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在意这些细节_71

  经过了一天的出阵和内番,列宿本丸的刀剑男士们,在禅城本丸的第一个夜晚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个本丸的姬殿居然能同意我们开聚餐,真是太好了……”列宿本丸的次郎太刀一边在万叶樱下铺野餐布,一边感叹:“对了,一会她也会来吧?”
  
  
  
  “是的,这位姬殿……貌似应该在厨房?”
  
  
  
  ……
  
  
  
  列宿的烛台切光忠此时此刻汗流浃背,如坐针毡。
  
  
  这个本丸的姬殿禅城大人,已经搬着小板凳坐在厨房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整整一下午了。
  
  
  “呃……那个……”烛台切光忠实在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请问您到底有什么事么?”
  
  
  
  
  “没事!”禅城盯着烛台切光忠嘿嘿直乐,眼睛里都有兴奋的小星星:“会做饭的烛台切光忠最帅气了!”
  
  
  
  此时此刻的禅城像个一米九的乖宝宝,用亮晶晶的眼神给烛台切打call,而烛台切光忠擦了擦汗,决定要闪避一波。
  
  
  “姬殿大人,食材还是有些不够,趁天还没黑,我打算赶紧去一趟。”烛台切光忠甚至没接禅城递来的小判,就匆匆出门了。
  
  
  当然,去万屋也不全是借口,实在是,这个本丸的烛台切光忠买来的食材太奇葩了,几乎每一种都不能和其他搭配起来制作,他刚一来厨房的时候,看到剥了壳的水煮蛋和焯水的圣女果放在一起的时候,简直惊呆了……
  
  
  
  
  
  
  什么鬼,难道这家的烛台切要做小西红柿炒水煮蛋吗?
  
  
  
  
  
  
  更别提,他打开炖锅,发现里面炖着的整个松花蛋和大块大块猪肉的“皮蛋瘦肉粥”了。
  
  
  
  
  
  
  令刃窒息。
  
  
  
  
  
  禅城看着风风火火离开的烛台切光忠,又看看空无一人的厨房,叹了口气,然后溜溜达达走出了厨房,在本丸的长廊里晃悠着,远远的就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旁边闪了过去。
  
  
  
  
  
  
  “是山姥切国广吗?”禅城侧头,冲着背影吆喝了一声,而那个白色的身影听到声音后僵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点了点头。
  
  
  
  
  
  
  
  禅城看了看这条走廊,了然的笑了笑,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很容易在错综复杂的本丸里迷路:“找不到房间了对吧?”
  
  
  
  
  
  
  
  列宿的山姥切国广点了点头:“是,去取些东西。”他说着,手下意识的把白斗篷的兜帽往下拉了拉。
  
  
  
  
  
  
  
  “跟我来吧。”禅城直接走到了山姥切国广前面带路,一边不经意的问道:“一会你也去参加他们在万叶樱底下的聚会吧?”
  
  
  
  
  
  
  
  “是的。”山姥切国广点点头,他要拿的正是一会儿宴会上需要拿的东西。
  
  
  
  
  
  
  
  “那正好,一会我也去。”禅城一边走,一边扭头跟山姥切国广说:“这样,一会儿你进去拿东西,我在外面等你好了。”
  
  
  
  
  
  
  
  转过拐角,山姥切国广的寝室就在这条走廊里了,禅城刚想指给山姥切国广房间的位置,一抬眼,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进入了对门的鹤丸国永的房间。
  
  
  


  
  
  禅城愣了一下,好巧,鹤丸国永也回屋拿东西么?
  
  
  
  
  


  
  “你进去吧,就是这一间。”禅城给山姥切国广指明了屋子,看到他进去了之后,就双手插着口袋,像是等女朋友化完妆去逛街的男朋友一样,待在门口。
  
  
  


  
  山姥切国广进入房间之后略微有些急躁,毕竟门口还有一位尊贵的审神者大人在等他,进入房间,他慌乱的掀开柜子,开始翻找起来。
  
  




  
  而另一边,列宿的鹤丸国永则是摸进了红鹤的房间,跟要拿东西的山姥切国广不同的是,他……并不是要取什么东西。
  







  
  “一想到能进入另一个鹤丸国永的房间,那可真是——”
  




  
  “太兴奋了!”
  
  




  因为和光坊同住,所以一直得不到机会细看这个房间,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出来,兴奋的鹤丸国永搓手的动作活脱脱像只见了食的仓鼠,左顾右盼,甚至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最后他一眼看到了柜子,满眼放光的开始翻找起来。
  
 

 
  
  ……
  




  
  山姥切国广找的是一个safe级别的小物件,不过也因为太小,所以一时还找不着,此时,他因为焦急,鼻尖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而动作也不自觉的变的幅度大了起来。
  
  




  终于,他瞄准了最下一排的柜子,山姥切国广松了口气,应该是在这里面了,紧接着,他伸手,拉开了柜门——
  
  





  小判,全是小判,金光闪闪的小判。
  




  
  
  山姥切国广面无表情的看着柜子,深吸一口气,转身,然后打开了下一个柜子。
  
  



  甲州金,全是甲州金,金光闪闪的甲州金。
  
  




  山姥切国广再一次面无表情的关上了柜子门,不是他淡定,如果仔细观察,他的脸上其实是惊讶懵逼崩溃而导致面部表情幅度过大超过阈值而导致的面瘫。
  
  
  



  此时,他只有一个想法。
  
  
  



  这怕不是进错了博多藤四郎的房间。
  
  
  
  
  
  ……
  
  


  
  “噫,房间里没有恶作剧玩具这不科学!”鹤丸国永翻找……不对,可以说是抄家似的翻找,似乎明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茶具、茶叶、宣纸、毛笔、围棋……这几乎是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年刀固有的家什,而且都是素色的,简直无聊至极,甚至光坊住的那一部分都要比这个本丸的鹤丸国永有趣的多。
  
  
  
  
  ……怎么会这样呢?鹤丸国永纳闷的掐着腰,在房间里左看看右看看,最终,眼神落在了房间里最上面的一排柜子。
  
  






  
  嗯,看起来是个绝佳的藏罪证的地方,以鹤丸国永丰富的搞事经验告诉他,里面绝对有好东西。
  
  





  
  柜子是固定在天花板上的,他左右看看,直接把桌子拖过来,微微借力,一下子就窜了上去,双手用力一下子把柜门打开了……
  
  



  
  佛经,全是佛经,浩如烟海的佛经。
  
  





  
  鹤丸国永神色淡然的关上了柜门,紧接着转身,又打开了另一侧的吊柜。
  
  




  佛经,全是佛经,浩如烟海的佛经。
  
  


  
  
  鹤丸国永再一次神态淡然的关上了门,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神色稳入入定老僧……可是如果你仔细看他的眼神……会发现他早已瞳孔放大,看起来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惊吓。
  
  
  


  此时,他只有一个想法。
  
  
  


  这怕不是进错了数珠丸恒次的房间。
  
  
  
  
  ……
  
  
  
  好,终于找到了!
  



  
  山姥切国广在行李包的最外层拉链包里找到了他想要的,他松了口气,擦擦脑门上急出来的虚汗,就直接往外走。
  
  



  可千万不能让门口的姬殿等急了。
  
  




  然而,匆匆往外走的山姥切国广,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兜帽被吊柜门夹住了,随着他快速走动而挣脱……
  
  
 

 
  而就在同一刹那,鹤丸国永没有在红鹤的房间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他看了看时间,只能暂时撤退,再找机会来翻找了。
  
  
  


  鹤丸国永绝对不相信鹤丸国永的房间里没有搞事道具!绝对不相信。
  


  
  
  好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打扫犯罪现场……鹤丸国永开始弯腰准备收拾地上和柜子里的一切。
  
 




 
  而本来就被经书塞的慢慢的柜子,被这样的翻弄之后,再也支撑不住,里面的经书开始慢慢、慢慢的往下滑……
  
  
  


  “轰——!!!!!”×2
  
  




  
  本来支棱着二郎腿悠闲刷手机的禅城被两个房间同时传来的巨响吓的瞬间炸毛,手机也被这一哆嗦,砸到了脚背上。
  
  




  发生了纳尼?!
  
  
  




  禅城懵逼的看着两个房间,陷入了救人两难的抉择——被被和鹤球同时在房间里爆炸,应该先救谁?
  
  




  
  禅城慌张了几秒后反应了过来,然后告诉了你她在这个两难的选择题中的答案——
  
  
  



  “mmp这俩货都不是我的刀,劳资爱救谁救谁!”所以在大宇宙的法则和审神者的偏爱下,原本就站在山姥切国广门口的禅城硬生生转了个身,推开了鹤丸国永的门。
  
 


 
  几乎淹没了整个房间的一大堆书就这样横七竖八的堆在地上,书堆的最顶上,鹤丸国永的手无力的举起来向禅城求救,而书堆的最底下,露出了鹤丸国永的一条腿,此时在重压之下剧烈的抽搐着……
  
  


  
  噫,一看救他就很困难的样子。
  
 

 
  
  禅城果断对着书堆露出浅浅的微笑,然后鞠了一个90°的躬:“不好意思,打扰了。”然后果断转身,推开了本来刚刚就应该推开的山姥切国广的门。
  
  
  
  
  
  入目一片金光闪闪,山姥切国广以同样的姿势,被压在一大片小判和甲洲金当中,动弹不得。
  
  




  
  “坚持住!山姥切国广,我这就来救你!”禅城这个时候倒是一点也不嫌救人难度大了,她挽起袖子,抄起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麻袋,就加入了救人现场。
  
  


  
  你看,救人两难这道题,在事发现场就是这么好解决。禅城心安理得的一边往麻袋里装小判,一边想着。
  
  


  
  反正,两个当事人都不省人事了……
  
  


  
  PS:下一章:煞笔作者的罪恶之手,终于伸向了石切丸……放心,他再次出现时,会有很大很大的不同的。
  
  PS:开始悄咪咪写自个儿的生日贺文了,各位有什么梗么,可以点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14)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