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刀剑番外』不要忘记这些细节——清三日番外

  给你们讲个笑话吧——

  

  我,禅城,其实是个魔术师。

  

  不是那种街头卖艺、从绅士帽里变出兔子的那种魔术师……好吧,虽然我承认我也能做到,但是我们是不同的。

  

  就跟熊猫和猫都是猫但是你绝对不能把熊猫当猫是一个道理。

  

  熊猫其实是熊。

  

  我会的,是魔法。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就像我曾经是个富二代一样,现在还不是依旧因为钱,被坑到了这个地方。

  

  小狐丸热的趴在桌子上,听到我的话,他不耐烦的撑起了身子。

  

  “运气都是相对的,如果您今天不顺的话,不如锻刀,说不定会把我的兄弟三日月宗近给锻出来。”

  

  不太妙,小狐丸热的开始说胡话了。

  

  居然期待我能锻出五花,疯了吧?

  

  我伸手摸了摸这家伙的脑门:“是不是空调开的内外温差太大了,你冷热交替热伤风了?你们别开空调了。”

  

  “您这样是准备要我的命呢。”小狐丸挂起了一个隐忍的笑容:“您到底从哪儿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景趣,万屋好像没有卖的。”

  

  新奇吧!没见过吧!

  

  我挺得意的看了小狐丸一眼,“告诉你,卖我景趣的人说了,高温容易出五花刀!我就把准备买雪夜的小判来买这个了……你就等好吧,保证把你大兄弟锻出来。”

  

  果然,小狐丸立刻感动了!他坐起来看着我,似乎感动的红了眼眶,他有些激动的说。

  
  “谁给你说的?告诉我位置,我要当面去谢谢他。”

  小狐丸这方面主观能动性特别高,所以我使唤他当近侍特别的得心应手。

  

  “不用不用,我已经谢过他了。”我对小狐丸笑了笑,继续补充:“为了感谢他,我又买了一个通古斯大爆炸的景趣,爆炸时间设置在早上五点半,正好方便叫你们起床做内番。”

  

  这时候,烛台切光忠正好进来,听到了我的话后,差点感动的哭出了声。
  

  “阿路基,我们种的菜全枯死了。”

  

  哦,这问题不大,莫慌。

  

  我拍了拍烛台切的肩膀,然后指了指窗外:“看到外面沙漠里那颗仙人柱了么?”

  

  “看到了,可是那个能吃么?”

  “这下面有一窝科莫多巨蜥,里面有它下的蛋,你去掏几个回来炒了应付一下吧。”我想出了一个非常绝妙的办法,不过看来烛台切似乎并没有体会到精妙之处。

  

  “它要咬我怎么办啊?”烛台切这个问题得到了我不屑一顾的回答。

  

  “你会怕食物么?抄起来一刀上去,中午又是一道菜。”
  

  

  烛台切点点头,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那怎么炒啊?”他问。

  

  这个问题很大,要慌一下。

  

  “反正不就是蛋么,你裹层面包糠炸一下,隔壁粟田口全都能馋哭了……唉都是男人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烛台切问我可算是问错了人,他欲言又止的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闷着头走了。

  

  烛台切光忠这人我知道,无论我拿出什么食材给他,他都会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

  

  ……没事,玩不坏的,放心。

  

  瞅了瞅时间,我把时政发的巫女和服揉吧揉吧塞进柜子里,换上了正常人穿的衣服——抱歉,我不是在说和服不是正常人穿的衣服,而是说这垃圾地方因为女职工数量压倒性的多,就把所有员工服换成女装是多么艹/蛋的一件事。
  

  

  我,就这样被公司逼成了一届女装大佬。
  

  快10点的时候,我看了看时间,紧接着摸摸兜确认钥匙和钱包都在,就拎着衣服就往外走,一转身差点跟加州清光撞在了一起,把他给吓了一跳……嗯就差跳起来了。

  

  “您这是要去哪儿呢?”加州清光一看是我就松了口气,“快到饭点了,您确定不尝尝亲口点的油炸蜥蜴蛋了?”说着,加州清光眼神直直的盯着我:“刚一出锅,就把隔壁粟田口短刀吓哭了……都没人愿意吃,就等您过去解决呢。”

  

  “那什么,你们吃吧,我有事儿。”我凑过去搂住加州清光的脖子:“我今天去给你们带把五花太刀过来……你们推地图应该正需要,对吧?”

  

  我正等着看我家初始刀露出感动的表情,没想到他翻了个白眼,对我呵呵一笑:

  

  “……不用了,我们已经打到6图了,现在太刀们都退休了在大厅喝茶呢。”加州清光微微抬手挣脱了我的胳膊,“那就不给您留饭了。”说完就端着杯子走了。

  

  无视,彻底的无视。

  

  这就是你们对待阿路基的态度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其他本丸刀剑对待女审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男审神者就不是阿路基了吗!就不是脆弱的人类了吗?

  

  我“呦呵”了一声,本来还想再跟他讨论讨论,不过看了看时间……罢了,还是以后再说吧。

  

  ……

  
  我禅城,何尝不想当一名伟大的冠位魔术师。

  

  好吧,虽然没当成,不过当我踩着梯子窜进合战场的时候,就知道我转职为刺客应该没啥问题。

  
  你说对吧,这位溯行军老兄。

  

  我戳了戳刚刚被我背后放到的这只五花太刀溯行军,可能别人看他会感到恐惧、看到他们黑气缭绕,但是我只嗅到了只属于五花稀有刀那该死甜美味道。

  

  好,一只野生的欧刀捕捉完毕。

  

  接下来,我拿出了一枚远坂表姑从金闪闪那儿坑来……不,索取来的返老还童丸,在手里掂了掂,对于在各个时空穿梭已久的刀剑溯行军来说,一枚返老还童丸足够把他退回到未暗堕的时候了。

  

  不过,等等……

  

  这万一不是三日月宗近,如果是数珠丸恒次该怎么办?

  

  那不是更好吗!

  

  说实话都是五花,还在意个毛的细节啊,我把返老还童药混合着净化的药物硬怼进了这只五花溯行军嘴里,然后点了根烟蹲在旁边,静静等着药物生效……

  

  太刀上斑驳的锈迹和划痕渐渐变淡、消失,锋利的骨刺收回了刀鞘内,而溯行军可怖的獠牙青色的皮肤也渐渐变淡,然后开始缩小……

  

  嗯,确认了,是一只三日月宗近。

  

  我站起来抻了个懒腰,想把他扶起来,可是他却依然没动静,我有点心虚,该不会是刚刚背后那一闷棍太重了……

  

  三日月宗近在变成普通刀剑男士后,依旧没有停止变小的速度,还在继续匀速变小,这时候我烟也顾不得抽了,我知道吉尔伽美什的东西效果好,没想到居然有效过头了啊!

  等一下!别再缩小了!

  

  马上,三日月宗近的身高就已经达到了公交车买票线的一米二,而且还在继续降低!

  

  我顿时眼前一黑,一股拖家带口的绝望感颓然而生,就在我准备盘算着,怎么从女朋友她哥家那神似明石国行的侄子那儿借奶嘴的时候,三日月宗近终于停止了缩小。

  

  谢天谢地,好歹保持了三四岁孩子的体型。
  

  

  我把掉在地上崭新的太刀挂在了腰间,然后直接把铺在地上的深蓝色狩衣团了团。直接把这孩子裹了起来,然后抗到了肩膀上……再把头转过来,不好意思第一次抗孩子,不小心头朝下了。

  

  不过说实话,我第一次见着这么好看的孩子,不过有句老话说,长的越漂亮孩子越熊……譬如我女朋友家那神似明石国行私生子的侄子,还是吃奶嘴的年级,在见面的第一天就偷我抽剩下的烟蒂点燃了塞进主菜烤全鸡的鸡屁股里。

  当那盘压轴的烤全鸡,屁股冒着烟被端上来时,我老丈人的脸色要多黑有多黑,比知道我泡了他闺女的脸色还要黑上几分,我顿时了悟,此子特么的以后绝逼不是池中之物。
  

  不好,跑题了。
  

  我扛着我家五花太刀哼哧哼哧爬出了战场,这时候,背上的小不点动了动,我感觉自己的头发被拉了拉。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背后的声音有点软软糯糯的,听起来没什么战斗力的样子,不过听着让人心情变好,而且也不像是熊孩子的样子。

  

  绝对是随我。

  

  “嗯,好说好说。”我赶紧回答,“以后回去想吃啥跟我说,阿爸以后都给你办妥。”

  

  我把他往上托了托,打开了时空传送器,不一会儿一道金光闪过,紧接着就到了本丸门口。

  

  看了看时间,已经半夜十二点半了,考虑到这个时候敲门可能会被有起床气的刀剑男士揍的可能,我果断掏出了钥匙。

  

  “呃,您回来了。”

  

  我打开门,发现加州清光一直等在门口,看起来似乎一直等在这里,莫名让我想到了拆家后等在门口认错的哈士奇。

  

  这家伙,不会也是闯祸了吧……

  

  “今天上午是我的不对……请不要在生气了。”加州清光低下头,有些不太敢抬头,“总之,以后不要再这么晚回来了,拜托。”

  

  “……好,我知道了。”我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恍然的点了点头。紧接着,我拍了拍在我背后睡着的三日月宗近。

  

  “醒醒,到家了。”我把他从肩膀上卸下来,然后交到了已经目瞪口呆的加州清光手里。

  

  我露出了笑容,对着刚刚睡醒还在懵的三日月说——

  

  “来,快叫阿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84)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