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在意这些细节-78

 
  
  
  
  “既然一期尼还有伤在身,那么就下次再参加大阪城活动就好了。”五虎退面上是软软的笑容,可是口吻却是不容置疑的拒绝了自家心碎的一期尼。
  
  
  
  
  “等等,可是……”穿着出阵服的一期一振刚想解释,这世界上哪有不参加挖地活动的一期一振呢?他刚想开口,一个更加冷漠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你怎么在这里。”鸣狐皱着眉头看向一期一振,只一眼,后者的汗立刻浸湿了后背。
  
  
  
  
  鸣狐表情严肃,用审视的眼神一直盯着一期一振,直到五虎退乖巧的扯了扯鸣狐的衣角,他才转移了眼神,“回去吧,别在这儿碍事。”
  
  
  
  一期一振立刻扭头脚步不停的往屋里去,跑的似乎背后有检非违使在追一样。
  
  
  
  
  正值当番的今剑握着扫帚,在旁边围观了全程之后,一抬头,看向鸣狐的眼神里全都是激动。
  
  
  
  
  这才是真正的大佬,云淡风轻却气场惊人,不怒自威自带强者威压。
  
  
  
  
  今剑默默捂住胸口,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
  
  
  
  “三日月宗近,以后在走廊喝茶的时候不要把盘子放在路中间。”
  
  
  
  今剑对着坐在走廊木板上的三日月居高临下的说着,紧接着话锋一转,又扭头看向石切丸,“还有你啊……不要坐在窗子前啦,光都被你的黑雾挡住了!”
  
  
  
  
  ……这就非常找事了!
  
  
  
  听到今剑的指责,石切丸的黑雾都浓郁了三分,他扭头看向旁边坐着的三日月宗近,这位天下最美之刃没有丝毫被惹怒的情绪,依旧带着笑,杯悬于唇间也不饮用,微微侧头认真听着今剑的抱怨。
  
  
  
  “嗯嗯,是很有道理。”三日月宗近看到今剑不说话只是怒气冲冲的看着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把茶盘往自己身边挪了挪。
  
  
  
  “是妨碍到今剑走路了吗,真是抱歉呐……”三日月宗近继续补充了一句,然后就又继续饮茶,似乎并没有当成一回事儿。
  
  
  
  
  今剑站在原地,看着没有继续搭理他的三日月宗近默默攥紧拳头。
  
  
  
  完全……完全没有鸣狐大佬的效果!
  
  
  
  
  今剑一扭头,直冲冲的就往走了深处跑远了。听着今剑的脚步越来越远,石切丸忍不住抬头看着今剑离去的方向,这才凑到三日月殿的旁边,语气担忧:
  
  
  
  “不要紧吧……今剑,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呢。”
  
  
  
  
  三日月宗近头也不抬:“无碍。”他这样说着,
  
  
  
  
  
  “大抵是……叛逆期到了吧。”
  
  
  
  ……
  
  
  审神者的房间。
  
  
  
  拥有一米九的个头,禅城的身高且不说女生,即使在男生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个子了,可即使是这样,想要打开吊柜最角落的这个柜门也是废了她九牛二虎之力。
  
  
  
  唔,不过还是够到了。
  
  
  
  禅城踩在椅子上,踮起脚尖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本落满了灰尘的大硬皮本,她皱着眉头拍了拍封面,上面的灰尘立刻飞舞的满桌子都是。
  
  
  
  ……没错了,就是这个。
  
  
  
  她翻开了第一页,屏住呼吸,泛黄发脆的纸页上,是密密麻麻工整的钢笔小字,虽然年代久远有些花,但是仔细辨认的话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作为时之政府的首批审神者可是挑到了位置最好的本丸,阳光明媚,万叶樱似乎也是所有本丸里长势最好的,希望可以给未来的他们一个好环境……”
  
  
  
  “……第一把刀是粟田口短刀五虎退,正巧的是第二把刀也是粟田口家的打刀鸣狐,派遣狐之助打听了其他本丸,只有我的本丸锻出了打刀……看来有必要提议时之政府为新审神者准备一柄打刀做初始刀……”
  
  
  
  
  禅城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翻动着书页,这些类似于随手记的日志向她徐徐展开了多年前的一副刀剑乱舞的画卷——
  
  
  
  “禅城大人,我要去修行!”
  
  
  
  门Duang的一声就被今剑打开,带着哭腔的声音让直接禅城吓得一哆嗦。
  
  
  
  淡定的把手中的本子放在书桌的键盘抽屉里,禅城有些无奈:“只有需要极化的刀剑男士才去修行,今剑你已经是极化刀剑了,所以自然就不需要修行了。”
  
  
  
  “不、不行!”今剑异常的执拗:“今剑想要做到退酱和鸣狐殿的程度,只有去修行才可以办得到!”
  
  
  
  
  听着今剑斩钉截铁的回答,禅城烦躁的挠乱了头发,皱着眉无奈的问今剑:“你难道不觉得退退和鸣狐的强势……是一期一振的怂所衬托出来的吗?”
  
  
  
  
  
  说完,禅城一拍桌子,恍然大悟:“你不会去找三日月宗近了吧!这家伙……相信我,鸣狐也搞不定他的。”禅城坚定的点了点头,看着今剑垂着头走出门外,脑海中却若有所思。
  
  
  
  不可以……让今剑去修行,绝对不可以。
  
  
  
  
  
  作为日常登录时之政府官网的好孩子,禅城自然是知道今剑如果去修行,接下来会遭遇什么。
  
  
  
  
  
  知道自己在历史上并不存在什么的,大概就和知道自己是小说虚构人物一样,会无法接受吧?
  
  
  
  
  
  透过次元,禅城瞥了一眼坐在马桶上码字的煞笔作者,重重的叹了口气。
  
  
  
  
  大概,她是酱油女主里面,最豁达的了。
  
  
  
  
  
  “请问,主君在吗?”门外,有规律的敲门声让禅城回过神来,抬头,三日月宗近已经恭恭敬敬的跪坐在门口。
  
  
  
  
  
  
  
  
  禅城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进来,三日月宗近也不再说什么,起身拿了垫子迈步进屋,他抬头无意间看了眼被拍上了手印的吊柜,又看了看禅城下意识遮挡的书桌抽屉,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却依旧不动声色。
  
  
  
  
  
  
  “我说啊,今剑刚刚跟我说要去修行。”禅城转过椅子,趴在椅子背上撑着头跟三日月宗近抱怨,“你们就不能让让他么?”
  
  
  
  
  
  
  
  三日月似乎被提醒到了,刚刚淡下去的笑容又重新挂到了脸上,“哈哈哈,修行可是好事,今剑有这个打算那真是太好了……”
  
  
  
  
  
  
  
  “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禅城有点着急了:“历史上是没有今剑的,如果他去修行的话就会知道这一点,就会……”
  
  
  
  
  
  
  “就会怎样?”罕见的,三日月宗近打断了禅城的话,满含新月的眼睛越发清澈,“害怕他会……承受不了现实,嗯?”
  
  
  
  
  “如果连自己的历史都承受不了的话……那就更没有资格成为三条刀派的长辈了,不是吗?”
  
  
  
  禅城愣住,这是三日月宗近第一次用有些生硬的语气跟她讲话,同样的,她也被话语中的冷漠惊了一下。
  
  
  
  “……请不要在意这些,主君大人。”看到禅城不眨眼的盯着他,那双和多年前同样圆溜溜看着他的眼睛逐渐重合,三日月宗近的语气瞬间又软了下来。
  
  
  
  
  “我们的承受力没有那么脆弱,刀剑不是易碎品,亦不是简单的白纸。”他看着禅城,语气认真,
  
  
  
  
  “只要您不会动摇——我们就是您身边最坚定的存在。
  
  
  
  
  ……
  
  
  
  
  今剑站在本丸门口,一脸懵逼却感动的提着禅城为他准备的行李,认真的听禅城对他的嘱咐。
  
  
  
  
  
  
  “好好修行吧,今剑!”禅城拍拍今剑的肩膀,元气满满:“争取回来超越二花变三花!”
  
  
  
  
  
  
  
  今剑掂了掂行李:“可是用不着这么多东西啦,我只要修行衣装一套纸笔……”
  
  
  
  
  
  
  “不,你先拿着,然后听我说。”
  
  
  
  
  
  
  禅城表情认真,似乎在咬着牙说出下面的话:“我期待你回来,能成为真正的大佬,然后好好管理一下你们三条刀派,特别是……三日月宗近。”
  
  
  
  
  
  
  “他的说教……我忍了已经很久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109)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