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综刀舞】不要在意这些细节_84 粽子祭

  
  “宗三哥,我总觉得……江雪殿怕不是没喝化学物X。”小夜左文字稍稍趴在了宗三左文字的耳边。
  
  
  
  左文字兄弟中,小夜和宗三一起开了一个鲜花摊位,都是那种连盆带土的盆栽,相比于其他店铺的火爆,他们算比较清闲的了,当然,至于回本什么的也是绝对没有问题。
  
  
  
  而自家的大哥……江雪左文字则是开了一个手作泥人店,而里面卖的东西……
  
  
  
  “请问……这是什么泥人啊,看起来像是、像是骨喰?”一个审神者站在江雪的摊位前,迟疑的问道。
  
  
  
  江雪左文字点点头:“是的,这是捏的骨喰藤四郎拿着手机直播的场景,体现了本丸里现代化与时代的碰撞的真实情景。”
  
  
  
  “……这样啊。”这个男婶擦了擦汗,然后又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泥人,惊悚道:“这捏的是万叶樱把……等等,为什么万叶樱的树丛里有一双腿?”
  
  
  
  
  
  话音刚落,所有围观人员都向着这个泥塑看去,果然在这个开满粉色樱花的万叶樱泥塑中,发现了当啷着的两条大腿。
  
  
  
  吃瓜群众:Σ(ŎдŎ|||)ノノ
  
  
  这捏的是有人想不开在万叶樱上了断此生了吗?这尼玛好传神啊,放到世面上绝对是都市传说级别的了吧!
  
  
  
  “莫慌。”江雪左文字淡然的声音传来:“这是刻画了万叶樱上长出日本号时,生动形象的场景,表达了本丸田当番劳动人民对于丰收的期待,是硕果累累、丰收的吉祥象征。”
  
  
  ……我们特么信了你的邪!
  
  
  
  “那么这个呢,看起来有点像咪酱……”
  
  
  
  “是的。”江雪左文字颔首,“这是捏了烛台切光忠在杀猪时候的场景,你手里的那个糖醋里脊的肉粽,就是用的这头猪的里脊。”
  
  
  
  话锋一转,他又拿出了一个泥塑:“这和刚才那个是一套的,名字叫【大俱利伽罗正在煮鸡蛋】……没错,红糖溏心蛋粽子就是这么来的。”
  
  
  
  那位嚼着糖醋里脊粽的浦岛虎彻和拿着溏心蛋粽的骚速剑顿时停下了咀嚼……一种莫名的使命感纷纷袭上了他们的心头。
  
  
  
  这和小学生们去参观盒饭加工厂时的心情,是一样一样的。
  
  
  
  “啊……这个捏的是一期一振吧?它怎么倒了?我来把他扶起来……”一名围观的鲶尾拿起旁边的一期一振泥塑,正要扶起来,却被江雪左文字阻止了。
  
  
  
  “不必,这本来就是这样摆放的。”说着,他又拿出了一个摆出战斗姿势的鸣狐,放在了一起,在众人懵逼的眼神中,缓缓解释,“这个组合叫做【爱的教育】,体现了长辈对年纪老大了却依然不争气的晚辈的谆谆教导……”
  
  
  
  
  对面的花铺里,宗三左文字看着这个场景久久无语,半晌,才语气虚弱的问道:“小夜……谁教给他这么做的?”
  
  
  
  “禅城大人说,隔壁宗主国传统民间庙会里,泥人要贴近民间百姓的生活,体现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平淡而普通的场景……”
  
  
  
  宗三左文字抬手,“不要再说下去了。”他露出了一个美丽中透露着疲惫的笑容。
  
  
  
  “其实,当年唤醒江雪左文字的时候,化学物x……用了两瓶。”
  
  
  
  
  ……
  
  话说起来……
  
  
  
  选择卖旧货的不止一期一振一个。
  
  
  
  禅城的鹤丸国永光收拾摊位棚子就收拾了很久——在地上铺了纯白色的摊子,把商品类目用整齐娟秀的字工整的抄在白纸上,然后再把商品一样样摆整齐,按照“大、中、小”纵向排列,然后再按照颜色横向排列,让琳琅满目的摊位看起来井然有序,也能从中看出摊主的严谨和认真。
  
  
  
  
  最后,再把纯白的自己放在旁边,就大功告成了。
  
  
  
  
  洁洁白白的帐篷、洁洁白白摊位、洁洁白白的商品,再加上——乖巧跪坐在一边,看起来温驯无比的洁洁白白的鹤丸国永——
  
  
  
  莫名养眼。
  
  
  
  
  绝对不会有人认出来他是叱咤合战场赫赫有名的“红鹤”的。
  
  
  
  
  “终于找到了……这可是攻略上说的每逢节日祭必逛的鹤丸国永摊位啊!”一位看起来新上任的审神者看到红鹤的摊位,有点小兴奋。
  
  
  
  
  摊位上的鹤丸国永抬头,看见的是和自家审神者一般大的小姑娘,顿时冷漠的气场就软和了下来,看着穿着粉红色和服头上带着樱花发卡的审神者,他嘴角弯弯,“有什么看中的吗?第一位顾客……半价。”
  
  
  
  
  这些商品是鹤丸国永曾经把玩过的整蛊玩具,虽然曾经他特别迷恋这些东西,不过现在看来,留着这些东西,还不如用它们换些纸和书比较实在。
  
  
  
  不过显然,蹲在他摊位前面挑选已久的女孩显然对这些并不感兴趣,红鹤盯着她一会,突然站起来,把她给吓了一跳。
  
  
  
  “这里……还有一些,看看你喜不喜欢。”女婶有些呆愣着看着鹤丸国永拖出一个看起来是非卖品的箱子,打开,里面是排列整齐的手抄本,还散发着淡淡的墨香,封面是纯白色的,中间写着誊抄内容的书名,佛经、诗集、志怪、文言小说等等应有尽有。
  
  
  
  而在白色封面的下角,一个方方正正的印记犹如血红色丹顶鹤在书页上展翅而舞。
  
  
  
  鹤丸国永刚打开箱子,就发现旁边挑选的女婶和围观群众哗啦一下子全都围上来了,开始……哄抢。
  
  
  
  红鹤皱眉:“停下来,这是非卖品。”
  
  
  
  “请这位鹤先生务必卖给在下。”一位烛台切光忠拿着一本佛经,表情十分梦幻,“我要拿去给我家的鹤先生看,让他每天早上朗读半小时。”
  
  
  
  “对!看看人家的鹤丸殿,再看看自家的!唉……”
  
  
  
  “我家本丸的歌仙和珠子都不能写的比这个更好了……我要随身带着这本《震川文集》”
  
  
  
  鹤丸国永叹了口气,无奈的又坐回了毯子上,罢了,既然是买给他们本丸的鹤丸国永的话,他也就不再坚持了。
  
  
  
  手抄本很快被抢光,红鹤看着空空如也的箱子有些怅然若失,虽然已经收了2500甲洲金一本的高价,但是他转头看了看摆在摊位上的整蛊玩具,有些无奈的皱眉。
 
  
  
  
  “诶,这些都是珍藏版、绝版的东西了。”一位鹤丸国永路过红鹤的摊位,看到摊位上无人问津的整蛊玩具,如获至宝。
  
  
  
  索性,他也不顾地上脏,直接垫着白衣服蹲在地上,一件一件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我说,这位大佬你可真舍得啊,当初集这些东西的时候费了不少心吧?”
  
  
  
  “嗯,大概吧。”红鹤看着低头挑选的鹤丸国永,对着刚刚的问题抛出来了一个敷衍的答案,此时此刻,他突然失去了想要继续卖东西的耐心,“要多少?你要不然都买走吧。”红鹤突然问。
  
  
  
  
  
  “你这么问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摸了摸兜,“我全身上下可只有4000甲洲金,可是超穷的啊。”
  
  
  
  
  “足够了。”红鹤摆摆手,他卖手抄本赚的钱足够回整个本丸租帐篷的本钱了,他现在一眼都不想看到摊位上这些玩意儿,哪怕他自己的记忆告诉他,当年他有多么珍惜这些东西。
  
  
  
  大概是疲于回忆起,当年那个和他一起挑选、回现世给他一件件捎带这些东西的那个人吧。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116)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