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在意这些细节_80

  “哪个……阿路基大人能开一下门么?”
  
  
  今剑讪讪的开口,又伸出手,敲了敲紧闭的本丸大门。
  
  
  
  “憋敲了,你快走吧!”禅城闷闷的声音从门里传来,“呵……居然翘班了4个星期,而且居然一封信都没有,连微信都没有给我发一条!”
  
  
  
  
  
  今剑有些尴尬的摸摸头,果然……修行的时间太长而忽略了阿路基了呢,抽了抽嘴角,今剑打算对自家阿路基大人认个怂。
  
  
  
  不料,禅城的声音抢先从大门后穿出来:
  
  
  
  “憋唠叨,真的晚了啊……这书已经完结了。”
  
  
  
  
  等等……什么情况?!修行回来后发现自己所在次元的同人文已经完结了?!今剑脱口而出:“怎么会……我之前还打赌这文要坑掉的!”
  
  
  
  
  今剑刚说完,本丸的大门立刻开了一条小缝,待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抓住领子,被一把扯进了本丸里。
  
  
  
  
  “嘘——不要被听到啊!”禅城紧张的左右看看,然后压低了声音,“虽然这是共识,但是不要说出来,自己心里有数就可以了!”
  
  
  
  今剑:“……好。”
  
  
  
  禅城这才送开扯住今剑衣领的手,不过依旧是脸色不好,“所以别打岔,这么多天你到底去哪儿了啊?”
  
  
  
  今剑安静的听着禅城的抱怨,然后眯起眼睛,露出了乖巧懵懂的笑容,眼睛和嘴角弯弯:“当然是去和果子最好吃的地方去了,我给阿路基大人排了好久好久的队,买了好多的点心呢。”
  
  
  
  老、老油条的回答方式啊!
  
  
  
  禅城狐疑的看着今剑,对今剑能说出这样的话表示极度匪夷所思,她看着眉眼弯弯的今剑,越看越觉得这个笑容……和三日月宗近逐渐重合。
  
  
  
  “啊呀……阿路基大人不要摆出这么恐怖的表情了,过去了这么久……点心再不吃就要过期啦。”今剑举起手中的纸袋,笑容不变,“阿路基大人,不如我们先去尝尝,如何?”
  
  
  
  
  “……好。”
  
  
  
  
  ……
  
  
  
  “就这样,最后源义经就打败了武藏坊弁庆,看到结果,我就回来啦。”
  
  
  
  桌子前,禅城和今剑面前各摆着一盘点心,今剑一手捏着点心,另一只手在手舞足蹈的跟禅城比划,讲着自己修行时的故事,不知不觉,今剑已经跟自家审神者讲到了下午。
  
  
  
  “源义经能赢武藏坊弁庆是正常的,毕竟三星rider牛若丸对上二星lancer赢面还是非常大的。”禅城摸着下巴点评,“嗯,话说回来,你还经历了哪些啊,再讲讲吧?”
  
  
  
  
  看着明显听故事上瘾的自家阿路基,今剑摸了摸下巴,有些天真的撑着头思考了一会,突然拍了一下手,“有了,我还学习到源义经的领导方式了!”
  
  
  
  
  禅城的兴趣被提起:“怎么说?”
  
  
  
  
  “比如说……武艺高强的人,即使是辈分再高,年级再大,也依旧活跃在第一线。”今剑点点头,他看到禅城似乎陷入了沉思后,嘴角忍不住开始上翘。
  
  
  
  
  
  轻轻探身子,他凑近禅城:“嗯,比如本丸走廊里喝茶的养老组,那可是四花和五花太刀啊,都是顶级的战斗力……放在那里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如就组一队……”
  
  
  
  禅城不自觉的点点头。
  
  
  
  “还有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他们,都是新生力量,其中还有您的初始刀,不如也在组一队……干一些细致的工作。”
  
  
    
  
  
  “两队任务不同,尽量就不要让他们见面了。”
  
  
  
  “比如三日月队上午远征的时候,就让清光队出阵5—4吧,或者是清光队去e3,三日月队刷e4什么的。”
  
  
  
  “对了,既然老年组喜爱喝茶,那么就让他们去夜战也可以啊,反正喝茶不困能提神,最适合夜战了……”
  
  
  
  
  今剑说着,禅城突然就站了起来,把今剑给吓了一大跳,“呃……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禅城语气平静,“我去找笔和本子,把这些记下来。”
  
  
  
  “因为实在是……太有用了。”
  
  
  
  
  ……
  
  “大人,今年新锻的武器已经送达府上了,请您前往过目。”
  
  
  
  听着随从的禀报,源义经兴趣缺缺的正打算摆手拒绝,眼神突然瞥到了墙上已经锈迹斑驳的黄金宝刀,一瞬间,拒绝的话瞬间就咽下去了。
  
  
  
  这还是那年今剑帮他挑选的刀,如今已经锈成这样……原来,那个家伙已经离开这么久了吗?
  
  
  
  “……也罢。”
  
  
  
  源义经从座位前站起,挺拔的背部早已不是方面的稚嫩,而是变的宽阔浑厚而充满了力量,华丽的和服和战甲包裹着匀称而修长的肢体,并没有让他显得臃肿,反而愈发的挺拔。
  
  
  
  丰神俊朗的面孔带着认真的神色一柄一柄的挑选着,观察着刀刃、手柄、刀装,终是挑挑捡捡,优中选优,从中选出来了几柄品相极好的出来。
  
  
  
  
  
  有所收获,源义经原本有些百无聊赖的心情也算是回暖了不少,眉眼之间的冰霜有些缓和。
  
  
  
  
  
  
  “那边是怎么回事,也是刀剑么?”偶然回头,源义经看到女眷处,仿佛也架起了供人挑选刀剑的刀架,就有些好奇的询问侍从。
  
  
  
  
  
  
  
  侍从恭敬的点头:“是供内院的女眷幼童们挑选赏玩的短刀胁差,请问大人您是否要去一睹为快?”
  
  
  
  
  
  短刀……吗……
  
  
  
  
  
  
  出乎侍从的意料,源义经似乎心情不错的点了点头,“也好。”紧接着就走在了前面,内院的女眷们见状,都纷纷避让,源义经也并不理会,而是将目光停留在刀架上。
  
  
  
  
  
  
  他们都不知道,源义经虽然善使太刀,但是启蒙的刀剑却是短刀。
  
  
  
  
  
  
  走马观花的缓步走过一个刀架,突然一阵心悸让他顿住脚步,源义经皱眉,然后扭头仔细的看着这批三条家献上的刀剑。
  
  
  
  
  
  
  
  花纹有些莫名的熟悉,源义经浏览着刀架上一柄柄的短刀,眼神突然停留在……最上面的一柄。
  
  
  
  
  
  
  这、这是!和当初今剑腰间的短刀一模一样。
  
  
  
  
  
  
  源义经取下这柄短刀,强装平静来掩饰手在激动中的微微颤抖,他沉声问旁边三条刀派的管事:“这柄短刀……叫什么?”
  
  
  
  
  
  “殿下,这柄刀剑乃家主大人所锻,其名为
  
  
  
  
  
  
  ——今剑。”
  
  
  
  
  
 
  
  
  
  
  长宽二年,传言某夜牛若偷溜出寺,于僧方谷会“乌天狗”,后牛若辄夜遁至日处学艺。住持东光坊某日见牛若但夜遁习艺,且起名为“遮那王”,命牛若静学,忘俗。
  
  
  
  
  仁安四年,遮那王时年十一,于回寺之路途径经五条大桥之际,遇武藏坊弁庆,弁庆时在其地为“刀狩”岂料遮那王武艺高强,身轻如燕,弁庆虽然武勇纵横,却处处受制,攻而屡挫。自是弁庆乃从遮那王左右,为他日遮那王至亲之臣一。


三日月宗近:【突然异地恋】
莺丸:【锅从天上来】

PS:古文根据源义经百度百科瞎诌的!写起来真鸡儿爽……【滑稽.jp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05)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