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忘记这些细节_75

  在遥远的时空,暗堕本丸A的刀剑男士们正在神隐审神者。
  
  
  禅城的刀剑男士们
  
  
  
  陆奥守吉行,坂本家家传刀,长二尺三寸……
  
  
  
  “二尺三寸?我怎么觉得看起来好像应该更长呢?”禅城摸了摸下巴,然后转身拔出了跟在她旁边鸣狐的本体,放到旁边一对比。
  
  
  
  
  “看,同样是打刀,陆奥守吉行刀刃长了那么多!”
  
  
  
  鸣狐面无表情拿回自己的本体插入刀鞘,他肩膀上的小狐狸讪讪开口:“吖吖,鸣狐的刀刃本来就很短的说,不可以这样比的啊!”
  
  
  
  
  “说不定是大宇宙的恶意……我是说宇宙辐射导致的。”在旁边恰巧路过然后进来凑热闹的笑面青江摸着下巴分析道,若有其事的跟禅城分析。
  
  
  
  
  “听说过“太空育种”吗?据说种子在太空里飘一圈儿,回来种下去就能收获巨大的果实。”
  
  
  
  
  
  
  “而陆奥守吉行大概就是这个情况。”
  
  
  
  听到青江这么说,禅城恍然大悟:“所以说等我重新召唤出他,他就会变大对吗?”
  
  
  禅城抛出来的这个问题让他愣了一下,不过依旧马上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鉴于我们是分灵的缘故,即使影响改变也是以本体为基准的……所以大概变大也只会变大一部分。”
  
  
  
  “什么意思……”禅城小声问:“这么说,我是不是会召唤出一个陆奥守大头?”
  
  
  
  青江下意识脱口而出:“说不定会是别的地方也很有可能……呃,比如脚什么的。”欲盖弥彰的补充了最后一句,青江若无其事的看着禅城,刚想建议她要不然待以后再唤醒陆奥守吉行时……发现禅城已经兴致勃勃的拎着刀准备去唤醒了。
  
  
  
  嗯,一边准备唤醒还一边兴奋的猜测新唤醒的陆奥守吉行哪里会变大……
  
  
  所以说自家审神者还真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人啊……青江和鸣狐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去了锻刀室。
  
  
  
  其实唤醒这种意外沉睡的刀剑男士并不需要锻刀炉,不过因为习惯原因,禅城依旧是拎着陆奥守吉行到了锻刀室。
  
  
  
  ——所以说您真不怕不吉利吗阿路基大人!
  
  
  
  
  锻刀室这个地方ooc了您多少刀剑了您心里没有b数吗阿路基大人?!
  
  
  
  
  禅城的眼神犀利起来,她平举刀身,缓缓输入蔚蓝色的魔力,紧接着樱花花瓣纷纷洒洒落下,披着一件威风帅气船长斗篷的陆奥守吉行出现在眼前。
  
  
  
  “杂家是陆奥守吉行!对的,作为苏/联海军上将坂本龙马的佩刀广为人知……诶,怎么又是你啊?我还以为咱被作为新刀被新人召唤出来了呢。”
  
  
  
  禅城被他的指责问懵了,以至于前面的语病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啊……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啦!真是……”禅城的声音越来越小。
  
  
  
  还不是因为你老不唤醒人家啊!
  
  
  
  “还有这身衣服……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以前穿的不是这件来的。”陆奥守吉行有些别扭的看着自己极化后的新装,后面的鸣狐刚想跟他解释极化是怎么一回事时,又陆奥守吉行打断了。
  
  
  
  
  “既然出阵服变了,幸好内番服还没变,这真是太好了……”陆奥守吉行一边欣慰的说,一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条白裙子。
  
  
  
  “桥豆麻袋!”禅城惊骇欲绝的瞪着陆奥守吉行,手指颤抖着指着陆奥守吉行手中的……白裙子:“这是什么?!”
  
  
  
  
  “内番服啊,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嘛,阿路基!”陆奥守吉行用白色蕾丝束起头发,然后开始往身上套深蓝色衬裙。
  
  
  
  “这很常见吧,而且还是咱们苏/联的校服来着!对了好像在其他国家被叫女仆装来着……”
  
  
  没错,这确实是一套女仆装,不过禅城却矢口否认:“这不是校服啊,我们的校服是水手服来着……等等,苏……苏联?!”
  
  
  
  禅城这才反应过来。
  
  
  
  “等等……你说苏联校服居然是女仆装吗?这么好!比这边的水手服好看多了……”
  
  
  
  重点是这个吗阿路基大人!您果然是身高太高以至于神经传导过于缓慢造成的吧!
  
  
  青江打断了禅城的话:“你说你的主人是谁?怎么回事?”
  
  
  陆奥守吉行一愣,拎着穿进一条腿的女仆装裙子就开始跟青江科普:“我的前主是苏/联海军上将坂本龙马,他参加了保卫斯大林格勒的战役……”
  
  
  
  鸣狐:“……”
  
  
  青江:“……”
  
  
  禅城:“……”
  
  
  
  完犊子……这下怎么破。禅城从柜子里摸出一瓶化学物x打算做最后的挣扎:“要不要洗掉重练?”
  
  
  
  “……我觉得不妥。”笑面青江尬笑的阻止了禅城的举动,如果成功了还好,若是不成功,灌出一个和歌仙兼定一样忘记常识的例子,那就真完蛋了……
  
  
  
  “可是我接受不了这个家伙穿着女仆装在本丸里晃荡啊!”禅城抱头:“本来娘化了虎哥已经让不少审神者认为我是变态了!”
  
  
  
  青江和鸣狐对视一眼,都不说话了。
  
  
  
  “呼……这样吧。”禅城叹了口气:“今天的出阵名单把他加上,也就是五初始打刀和鸣狐领队,地点就去江户吧……”禅城有些疲惫的往房间走去。
  
  
  “鸣狐殿和陆奥守吉行就在这里不要随意走动,我待会通知其他出阵刀剑男士过来……嗯顺便去火车站买几个橘子。”
  
  
  
  锻刀炉的火焰照耀下,禅城的背影佝偻里透露着些许疲惫……
  
  
  
  ……
  
  
  “我说出阵名单里也没有你们两个,所以干嘛跟过来啊?”蜂须贺虎彻无奈的看着后面跟来的莺丸和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对此表示十分理直气壮:“陆奥守吉行这家伙是在我当队长的任务中变成本体的,无论怎么说我也应该去看他的啊。”旁边莺丸微笑的点头。
  
  
  
  “真是受不了这两个家伙……”大和守安定叹气,随后就被和泉守兼定怼了:“而且安定你也不在出阵名单里吧?你居然好意思说我啊喂!”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锻刀室的门口,禅城新从时之政府坑来的小狐狸一本正经的站在锻刀室的门口,看到出阵的刀剑来了后,就一本正经的清清喉咙:
  
  
  
  “既然人来齐了那么我就代表审神者大人说一下出阵注意事项!”
  
  
  
  
  “等一下,鸣狐殿和陆奥守吉行还在你背后的房间里。”山姥切国广指了指他背后的锻刀室,可是他话音刚落,锻刀室的门突然被猛的打开。
  
  
  
  “咣——!!”
  
  
  “同志们!”陆奥守吉行大步跨了出来:“快看我的新披风,上面还有苏/联海军的上将军衔……你们怎么这样看着我?”
  
  
  
  “你开门的时候没有感觉撞到什么东西吗?”莺丸面无表情的指了指门后。
  
  
  陆奥守吉行一愣,然后赶紧拉动门把手,咣当一声,门后面僵硬而扁平的狐之助像一块砖一样掉到了地上。
  
  
  
  “抱歉了各位前辈……我、我果然也没能在这个号称千狐斩的本丸里活过一周啊……”一个洁白的灵魂从狐之助嘴里冒出来,似乎还带着天使的光圈。
  
  
  
  
  “啊啊啊啊灵魂!灵魂快回去啊!”离着最近的大和守安定一个箭步窜上来,抓住狐之助的灵魂就往里塞。
  
  
  
  “各位,不要急。”陆奥守吉行沉着冷静:“看来在马利诺夫斯基装甲兵学院里学到的急救术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你什么时候去过名称这么牛逼的学校读过书啊!
  
  
  
  陆奥守吉行一撩斗篷在狐之助面前单膝跪倒,一手按住狐之助的嘴巴,一手给它做心肺复苏术:“接下来是人工呼吸……”
  
  
  
  他的脸慢慢的凑近狐之助的嘴巴……慢慢凑近……凑近……
  
  
  
  “啊啊啊啊!!!!”
  
  
  
  狐之助永远忘不了这一天,这一天,他一口气咬破了陆奥守吉行所有的手指头。
  
  
  
  

PS:听说俄罗斯太空育种技术高……好吧我承认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女仆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27)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