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在意这些细节_77

 PS:煞笔作者不太了解日本聚会流程……就按照自己想的来了……
  
  
  
  
  
  
  
   “我觉得,我大概是把假刀……”虎彻小姐姐喃喃自语到一半,突然醒悟:“不对,我本来就是把赝品。”
  
  
  
  
  蜂须贺虎彻面色复杂的看了眼自家大姐,“我觉得这已经不是赝品不赝品的问题了……”
  
  


  
  这分明……已经到刃生高度的程度有没有!
  
  



  
  浦岛虎彻叹了口气:“走吧……我觉得大姐你的这个长曾祢虎彻的聚餐,大概不会上菜了。”他说完,三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不要紧……还有机会吃。”搅和了长曾祢虎彻的聚会,蜂须贺虎彻的心情……诡异的有些不错,他拍了拍铠甲上不存在的灰尘,信步往前走去,
  
  


  
  
  
  “去蜂须贺虎彻和浦岛虎彻聚会的场吧……真品的聚会可没这里这么多事儿。”
  
  
  



  
  ……
  
  
  
  “他们来了,快回来坐好!”
  
  
  



  在禅城的虎彻三人组推门的一瞬间,所有趴在墙边竖起耳朵偷听的虎彻们发挥了犹如极短的机动,瞬间回到座位上坐好。
  



  
  
  “哈哈,是No.411本丸的虎彻吗,真是欢迎。”坐在门口的蜂须贺虎彻举着高脚杯里清澈的酒液对着禅城的蜂须贺虎彻致意,可是眼神却……使劲瞥着他身后站着的长曾祢虎彻小姐姐。
  
  
  


  
  夭寿了,居然真的是个女人。
  
  
  



  禅城的蜂须贺虎彻默不作声的走到一张桌子前,这里有两个空位置,坐在边上的一位蜂须贺虎彻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然后立刻起身往里挪了一个位置,让空位置变成了连起来的三个。
  



  
  
  蜂须贺和浦岛非常有默契的把长曾祢小姐姐夹在中间,在她的两边坐下。
  
  
  


  
  
  浦岛虎彻用惊异的目光看了长曾祢虎彻一眼,长曾祢虎彻不知道的是,她是自时之政府成立以来,第一个参加蜂须贺聚会的长曾祢虎彻。
  
  
  

  
  
  而且还没有被赶出来!就连一声反对都没有!
  
  


  
  
  另一桌,一位浦岛虎彻轻轻扯了一下自家二哥的衣角,压低了声音:“确定过眼神……是对的长曾祢虎彻。”
  



  
  
  他的话让整个桌都惊悚了一下,半晌,一位蜂须贺虎彻才咬着牙说:“……不用管,我们继续。”
  
  



  
  
  这大概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气氛继续压抑着,每个桌都是小声的交谈,长曾祢小姐姐眼神亮晶晶的拉过来一盘寿司,先捏起来一个,直接塞进了旁边浦岛虎彻的嘴里,看他嘴巴鼓鼓的咽下去后,又捏起来一个,侧着身要往蜂须贺虎彻的嘴里送。
  
  




  
  “呃,我就不用了。”蜂须贺虎彻有些僵硬的闪开身子,同时,用余光看到这桌所有的虎彻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在偷偷盯着他。
  
  
  



  
  不过长曾祢虎彻依旧趁他说话张嘴的功夫,把寿司塞进了他的嘴里。
  
  


  
  鉴定完毕,是亲姐姐的√
  
  


  
  不顾旁边石化掉的虎彻们,长曾祢也捏了一个放到嘴里,然后眼睛亮了一下:“诶,比本丸里烛台切君做的要好吃呢!”
  



  
  
 
  是个人做菜都比咱们本丸的烛台切做的好吃……浦岛虎彻默然咽下了口中的寿司,不过说实话,确实味道很不错。
  



  
  
  “这个奶味是怎么做出来的啊?”不少女性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一旦遇到味道精致的食物,都喜欢去研究一番,看看里面的味道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
  
  



  
  而作为女性的长曾祢虎彻,恰好有这个特点。
  
  


  
  
  “是奶酪。”坐在她对面的一位蜂须贺虎彻突然开口:“奶酪能遮盖味道重的鱼生的腥味,还能增加奶香味。”他一边说着一边也伸手捏了一个,用手捏了捏:“这可是胁差短刀餐桌上最受欢迎的菜品之一啊。”
  
  





  
  
  这柄蜂须贺虎彻……似乎对她的敌意并不深。
  
  
  


  
  
  “真好啊……果然跟着蜂须贺来能吃到好东西……”长曾祢小姐姐由衷的感叹了一句,因为这句感叹,她明显的感觉到这桌的蜂须贺看她的目光变的柔和多了。
  
  
  
  
  
  
  
  
  “呵,毕竟是真品的宴席,自然是要讲究一些的。”一位蜂须贺虎彻开口,眼神里带着一些笑意。
  
  
  
  
  
  
  
  
  长曾祢兴味十足的看着他说完,一脸赞同的点点头:“确实如此,刚刚长曾祢虎彻的宴席上,完全没有吃的东西。”她皱着眉头抱怨。
  
  
  
  
  
  
  这样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虎彻小姐姐?禅城的蜂须贺虎彻忍不住瞥了长曾祢虎彻一眼,你们的聚会明明是被你搅和的,这么理直气壮……真的好吗!
  
  
  
  
  
  
  
  虽然是同一柄刀剑,但是感觉作为女性,情商好像确实比身为男士的付丧神要高那么一点点,所以在她亲口承认长曾祢的宴会不如这个的时候,一致获得了蜂须贺虎彻们的善意。
  
  
  
  
  
  
  
  “诺,看那盘糕点……你应该是没有吃过的。”禅城的蜂须贺虎彻给自家大姐拉过来一碟和果子,“尝尝,这是日本古代时期失传的糕点,现在市面上应该没有了吧。”
  
  
  
  
  
  
  “嗯,这是第一次见。”长曾祢虎彻捏起一枚精致的糕点,也不着急吃,只是放在眼前观察着,看着她的样子,对面的那位蜂须贺虎彻嘴角微微上扬。
  
  
  
  
  
  
  
  “也是,凭你短短三百五十多年的历史,没有见过这些也是正常。”确实,长曾祢虎彻这振刀剑在历史长河中,存在的时间是比蜂须贺虎彻和浦岛虎彻要短的。
  
  
  
  
  
  
  
  不过过于捉急的相貌让长曾祢虎彻成为了虎彻的大哥,这说到底,还是时辰的错。
  
  
  
  
  
  
  
  “所以按理说……应该是我叫你兄长大人才对吧?”长曾祢虎彻把点心塞进嘴里,鼓鼓囊囊模糊不清的说着。
  
  
  
  蜂须贺虎彻脑子瞬间一抽,扭头一脸懵逼:“嗯,你说什么?”
  
  
  
  “哦刚刚没听到就算了,你继续吃吧。”长曾祢虎彻舔了舔沾着果酱的手指,微微侧头笑了:“对吧?欧、尼、酱……”
  
  
  
  
  蜂须贺虎彻立刻扭头,然后一头埋进面前的那份中国料理,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开始猛吃。
  
  
  
  
  
  
  嗯,耳边微微粉嫩的红色说明,他此时此刻的心思并没有完全放在眼前的料理上。
  
   
   
  
  
  
  宴席到现在,气氛变的意外的活跃起来了,这时候,长曾祢虎彻趁没人注意……稍稍扯了一下蜂须贺虎彻的衣角。
  
  
  
  
  
  
  “……干嘛?”蜂须贺虎彻挪开放在嘴边的高脚杯,有些不自然的侧身转向她,眉毛也是皱了起来,眼神却有些不敢对视。
  
  
  
  
  
  
  
  “我说啊……No.490本丸的蜂须贺虎彻是哪一个?”长曾祢小姐姐小声问道,一边说,眼神同时在环视着四周。
  
  
  
  
  
  
  
  “啧,你问这个做什么。”蜂须贺虎彻烦躁的放下酒杯,低头凑在了长曾祢的耳边,看起来显得有些亲昵,“就是斜对面的那个,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长曾祢虎彻一愣,No.490本丸的蜂须贺虎彻就是刚才告诉她寿司里放的是奶酪的那位蜂须贺虎彻。
  
  
  
  
  
  
  “咳,没什么,只是之前No.490本丸的长曾祢说和他们本丸的蜂须贺虎彻在一起了……有点好奇罢了。”
  
  
  
  
  
  
  长曾祢虎彻刚说完,禅城的蜂须贺虎彻瞬间就把嘴里的酒给喷了,而刚刚那位No.490本丸的蜂须贺虎彻……更是炸了。
  
  
  
  
  
  
  
  “你胡说,这哪有的事儿?”他气的脸色通红,站起来用哆嗦的手指指着长曾祢虎彻。
  
  
  
  
  
  
  “……”喂明明已经很小声了,这都能听见啊!
  
  
  
  
  
  背后议论人且被当事人听到,长曾祢虎彻忍不住老脸一红,她刚想解释一下,没想到No.490的蜂须贺虎彻脱口而出:
  
  
  
  
  
  
  “他当时说的明明是’要不然说自己跟蜂须贺在一起了为由,不知道能不能拖延一阵?’所以说是假设,是假设!谁跟他在一起了啊喂!”
  
  
  
  
  
  
  当这位蜂须贺虎彻一字不漏的把刚刚长曾祢聚会时的原话复述了出来……嗯,一字不漏。
  
  
  
  
  
  全场寂静——
  
  
  
  
  
  
  刚刚头脑发热的No.490本丸蜂须贺发泄完自己后,看着满场的寂静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弯儿,而坐在他旁边的No.490本丸的浦岛虎彻已经绝望的把头埋进了双手……
  
  
 
  
  
  
   
  
  
  “……等等,你怎么知道他的原话的?”长曾祢小姐姐的表情逐渐复杂了起来。
  
  
  
  
  
  没有人回答她。
  
  
  
  带头的那位蜂须贺虎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看了看站在桌前瞠目结舌的490本丸的蜂须贺,又看了看惊疑不定的长曾祢小姐姐,顿时忍不住脾气猛的站了起来,一甩金黄色的铠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偷听赝品宴会什么的……真品表示自己完全丢不起这个人。
  
  
  
  
  他这样扭头就走,剩下的蜂须贺和浦岛虎彻们也都稍稍离场,不一会,只剩下了禅城家的三个刀剑男士……在面面相觑。
  
  
  
  
  “我好像……又搞砸了。”
  
  
  
  
  
  ……
  
  
  
  禅城本丸。
  
  
  
  
  “最后还是浦岛最好了,只有你想着给我带料理!”禅城捏起一枚寿司塞进嘴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居然还是奶酪馅的!”
  
  
  
  又捏起一枚放进口中,禅城满足的眯起眼睛,“我说啊浦岛,下次去聚会的时候记得还给我带这个吃啊!”
  
  
  
  
  
  
  看着自家审神者,浦岛笑的十分艰难。
  
  
  
  
  大概……他是收不到下一次聚会的请柬了。
  
  
  
  
  
  
  
  PS:啊哈哈哈哈哈终于让虎彻小姐姐喊蜂须贺欧尼酱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35)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