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剑乱舞]超自然本丸见闻录_18

 PS:现在煞笔作者在青岛漫展门口……不知道能不能偶遇你们啊……


以下正文↓↓↓↓


    SCP-361    铜之肝脏
  
  石切丸面对着这一块由实心的铜制作而成的人类肝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块肝脏上密密麻麻刻满了扭曲的文字,石切丸看不懂,但是凭借感知,他还是感知到了这块肝脏上磅礴的神力。
  
  没错,是缥缈而浩瀚的神灵的力量,这种力量与自己的力量相似,而又截然不同。
  
  
  但是都是神力,饱含着信仰之力的精纯神力。
  
  
  
  而且,石切丸能够感受到,这块由金属制成的肝脏的灵力……好像在飘散溢出的同时,飘向了他手中的快递袋?
  
  
  这一般是神灵遇到祭品时,才会出现的反应。
  
  
  
  毫不犹豫的,石切丸撕开了袋子,霎时间,快递袋里,一大块新鲜羊肝露了出来。
  
  
  
  没错,就是它了。
  
  
  
  
  石切丸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新鲜羊肝放在了那块刻画了神秘魔纹的铜之肝脏之上,瞬间,所有的魔纹被点亮,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在收容室响起。
  
  
  
   “ 欢迎来到HarusCo!你的献祭对我们非常重要!献给雷神托尔,请在祭品上切一条水平切口。献给诡计之神洛基,请切一条垂直切口。献给赫拉克勒斯,请用与你有血缘关系的战士的骨灰轻轻覆盖在祭品上。 ”
  
  
  
  
  噫,这个神物的声音莫名的欢脱啊!还有,这些神灵……完全没有听说过啊喂!
  
  
  
  还有,这种拨打10086然后按照语音按键的既视感好浓怎么破?
  
  
  石切丸果断忽视了最后一句,然后在雷神和诡计之神之间迟疑了片刻,拿起了本体在羊肝上,轻轻的横着划了一下。
  
  
  “你选择了献给雷神托尔。如果想预测一周的天气,请将祭品放在明火上烤五秒钟。如果为了获得启示,请将一枚绿橄榄放在祭台上。如果想实现愿望,请附上主神的书面同意。如果想让灾难降临,请砍下一头成年公牛的头颅并高举起来。”
  
  
  怎么办,倒数第二个好诱人……
  
  
  石切丸有些艰难的叹了口气,决定带着这块肝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绿橄榄,他虽然没有什么困难需要启示,不过……
  
  
  毕竟是一块铁骨铮铮的肝脏的启示啊!
  
  
  
  说不定自家审神者需要对不对?毕竟是肝啊!肝啊!!
  
  
  
  
  ……
  
  
  
  明天,就是大检查了!
  
  
  传送阵闪了一下,一个巨大的锻刀炉出现在了魔法阵中央,因为列宿没有锻刀炉,所以这是从审神者禅城的本丸中借来的。
  
  
  不过……
  
  
  “这是什么,好耀眼……”列宿的一期一振被锻刀炉所散发出的光芒刺了眼,他狼狈的捂住眼睛,太刀本来就比较瞎的双眼,更是难以适应。
  
  
  鸣狐抬眼瞥了瞥一期一振,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挡在了他前面,这才让一期一振好受了一些,而跟着他们一起来的日本号,则有些见怪不怪。
  
  
  
  “……不要这么大惊小怪,一个锻刀炉而已。”日本号颇为自得的拍了拍自家的锻刀炉,然后紧接着补充道:
  
    
  
  “不过……我们买的是最结实的艾德曼合金混合氪金材质的锻刀炉。”话音刚落,锻刀炉正好反射了一道光芒,把整个传送阵照射的闪闪发光。
  
  
  
  没、没听说过的材质!
  
  
  一期一振愣愣的盯着炉子看了一眼,随后满脸痛苦的扭头——没办法,太刺眼了。
  
  
  
  “接下来,搬到锻刀室就可以了吧?”鸣狐肩膀上的小狐狸问道,作为迎检的必备硬件之一,锻刀炉应该赶紧回到锻刀室才行。
  
  
  三位刀剑男士从三个方向一起使劲,然后摇摇晃晃的搬起了炉子,虽然炉子是纯金属制成,不过在三个人合力的作用下,似乎不是特别的费力,不一会儿就搬到了锻刀室。
  
  
  
  
  “等等……这是手入的池子吧?”日本号放下炉子,然后转身,指着角落里的手入设备说到。
  
  
  
  “是的,这是原本的手入工具,不过自从缝心小熊来了之后,就再也没——”一期一振还没说完,他身后的木箱子就“咔哒”一声,自动打开了。
  
  
  
  一只由碎布组成的小熊,摇摇摆摆的从木箱里出来,这让一期一振完全愣住了,因为缝心小熊,或者说是SCP—2295只有在周围有伤者出现时,才会激活,然而……这里并没有受伤的人。
  
  
  
  对比起吃惊的一期一振,禅城的日本号和鸣狐只是单纯的对“小布熊活过来了”这件事而单纯的吃惊,只见缝心小熊摇摇晃晃的走着,虽然步伐蹒跚,可是却坚定的冲着鸣狐的方向走了过去。
  
  
  
  “呐,鸣狐,还是离远一点为妙……”鸣狐肩膀上的小狐狸有些怂了,它小声提醒着鸣狐,但是他却充耳不闻,当小熊跌跌撞撞的抱住了鸣狐脚腕的时候,他蹲了下来,正好对上了小布熊那对满含着热泪的塑料眼睛。
  
  
  
  鸣狐非常安静的看着这只玩具熊抱着他哭的稀里哗啦,然后从自己花布做的嘴巴里抽出了长长的一根德芙巧克力,努力的踮起脚尖,把巧克力塞进了鸣狐的手心里。
  
  
  
  看着手中出现的巧克力,鸣狐转移视线看着这只小布熊,突然就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让小狐狸差点从鸣狐的肩膀上掉下来,而日本号也有些惊讶,因为自从鸣狐被唤醒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
  
  
  
  一期一振突然想起有关SCP—2295的文档的一篇补充——
  
  
  
  “当SCP—2259遇到脑部重创或者是严重心理创伤的患者时,会流下眼泪并且取出糖果赠送给患者,来安慰他们受伤的心灵。”
  
  
  
  严重心理创伤……么。
  
  
  一期一振垂下了眼眸,若有所思。
  
  
  
  ……
  
  
  
  
  
  “快看……是石切丸殿!”鲶尾藤四郎坐在马棚里整理着,一抬头,正好看到了石切丸,顿时开心的叫道。
  
  
  鲶尾藤四郎站起来,对着石切丸的方向挥舞着胳膊,不过石切丸似乎并没有发现他,而和鲶尾一起收拾马棚的小夜左文字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不妥。
  
  
  
  
  身材高大的石切丸似乎有些畏畏缩缩的,小心翼翼的贴着墙行走,而怀里似乎抱着什么东西,显得鬼鬼祟祟极了……小夜觉得,现在叫他似乎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不过,鲶尾藤四郎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喂!看这里啊!”鲶尾直接伸腿,跨坐在栏杆上,见到石切丸依旧没有回应,忍不住撸起袖子,在某个塑料桶里捞出了一把马粪,团了团。
  
  
  
  “接招!”
  
  
  “嗖——!!!!!”
  
  
  
  小夜左文字准备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的看着那团被打了马赛克的屎黄色物体直冲冲对着石切丸的后颈奔袭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袭来的石切丸仓惶转身,还来不来察觉发生了什么,就感觉什么东西咣的一声,砸到了他怀里的……金属肝脏上。
  
  
  
  同一瞬间——
  
  
  在北欧天空之上的阿斯加德,世界树下的泉水瞬间混浊,代表着信徒信仰之力的泉水发出了浓浓的恶臭,秽物翻腾着,将整个金宫的圣洁破坏的一干二净。
  
  
  
  
  同一瞬间——
  
  在遥远的奥林匹斯山上,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雷霆在乌黑的云层上隐隐闪现,毫无疑问,这座山上那最至高无上的神灵正在狂怒之中,无法自拔。
  
  
  
  
  同一瞬间——
  
  SCP基金会总部的17号收容间内,闭目养神的SCP—343微微睁开了眼睛,目光深邃的仿佛透过水泥的收容室,穿透了时空的迷雾,片刻后,他又阖上双眼,微微一叹,便再无声息。
  
  SCP—343 亦被称为——“上帝”。
  
  
  
  
  ……
  
  
  
  “噫,这么狡猾的吗?居然带在本丸里也不忘带刀装?”鲶尾藤四郎远远在马棚里望过去,只看到石切丸怀里的一个圆形东西替他挡住了刚刚的一波马粪攻击,不禁大呼狡猾。
  
  
  
  而不远处的对面……石切丸已经僵硬在原地不敢动弹,浑身的汗水都把衣服湿透了。
  
  
  而他怀里沾满了秽物的铜之肝脏……神力也凝滞了,紧接着,神圣而纯白的气息瞬间崩溃,黑气从一道道的魔纹上疯狂泌出,就像是水烧开一样咕噜咕噜的冒着,整块金属发出了滋啦滋啦的腐蚀声……而抱住它的石切丸,已经被黑气笼罩其中。
  
  
  
  “等等,情况好像不对。”小夜皱眉看着突然冒黑烟的石切丸,和有些懵逼的鲶尾对视一眼,然后直接跃出马棚,向石切丸的位置跑去。
  
  
  
  石切丸被这犹如暗堕气息一样的黑气给下了一大跳,不过,这个黑气似乎……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只是围绕着他,久久无法散开。
  
  
  
  这是为渎神者留下的标记,没错,渎神者。
  
  
  
  
  小夜左文字小心翼翼的伸手触碰了黑烟一下……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滚滚的黑气似乎只认准了石切丸这一个人,其他谁都不跟着,似乎在对着满天的神佛说到——
  
  
  
  “快看这个人就是罪魁祸首千万别让他跑了!!!!”
  
  
  
  
  冒着黑烟的石切丸就像是一篇密密麻麻的world文档中,被初号加粗了一样,非常非常的显眼。
  
  
  
  
  ——歌仙兼定的寝室。
  
  
  “把这块肝扔远了也不行么?”禅城的歌仙看着怀里没有了铜之肝脏,却依然在冒着黑烟的石切丸,深深叹了口气。
  
  
  在他面前,一本希腊神话和一本十万个为什么摊开在他们面前,上面用记号笔画的密密麻麻。
  
  
  “你……知道上面写着什么么?”歌仙兼定指着肝脏上那密密麻麻的文字。
  
  
  
  “宙斯、赫拉、波塞冬、奥丁、撒旦……那是200多个神明的名字!全是神明的名字!”歌仙兼定一把将书拍在地上,脖子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横跨三个神灵体系、波及了二百多位神灵啊……石切丸殿!”
  
  
  “他们全被你渎了个遍啊!”歌仙兼定拿出一张长长的纸卷一抖,纸卷瞬间延展到了石切丸的脚下,纸上写满了这些神灵的日语名字,石切丸看着这长长的名单,满头冒汗。
  
  
  
  “而且每一个都是咱们惹不起的西方大能!几乎用拇指就能碾死我们的真正的神灵!而你的话,唯一也就能和这位神灵抗衡一下了……还不一定能打得过。”
  
  
  
  歌仙兼定指了指【丘比特】的名字,纸上,萌萌的婴儿状小爱神拿着小弓箭biubiu的乱射。
  
  
  
  
  居然连丘比特这神都渎了……石切丸你够皮的啊!
  
  
  
  
  
  “你这浑身缭绕的黑气……恐怕就是神明给你烙下的印记了。”歌仙兼定站起来,看着目光呆滞的石切丸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了。
  
  
  
  
  然而,神罚……到最后也没有降临。
  
  
  
  
  
  
  
  PS:后面还有,一看字数超了……那么时之政府的反应就下章写。
  
  
  虽然是禅城家的石切丸闯祸……所以众神去找待在时之政府的本体算账去了。  
  
  正神·石切丸: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来来来,看雷神托尔PK石切丸直播的在这儿买票了……人少的话就不直播了啊

    还有……在原文里,铜之肝脏上确实刻有众神的名称,然而不是希腊神话和北欧神话里的这些……百度都百度不出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135)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