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在意这些细节_81【兼莺】

  “接下来,我要宣布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请大家用严肃的心态,来看待这个问题。”禅城表情十分悲痛。
  
  
  
  “因为到了考试季,所以我要去时钟塔参加期末考试。”说到这里,禅城叹了口气:“大概要呆不短的时间,毕竟挂科后的补考还要在正式考试后的一周才能进行。”
  
  
  
  对自己十分有B数的禅城十分光棍的给自己的行程里加上了补考。
  
  
  
  “所以——在我补考的这段时间里,你们务必照顾好自己,不要为我的考试所担心。”
  
  
  
  听着禅城的话,许多刀剑付丧神们都因为禅城的考试而沉痛的低下了头,有些刀剑付丧神,甚至还笑出了声。
  
  
  于是,禅城就这样离开了本丸,挥一挥衣袖,只带走一份准考证和答题卡。
  
  
  
  ……
  
  
  
  “嗯,然后就自由了!”
  
  
  
  莺丸今天罕见的没有坐在庭院走廊里喝茶,而是待在寝室,带着宠溺的眼神看着内番期间偷偷溜到自己寝室的和泉守兼定。
  
  
  
  
  “自从今剑那家伙提出了个不知道什么鬼的出阵编队计划,我都好久没有见到莺丸先生了……”和泉守兼定在莺丸的面前从来没有丝毫顾忌,直接往后一仰,平躺在莺丸的面前。
  
  
  
  看到因为猛然躺下而弄乱衣服的兼桑,莺丸蹲下,轻轻的把和泉守兼定的衣领往上拉了拉,盖住了颈部露出的锁骨。
  
  
  
  “……是这样呢,感觉许久没有和兼桑见面了。”莺丸声音轻轻的,看着兼桑的眼神里全是笑意,“那么,今天机会难得,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这句话让和泉守兼定愣了一下,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然后猛的坐起来,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莺丸差点被和泉守兼定给撞倒,等回过神来眼前就是兼桑那放大的脸,“要不然,我们试试做奶茶吧?”
  
  
  
  “奶茶,听名字大概是一道甜品罢?”
  
  
  
  “昨天我做近侍的时候,禅城大人叫来外卖,请我喝了一杯叫做【答案奶茶】的东西。”和泉守兼定摸着下巴回忆道:
  
  
  
  “据说是可以回答心中问题的奶茶,嗯……应该是的。”
  
  
  
  
  说到这里,和泉守兼定诡异的哽了一下,突然压低了声音,在莺丸耳边说着。
  
  
  
  
  
  “总之,禅城大人把这杯奶茶放在试卷上,双手合十祈祷了什么之后,打开了奶茶。”和泉守兼定表情有些凝重。
  
  
  
  莺丸点点头:“那么,接下来呢?”
  
  
  
  “然后她就在行程里加上了补考的时间。”
  
  
  
  
  莺丸:“……”
  
  
  
  “不过话说回来,奶茶确实味道一级棒。”和泉守兼定挠了挠头:“所以也想让莺丸也尝一下。”
  
  
  
  
  莺丸蜜瓜色眼神中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好,不过至于做法,就要兼桑,来指挥了。”
  
  
  
  ……
  
  
  
  “好厉害……居然有小电锅。”
  
  
  
  和泉守兼定有些惊叹的看着莺丸从山伏国广那里借来的小锅感叹道,莺丸点点头,耐心的给和泉守解释,“因为……烛台切君的缘故,不少刀剑男士们都自己偷偷开小灶。”
  
  
  
  “而且……这是鲶尾上网的时候搜索‘寝室必备’的时候,搜索到的,所以每个寝室都有,似乎也不那么稀奇了。”
  
  
  和泉守兼定点点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袋鲜牛奶,“问了一圈,最后还是在烛台切光忠那里找到了纯牛奶……然后被他拉住盘问了一通,然后他说等有时间也要给我们做更帅气的奶茶……”
  
  
  
  
  饶是莺丸,听到了这番话也面色一黑,“去问过粟田口寝室了吗?我记得鸣狐好像每天都给他们家的短刀胁差买牛奶。”
  
  
  
  和泉守兼定叹气,“问过了,他们订的全是齁甜齁甜的调味牛奶……骨喰告诉我说,是为了吃烛台切配置的早饭时,下饭用的。”
  
  
  
  
  莺丸愕然了一下,随即笑的不能自已,平静了一会儿后,他从自己的柜子里掏出了两包未开封的红茶茶包:“这是清光买给三日月殿的,后来他给我了两包,我一直没机会喝,就放在柜子里,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把两包红茶放进小电锅,和泉守兼定小心翼翼的把纯牛奶倒进了锅子,不一会牛奶混合着红茶的香味就从小奶锅里传了出来,纯白的牛奶,也渐渐染上了茶的颜色。
  
  
  
  看着开始冒小泡泡的锅子,和泉守兼定拿起搅拌的小汤勺,从边上舀了一点,送到嘴边尝了尝,牛奶很热,把和泉守兼定给烫的直喘气,不过他的眼睛却亮了起来。
  
  
  
  “好厉害……真的是一样的味道,而且还没有那么甜!”
  
  
  说完,他连忙使劲吹了吹汤勺里剩下的牛奶,终于把它吹凉了之后,转了一个刚刚嘴巴没有碰到的边,小心翼翼的送到莺丸嘴边。
  
  
  
  “试试看,真的是很特别的味道。”
  
  
  莺丸点了点头,却像是没有明白似的,特意转了转身子,到了刚刚和泉守兼定喝过的那边咬住勺子,慢慢把勺子里的奶茶喝光,“嗯,确实是非常奇异的味道呢,确实不错。”
  
  
  
  有些无措的抽回勺子,和泉守兼定有些慌乱的不敢对视莺丸的眼睛,正巧,这一锅热奶茶也要煮开了,终于歇了继续捉摸和泉守兼定的莺丸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茶杯,把奶茶倒了进去。
  
  
  
  
  牛奶被红茶染上了漂亮的颜色,在杯子里缓慢的旋转。
  
  
  
  “等一下……先不着急喝,对吗?”莺丸看见和泉守兼定拿起杯子,笑着提议了一下。
  
  
  
  和泉守兼定一愣,随后问出了一个傻乎乎的问题:“那要干什么……干杯么?”
  
  
  
  “刚刚不是说过,需要向这杯奶茶题问吗?”
  
  
  
  “不是啦莺丸,那是商店里专卖的【答案奶茶】才特有的,咱们只是普通的煮一杯奶茶而已,不用……”
  
  
  
  话还没说完,和泉守兼定就看到莺丸已经放下了杯子,双手合十,对着奶茶闭上了眼睛。
  
  
  
  长长的睫毛阴影显得格外温柔,刚刚和和泉守兼定说话时残留的笑意还没有消失,柔和而美丽的侧脸让和泉守兼定一句话也说不出。
  
  
  与其说他在提问……更不如说他是在虔诚的祈祷。
  
  
  和泉守兼定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神灵们都喜欢用这种姿势,让信徒们祈祷。
  
  
  
  “可是咱们是普通的玻璃杯,上面可没有店家印的答案啊……”和泉守兼定结结巴巴的补充。
  
  
  
  
  莺丸睁开眼睛,看尽了时光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和泉守兼定他的答案。
  
  
  
  “嗯,不需要答案呦,因为啊……”莺丸没有说下去,而是端起来了装着浅褐色奶茶的玻璃杯,小口小口的喝着。
  
  
  
  不仅是牛奶染上了茶的颜色,茶……合何尝没有被牛奶柔和了本身的味道呢?
  
  
  答案,早已了然于心。
  
  
  
  
  
  
  
  ——彩蛋——
  
  
  “呐莺丸殿,要给大包平殿来一份吗?”
  
  
  
  “不用了,不是烛台切光忠要做吗,让他喝那个就足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100)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