚咕咚的倒黑色染发剂,然后开始搅拌起来:“万屋里一次性染发剂缺货,只有永久性的,嗯,所以要一次性调好呢……”


  
  
  
  “对啊,平时觉得万屋东西超多,可是一到有需要,就发现不够用了。”爱染国俊用镊子挑出一片黑色的美瞳:“来,试一下,真的是跑了好多的店才发现有卖黑色美瞳的呢。”




  
  明石国行顿时泪流满面——不是被感动的,而是第一次戴美瞳,眼球被刺激导致的。
  
  
  
  “所以,这样就可以了吗?”鼓捣了一整天,刀剑男士们看着焕然一新的明石国行,简直成就感爆棚,不过,他离着此时此刻已经成为面包机的列宿,还差着点意思。
  
  
 
  
  
  就是那种,外表上没什么差别了,但是气质上还有什么地方不同。
  
  
  
  
  这时候,在旁边一直围观没有插手的江雪左文字走上来,伸手扯掉了明石国行的眼镜。
  
  
  
  
   失去眼镜的明石楞了一下,茫然的抬头看着前面的同伴们,然而,模糊的视线并没有看到的是,在他面前所有刀剑付丧神们震惊和复杂的眼神。



  太像了。


  这简直就是列宿本人了。


  原本紫色的头发被削短,还带着翘边儿的毛刺儿却依然遮不住黑色发色带来的锋芒,阳光下,梳理整齐的头发反射出了一丝墨蓝的色调,和没有了眼镜遮挡的暗色瞳孔琴瑟和鸣,幽暗,深邃。
  
  
  
  ……仿佛,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台烤面包机。
  
  
  
  
  ……
  
  “真是的,怎么现在才开门?”门口的快递小哥不耐烦的靠在摩托车上,再次敲响了列宿本丸的大门。
  
  
  
  半晌,石切丸气喘吁吁的打开了大门:“不好意思,呼……久等了……”他用手捂住因为赶来开门而岔气的肚子。
  
  
  
  “好吧,是No.426本丸对吧?”一看开门的是石切丸,快递小哥也不好发脾气,之是脸色依旧不好的,把手上的一个黑色的快递袋扔到了石切丸怀里。
  
  
  
  “请等一……”石切丸还没开口,快递小哥就骑着电瓶风风火火的走了。
  
  
  
  
  这个石切丸,和明石国行一样,是禅城家少有的几个正常刀剑男士,是禅城最近才唤醒的,虽然也是经历过禅城之前的渣婶的刀剑,不过在禅城有技巧的化学物x浇灌之下,除了lv99以外,和新锻刀并没有什么不同。
  
  
  
  
  
  因为禅城的刀剑付丧神们已经向陆奥守吉行他们确保,会帮忙到底,所以列宿的刀剑男士们也就顺势撤销了SCP-159的模因效果,给了他们自由活动的权利。他们也知道,就凭借他们三个刀剑男士,如果禅城那一本丸的刀剑男士执意离开,他们根本拦不住。
  
  
  
  
  石切丸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手中的黑色快递袋,毕竟是其他本丸的东西,他擅自处理也不太好,石切丸稍微翻看了一下快递袋,在标签上发现了“生鲜内脏”四个字。
  



  
  大概是食材吧,石切丸心想,把它送去厨房应该错不了。
  



  
  话说起来,之前他在厨房只见到了一袋袋的面包专用高筋面粉,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其他食材呢。
  



  
  “嗯,石切丸,这是刚刚快递送来的吗?”陆奥守吉行本来抱着一摞文件匆匆走着,看到石切丸手中的快递时,停下了脚步。
  
  


  
  “不好意思,能把这个快递送到003号仓库吗?”陆奥守吉行对着石切丸歉意的笑了笑:“看起来像是食材对吧,这其实是实验用品呢。”
  
  


  
  实验用品?
  


  
  石切丸刚想仔细询问,无奈,刚撂下了这一句,陆奥守吉行就抱着文件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石切丸叹了口气,转身,往那个3号仓库走去。
  
  


  ……


  
  
  “抱歉,有人在吗?”石切丸试探的敲了敲三号仓库的大门,没有听到回应后,就拉开把手,推门进入了这间仓库。
  
  


  
  入目的,便是大大小小的收容箱,这是一个低危险度的safe级别SCP收容仓库,基本上都是些安全的东西,这也是陆奥守吉行敢放心让石切丸过来的原因。
  
  


  
  
  不过,作为神刀常年被供奉的石切丸,却嗅到一丝不寻常的灵力缭绕在仓库中,经久不散。
  
  
  


  好像是……神明的气息!
  
  


  
  不受控制的,石切丸朝着气息的方向走去,寻寻觅觅的,走到一个敞开着的收容箱的位置,这个标注着“SCP-361”的柜门是虚掩的,而微弱的神力从里面飘散出来。
  
  


  
  咽了一下口水,石切丸小心翼翼的……拉开了虚掩的柜门,当他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也因为惊讶而瞪圆。
  
  


  
  因为里面的东西——是天下所有审神者都梦寐以求的珍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133)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