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在意这些细节_79

  “我说啊……清光。”禅城趴在桌子上,一双长腿在地下伸展不开,只能委委屈屈的缩在椅子下面,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厚厚的文件,突然对着清光的背影开口。
  
  
  “嗯?”加州清光继续坐在书架前整理着,并没有回头。
  
  
  “你说……今剑怎么过了六天还没给我送信啊?”禅城说完后没有听到回复,她悻悻抬头,然后发现加州清光扭过头惊愕的看着她。
  
  
  
  “今剑他……6天了还没有回来?”
  
  
  
  ……
  
  
  夜,月悬。
  
  
  出家人服饰打扮的男孩子蹑手蹑脚的从寺庙里溜出来,他左右看看,周围似乎都是一片寂静,没有什么别的声响,这个发现,让男孩偷偷弯起嘴角。
  
  
  
  摸着一条隐秘的小路,男孩子缩着身子,敏捷的在里面奔跑着,即使是被小路边上肆意生长的荆棘划了红红的痕迹,也没有让他慢下脚步。
  
  
  
  
  这是他在寺庙旁边的僧正谷,发现的一块平坦的空地。
  
  
  
  
  ……看起来,是个练武的好地方。
  
  
  
  ,
  月光从树叶缝隙透下来,在雨后的土地上留下斑驳的树影,今天的月光,显得格外的亮。
  
  
  
  摆好了一个练习武术的架势,他回忆着在寺院里偷看武僧们练武的情景,有些笨拙的按照这些记忆比划了起来。
  
  
  “噗……”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从树顶的树叶丛中传来,这在万籁寂静中尤为刺耳,饶是男孩胆大,也给狠狠吓了一跳。
  
  
  
  就像是受到惊吓而炸毛的猫咪,警觉起来的男孩警惕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所有精神紧紧盯着传出声音的那棵大树,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
  
  
    
  
  就这样,这幅犹如仙人一般缥缈的姿态,犹如烙印一样深深烙在了年幼源义经的脑海,直至——死亡的最后一刻。
  
  
  
  
  
  “骗人的吧,这、这是——天狗?”没有经过战争的砥砺,目前只有七岁,尚且稚嫩的源义经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人影站在高高的树枝上,背光的剪影高悬于满月之中——
  
  
  
  
  洁白的头发、洁白的装束以及洁白到似乎要透明的肌肤,凛然月光在其上肆意流淌,肢体纤细的仿佛将化作轻盈流动的风,万籁俱寂,天与月与地,以及那个身影,在世间无比相合。
  
  
  
  真的是……天狗。
  
  
  
  今剑轻盈的从枝丫上跳下去,就像是一只波斯猫一样无声无息,看着眼前7岁的源义经,今剑……眼神有些微妙。
  
  
  
  
  小男孩觉得,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天狗……好像在透过他,想着另外一个人。
  
  
  
  “等一下,你是谁,你真的是天狗……”
  
  
  
  “——刚才的动作,不对哦。”今剑开口,把男孩仿佛自言自语的低语呢喃打断了,皱着眉头,今剑开口:“只是把武功的形做了出来,但是动作的节奏的力道完全没有……总感觉,你这些动作是看着别人模仿出来的。”
  
  
  
  
  猜对了……源义经眼神一亮,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今剑。
  
  
  
  “如果做的话,这个动作要这样——才对。”今剑直直站立在源义经的面前,把他刚刚做的武术动作,重新做了一遍。
  
  
  
  身为极化短刀,今剑的动作无比流畅,拥有的力道也是达到了顶峰,再加上玲珑的身形和短刀特有的敏捷和飘逸的身姿,直接把这个7岁的男孩看愣了。
  
  
  
  感觉,比寺庙里的武僧厉害太多倍了!
  
  
  
  他……大概遇到的真的是天狗吧。
  
  
  
  “你、你可以教我吗?”他看着今剑的动作,下意识脱口而出,不过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他好像对眼前传说中的天狗说出了唐突的话,不禁有些慌乱。
  
  
  
  “啊,不是的,我只是……呃,想看一看……”因为紧张和慌乱,源义经的话有些磕磕巴巴的,紧张窘迫的脸色通红。
  
  
  
  唔,居然直接把心里想的就这样说出来了,这么无礼的要求,如果把这位天狗大人惹怒了,是不是学习武艺的事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可以哦。”
  
  
  
  诶?原本带着孩童特有灵动的源义经,此时有些傻乎乎的看着眼前的小天狗,而这幅表情,让后者叹了口气……
  
  
  
  “我是说,可——以——啊——”
  
  
  
  月夜瞬间亮了起来。
  
  
  
  
  ……
  
  
  “遮那王,外面有个自称武藏坊弁庆的武僧在拦车。”
  
  
  
  马车外,侍从的禀报让马车内的源义经和今剑都齐齐一愣。
  
  
  
  原来……历史已经发展到这里了吗?今剑抬头,看了看源义经和初见时相比,四年后他那长开了几分,却依然稚嫩的脸,突然想到,既然是武藏坊弁庆在拦车……
  
  
  
  那么,一定会看到岩融吧!
  
  
  
  
  “就是最近传闻中那个与人决斗,狩猎太刀的武僧武藏坊弁庆吗?”源义经皱眉,仆人听了点头,“是的,说是为了您的黄金宝刀而来。”
  
  
  
  源义经面色不渝:“这可是今剑为我特意挑选的,他想要拿走,那可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他看了今剑一眼,看到今剑对他点头后,毫不犹豫的跳下了马车。
  
  
  
  
  那飘逸的身姿,乍一看起来和今剑的简直一模一样。
  
  
  
  今剑趴在马车上,看着武藏坊弁庆手里锋利的薙刀,心中恍然有一种再一次见证历史的仪式感,他想掏出禅城给他配的手机拍下来,不过一想到手机在四年前早已没电,悻悻的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关注起源义经和武藏坊弁庆打斗的战场起来。
  
  
  
  ……这简直就是,我在和武藏坊弁庆战斗的样子了。
  
  
  
  源义经不但完全将今剑的战斗特点融会贯通,而且随着自己的长大,将自己日益增长的力气配合的游刃有余,一套属于他自己的武艺俨然成型。
  
  
  
  看着凭着一身蛮力和源义经硬拼的武藏坊弁庆,今剑不用再看下去就知道,结果将是谁输谁赢。
  
  
  
  虽然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今剑确实没有什么可以交给源义经的了,短短四年,将一柄满级的极化短刀所有武艺融会贯通……真是让付丧神都刮目相看的天赋呢。
  
  
  
  
  
  将自己的注意力从源义经更多的转移到武藏坊弁庆手中的那柄薙刀身上……今剑突然有些心虚。
  
  
  
  
  
  这么久没有回去……他们家的阿路基大人,可千万不要把他申报为失踪人口啊。
  
  
  
  
  
  嗯,是到了回去的时候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76)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