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贺文】《对付渣婶——100个你想不到的办法》的正确写作方式

 PS:借用写贺文的机会来一发《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的番外~


 “《对付渣婶——100个你想不到的办法》No.411本丸歌仙兼定新书预定啦!”
  
  


  “专业抗争渣婶15年!史诗级渣婶斗争革命家No.411歌仙兼定携新书重磅回归!”
  


  
  “100个你绝对想不到的对抗渣婶的办法!你绝对想不到!想不到!”
  
  


  
  
  歌仙兼定憋的满脸通红,他挣扎开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光忠的阻拦,几步上前,飞起一脚把广告宣传牌踹翻。
  
  


  
  
  “我也想不到!”
  
  
  


  ……
  


  
  No.411本丸。
  
  


  
  几乎本丸绝大部分的刀剑男士们都坐在了会议室里,都低头不语,而中间的当事刃歌仙兼定则情绪十分激动。
  
  
  


  
  
  歌仙兼定转身冲着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吼道:“我什么时候有说要写过这种东西!什么时候!!”
  
  
  


  “嘛,请先冷静下来……”烛台切光忠对歌仙兼定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咱们再一起商量……”
  
  


  
  日本号盘腿坐在会议厅,拿出酒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碗,才缓缓道:“确认了吗,什么时候交稿?”说着,他把碗举到嘴边,慢慢品味起来。
  
  


  
  “明天。”
  
  
  


  “噗——!!!”
  
  
  


  日本号顾不得擦嘴:“那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回去通宵赶?”
  
  
  



  众人都默不作声,鲶尾藤四郎叹了口气,皱着眉叹气,“虽然咱们曾经是黑暗本丸里的刀剑男士,可是现如今咱们都被抹去当时的记忆了啊,而且咱们现在的审神者禅城大人也没那么渣……”
  
  


  
  “这样确实很难办。”药研藤四郎摸摸下巴,“据我所知,曾经的歌仙兼定确实在前任渣婶在任的时候写过不少东西……这样吧,你们看我们一起编出来怎么样?”
  
  


  
  
  “你是说……虚构出来?”三日月宗近点点头:“嗯,确实是个好办法呐。”
  
  


  
  所有在场的刀剑付丧神们都陷入了沉默,开始思考,如何虚构出……一个渣婶。
  


  
  
  “首先……设定是一位女性吧?”大和守安定率先出声,看到众人没有反对,又继续试探的说,“头发是……长发,然后是马尾辫?”
  


  
  
  “还有……经常喜欢玩失踪?”堀川国广弱弱的插了一句。
  
  
  


  “最后……身高一米九?”浦岛虎彻说完,就发现全体都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他,吓得他连忙摆手,“啊那个……虚构都是来源于生活的嘛,来源生活!”
  


  
  
  这分明就是自家阿路基禅城的人设啊!
  
  


  
  石切丸擦擦汗:“不行啊,这和禅城大人太像了,得加一点禅城大人所没有的特点才可以。”
  
  
  


  确实,太像自家阿路基确实不太地道,山伏国广点点头说:“那么,加上所有渣婶共用的特征,喜欢晚上和刀剑付丧神寝当番如何?”
  
  
  


  这下几乎所有人都赞成,寝当番什么的,确实是刀剑付丧神们特别忌讳的,有了这个特点,一般都是渣婶无疑——
  
  


  
  
  
  “喂,我说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都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吗?”长曾祢虎彻披散着长发,穿着和自家审神者同款的小草莓睡裙就过来了,本来想拿着杯子来大厅接杯水,却被满屋子的人给吓了一大跳。
  
  
  
  
  
  
  坐在门口的陆奥守吉行突然愣了一下,扭头问:“等一下,你现在……是和禅城大人睡在一起吗?”
  
  
  
  长曾祢虎彻——本丸的一大特色,审神者禅城唤醒它的时候正值灵力紊乱,匆忙之下,性转版的长曾祢虎彻♀——就这样诞生了。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虎彻小姐姐白了他一眼:“不和阿路基一起睡——难道和你吗,嗯?”
  
  


  
  陆奥守吉行给吓得差点跳起来,疯狂摆手。
  
  


  
  长曾祢虎彻呵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本丸继续鸦雀无声,半晌才有人干涩的说:“这……算和自己的刀剑付丧神睡觉吗?”
  
  



  
  
  “大、大概算吧?”
  


  
  
  莺丸直接就摇头:“看起来这个决议要被否定了,不如——再让我们来个新的构思?”
  
  


  
  
  “那好吧,这次——先是一位男性?”大和守安定拍拍胸口,性别不同的话大概就没有问题了。
  
  


  
  “那么长相,男性渣婶的长相……”萤丸环顾四周,突然指了指在他背后昏昏欲睡的明石国行:“大概长的和明石很像吧?”
  
  
  
  
  
  
  
  
  
  
  
  日本号接着说:“既然是男性,那么成为渣婶的原因可能是……让我想想,在现世里被青梅竹马的未婚妻退婚如何?”
  
  
  
  
  
  
  
  
  
  
  
  
  “然后被亲人和家族放弃,还是个社障?”同田贯正国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大俱利伽罗,补充说。
  
  
  
  
  
  
  
  “身材高大,而且有可能会喜欢神道?”石切丸补充。
  
  
  
  
  
   
  
  
  烛台切光忠也举手:“既然身材高大的话,那么一定喜欢吃料理,说不定也会做一手美食?”
  
  


  
  “比如会像人/妻一样做曲奇和蛋挞!”包丁藤四郎欢呼。
  
  
  


  会议室里的气氛变的欢快起来,直到歌仙兼定黑着脸敲了敲桌子,才让他们停了下来,“等下,你们不觉得……这个渣婶的人设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吗?”
  
  




  
  “确实有点……不过莫名感觉会非常畅销的样子啊。”一期一振挠了挠头,他的话让周围不少刀剑男士点头,“就是啊,要不……你就这样写吧?”
  
  
  



  被这样一说,歌仙兼定也有些意动,可还是有些挣扎的说道,“可是会不会跑题——”
  
  


  
  推门猛的被推开,打断了歌仙的话。
  


  
  
  鸣狐纤细却挺拔的身姿站在门外被夜色中柔和的月光笼罩成了好看的剪影,他皱起眉头,毫无情感的的语气里带了些不满。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他扭头看了眼夜色,眉头更皱:“这么晚了,一期一振你还不带短刀胁差们回去睡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期一振慌忙解释:“呃,小叔叔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帮歌仙先生赶稿,比如我们刚刚设定了一个渣婶的形象。”
  


  
  
  “嗯,什么渣婶?”鸣狐继续皱眉看着一期一振。
  
  


  
  “就是一个,高个子男性,有点社障不太爱说话,喜欢神道和烹饪,尤其喜欢做曲奇和蛋挞,这就是渣婶的人设……”一期一振声音越来越小,因为此时鸣狐的表情越发……可怕。
  




  
  
  同时,屋内其他几位刀剑男士的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比如三日月、浦岛、五虎退以及鹤丸国永。
  
  
  


  
  
  “你知道……你说的这些代表什么吗?”鸣狐慢慢的朝着一期一振走近,而一期渐渐被鸣狐的影子笼罩,他有些失措的摇头。
  
  
  
  
  


  
  掰了掰手指,鸣狐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一期一振,“你知道吗?”
  
  
  


  
  
  “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
  
  


  
  
  “刚刚……都记下来了吗?”江雪左文字有些僵硬的扭头,对着歌仙兼定问道。
  
  
  
  
  
  
  歌仙兼定擦了擦汗“……都记下来了。”
  
  
  
  
  
  “呃,你看看,有100式了吗?”同田贯正国捂着嘴巴,同样小声问歌仙兼定。
  
  
  
  
  
  
  “嗯……招数都不止100式了。”歌仙兼定叹了口气,看着眼前被小叔叔揍成马赛克的一期一振,感叹到。
  
  
  
  
  
  “如果早想到这个办法就好了,根本不用浪费这些时间……好吧,就是苦了一期殿了。”
  
  
  
  
  
  “哈哈哈,能赶稿完成就已经很好了。”三日月宗近笑了,然后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地上的一期一振,“剩下的……嘛。”
  
  
  
  
  
  “还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吧。”
  





PS: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第一个渣婶提议对应的是禅城,第二个其实打算对应的是列宿来着……但是一期一振对着鸣狐说的时候省略太多,这些特点就更像是、更像是某位其他婶了,所以听到一期一振的叙述,那些有前任婶记忆的刀剑们都表情微妙2333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26)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