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烛台切×婶』葡萄皮生命的最后五小时(下)

(●'◡'●)ノ❤bg√
(●'◡'●)ノ❤爆笑预警,请不要喝水√

……
  
  
  无论是自己抱住树干滑下来,还是被三名枪叠罗汉踩着岩融从树上用枪尖给挑下来,总之,烛台切光忠和自家审神者已经办完手续,站在时之政府的安检门口了。      

  
  
  
  
  
  
  一阵熟悉的心悸袭来,她皱着眉头,撒腿就往门口垃圾桶方向跑去,只可惜她还没有跑到门口,就在大厅里憋不住,吐了一地。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汇集在了她的身上,议论声也渐渐响起。      

  
  
  
  
  “这么多葡萄皮啊。”一个高个子的女审神者跟同伴窃窃私语:“这是一口气吃了多少葡萄才能吐出这么多葡萄皮啊,是因为安检去现世不让带葡萄,所以在门口都吃了吗?”     
  
  
  
  “我觉得很有可能。”旁边的一个男审神者推了推眼镜,分析道:“上次不是有一个报道说,一个审神者在安检门口生吞了3斤陆奥守吉行带给他的烤地瓜么?”      
“有一次我还亲眼看到,一个审神者在安检门口,一口气喝完五斤小云雀马奶。”      
  
  
  
  
  
  “还是这个强,不过,为什么在我的本丸里,小云雀是匹公马?好像不能产奶的吧?”    
  
  
  
  
  
  “谁知道呢,据他本人说,那是他家三日月宗近第一次挤马奶,废了老半天的劲儿,才挤出了特别腥的小半桶……”        
审神者听到这里,差点被葡萄皮噎死过去。    

  
  
  
  不愧是真爱,三日月宗近他挤什么,他们家审神者就敢喝什么。    

  
  
  
  
  这时候,前面的队伍慢慢变短,终于叫号叫到了他们。烛台切光忠和审神者连忙拿着行李去过安检,因为时间匆忙,他们可以说是轻装上阵,很快就检查过关了。      

  
  
  
  
  
  “请、请等一下。”审神者的包带被拉住,她回头一看,发现被刚才安检的小姐姐拉住了,此时正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葡萄是可以从本丸带到现世的,所有水果都是可以的。”安检小姐姐细心的跟审神者和烛台切光忠科普,在审神者刚准备有些尴尬的道谢时,就听到她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锅,我们时之政府是不背的。”    

  
  
  
  
  审神者的脸色刹那间黑如锅底。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审神者扯着烛台切光忠扭头就走,而安检处的尽头,属于现世的阳光越来越近了……      

  
  
  
  
  【倒计时:3小时】 
  
  
  
  
  
  一进入到了现世,烛台切光忠和审神者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维修公司。    
  
  
  
  
  
  “请告诉我们上个月1日,被派往山城区进行维修工作的工人。”烛台切光忠因为一路的疾驰赶来,脸色发红,还有些气喘吁吁,他一边说着一遍解开了被领带束缚的衣领。    

  
  
  
  
  
  前台工作人员有些警惕的看着烛台切光忠,非常怀疑他是因为维修质量不好而来搞事情的,随即开始公式化的开口:“抱歉先生,我们派去维修的都是临时工……”    
“我们不是来投诉的。”跑的慢的审神者终于赶到,她几乎整个人都累趴在了大理石的台面上:“我们只是……之前的配件我们想要留下备份,所以想要咨询下之前负责我们的修理工。”    
  
  
  
  
  
  “好的,这就为您查找。”前台松了一口气,不是来闹事就好,毕竟刚刚开口说话的那位戴眼罩的男士根本不像是来咨询的,反而更像是发现女朋友出轨,而来捉奸的。    

  
  
  
  
  前台接待一边暗暗思索,一边用电脑查找记录,不过当她看到结果的时候,却愣住了。    
  
  
  
  
  “不好意思,上个月派去山城国的四个维修工,全都辞职了。”    

  
  
  
  审神者和烛台切光忠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扭过头瞪着前台接待:“全都辞职了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前台接待把电脑屏幕转过来,对着审神者和烛台切光忠,解说道:“许默,白启,周琪洛和李择言四位水管工被派到山城国之后,纷纷辞职。”        

  
  
  
  她指着第一个说:“这位叫许默的水管工在工作期间一直努力自学,最终考上了成人高考,去上大学了。”    

  
  
  
  
  “而这位叫做白启的水管工见义勇为,所以被特招,成为了特警。”前台接待说到这里后,接下来语气一转:“接下来的两个人的经历,才是最匪夷所思的。”    

  
  
  
  
  “周琪洛是勤工俭学所以才来的,然后有一次被安排在了星探的家里维修水管,就被那个星探一眼看中了,据说现在已经成了小明星了。”    

  
  
  
  
  “最后一个,李择言……”前台压低了声音:“这是我们主公司过来微服私访的老总,和真的水管工一样认认真真的干了一个月,到最后才公布了身份。”    

  
  
  
  厉害了,我的老总。    

  
  
  
  
  还有,这年头水管工都这么帅了吗?烛台切光忠看着屏幕上四个人的证件照,然后指着他们问自家审神者:“说,是哪一个?”    

  
  
  
  “呃,我觉得周琪洛比较帅……诶痛痛痛痛痛!”审神者捂住头上被烛台切光忠敲的爆栗,委屈的看着他。    

  
  
  
  
  
  烛台切光忠表情严厉,不过唯一露出的眼睛里却是深深的无奈:“我在让你找当初的人是谁。”说到这里,他的眉头有些恼火的挑起来:“不是让你挑哪个好看!”    

  
  
  
  
  “哦……”她仔细看着屏幕,皱眉道:“虽然照片里都没有大背头,但是最后一个比较像。”她指了指李择言。    

  
  
  
  
  是那个老总!    

  
  
  
  
  
  这才像话么,被老总带帽子,起码比被一个水管工要让人心理安慰的多。    
烛台切光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问前台:“请问如何能联系到你们的老总,需要预约么?”    

  
  
  
  
  “抱歉,因为我们的总裁实在是太忙了,所以私人预约是不会接见的。”前台解释道,不过她语气轻了一分,接着说:“你们不如去城市里漫步一下试试,没准会遇到在街头闲逛的老总。”    
  
  
  
  厉害了,老总!    

  
  
  
  
  烛台切光忠已经不想再吐槽为什么一个在工作上忙成狗的总裁会有时间在街头溜达,他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跟他们建议的一样,去碰碰运气了。      

  
  
  
  
  【倒计时:2小时20分钟】      

  
  
  
  
  烛台切光忠直到带着自家审神者冲出来,在街头走了许久之后,才发现自己依然拉着她的手,这个发现让他瞬间窘迫起来,动作也开始僵硬。    

  
  
  
  
  偷偷回过头,烛台切光忠发现自家的审神者丝毫没有怪罪于他的意思,同样的,她也没有找人时应该有的焦急。      

  
  
  
  
  “不用这么着急啦。”审神者摆摆手:“这么大的城市,找不到的。”她的表情意外的轻松,丝毫不像是绝症终末期该有的样子。      

  
  
  
  
  这个说法显然超出了烛台切光忠的预期,让他有些惴惴不安起来,他想要安慰些什么,她却伸出手指,轻轻按在了他的唇上,让烛台切光忠把一肚子的话,都憋在了心口。    

  
  
  
  
  然后被她牵住手,在恋雨市的街头游荡。    

  
  
  
  
  “说起来,烛台切你这是第一次在现实闲逛吧?”审神者微微仰头,语气中带着慵懒的笑意,刺目的让烛台切光忠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他第一次发现,俯视她的时候,自己的脖颈是非常舒服的下垂的,而看到她的角度,也是最美的。    

  
  
  
  
  真是完美的身高差。    

  
  
  “你有在听么?”烛台切光忠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审神者在等他的回答,已经等了很久了。    

  
  
  
  
  一瞬间的慌张,烛台切光忠刚刚走神的时候并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但是看着她有些期待的眼神,下意识的有些僵硬的点点头。    

  
  
  
  
  她却有些诧异的笑了起来:“我以为你不会同意呢。”她甚至高兴的转了一个圈,这不禁让烛台切光忠更为疑惑,她刚刚提出了什么问题。          

  
  
  
  
  【倒计时:1小时】      

  
  
  
  
  他们足足逛了有一个小时,牵着手,从城市的这头到那头,而且,并无任何交流。    

  
  
  
  不过这安静的时间,并不让人感觉到尴尬。因为早已熟悉了对方的陪伴,即使是沉默,也都彼此默契到会感觉到对方萦绕的温暖的鼻息。    

  
  
  
  
  前面就是城市尽头的江水了,烛台切光忠感觉一角被轻轻拉扯,他侧头一看,她笑的像是诡计得逞的小狐狸。    

  
  
  
  “现在可以把眼罩摘下来,让我看看了吧?”她说:“你可是刚刚答应我的!”    

  
  
  
  
  “等等,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这么不帅气的条件……”烛台切光忠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之前走神的时候,自家审神者问的到底是什么了。    

  
  
  
  
  不过烛台切光忠只是犹豫了一秒钟,还是叹了口气,开始解开系在头上的眼罩带子。    
  
  
  
  
  “既然主人这样要求……”烛台切光忠解开了最后的一个结:“主人可要做好准备……这样就不能保持帅气了啊。”语气勉强维持了平静,不过这平静下隐藏的忐忑,谁都能听得出来。      
  
  
  
  
  
  被封藏在黑色眼罩下的眼睛还无法适应阳光的刺激,似乎看什么东西都带着一层柔和的光晕,烛台切光忠略微有些瑟缩的摸了摸眼角烧伤的瘢痕,然后看向了审神者的方向——会被她嫌弃么?    

  
  
  
  
  然后只看到了背影。    

  
  
  
  
  
  “呕——”审神者只看到了烛台切光忠摘眼罩的动作,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脸,就被一阵强烈的呕吐感击溃,无力的撑住膝盖在桥上吐了一地的葡萄皮。    

  
  
  
  
  看情况……大概算是被嫌弃了吧。    

  
  
  
  
  烛台切光忠也顾不得什么了,他扶住自家直不起腰的审神者,从桥面的位置移动到了桥边,让她吐在江水里,他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吐出的花瓣状葡萄皮溯游飘远,居然莫名带上了一丝葬花的悲戚,他有些走神的目光追随着江水,慢慢落在了桥的那一头……    

  
  
  
  
  那个人影……是那个李总!    

  
  
  
  
  桥那头,刚刚在维修处系统里的四号水管工“微服私访老总下基层”的李择言李总,居然出现在了那里!烛台切光忠脑子一热,扔下正在呕吐的审神者,就冲他狂奔而去。    

  
  
  
  
  所以,当审神者吐完葡萄皮,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被拉长影子的烛台切光忠,在夕阳下奔跑的背影,以及被自己刚刚吐在桥上的葡萄皮滑了一个趔趄,最后一头扎进了桥下的江水中。    

  
  
  
  
  
  审神者震惊了,李总震惊了,行人也震惊了。    

  
  
  
  
  “怎么办?”路过的一个女制片人有些紧张的看着刚才的一幕,然后吩咐身边的保镖:“泰森娜,快去救人!”      

  
  
  
  
  “先救哪个?刚刚他女朋友也跟着跳下去了。”女保镖指着水面,上面飘散着……两圈涟漪。    
  
  
  
        

  【倒计时:10分钟】      
  
  
  

  
  
  自己随地乱吐的葡萄皮,对生态环境和社会的危害自己哭着也要承担。    

  
  
  
  审神者没有任何游泳的经验,唯一接触过的游泳科普就是幼稚园里学过的《小马过河》,不过,此时此刻的情景,和小马过河的情节是如此的相似。    

  
  
  
  为什么水才淹没到烛台切光忠的膝盖位置,但是却淹没过了她的脖子?莫非,刀剑付丧神和胖大海是一个属性,遇到水就会变大?    

  
  
  
  
  “站起来!”审神者听到烛台切光忠的声音后一愣,然后手下意识的一撑,从河底站了起来。    
  
  
  
  
  水果然才到小腿,她看了看自己全是淤泥的裤子,然后仰头,看到了烛台切光忠的侧脸。      
  
  
  
  
  水珠从额头处的发际蜿蜒而下,流淌过饱含沧桑感的眼角处的伤痕,最后在面颊处折射着阳光一闪而过,就如同他同样被水浸湿的发梢处的水滴,都同样闪着星光,他有些懊恼的伸出手,手指深深插入头皮,然后性感的捋直到了脑后。    

  
  
  
  
  
  此时此刻,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吹拂过鱼鳞状波浪细碎的泛着一切美好的映像,仿佛每一个小波浪映射出的都是他此时被揉碎的影子。      

  
  
  
  那个在她的战旗下冲锋嘶吼的勇士,那个为她献出勇气、荣耀、鲜血的战士,此时卸去了一切的铅华,毫无设防的对着她袒露出自己的另一面,      

  
  
  
  
  
  而唯一不变的是,他永远是她的堡垒。     

  
  
  
  
  
  “不管以前是不是——那么,现在是我了么?”烛台切光忠的双目直视着她,当双眼的目光交汇之际,她感觉到了双倍的注视感。        

  
  
  
  她笑了。    

  
  
  
  “对于你喜不喜欢我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有所怀疑的。”    

  
  
  
  甚至不需要用吻来证明,我就是这样相信你,深信不疑。    

  
  
  
  “那可不行。”出乎意料的是,烛台切光忠表情严肃下来:“关于病情的那种事,怎么可以就这样马马虎虎的就结束,一定要按照治疗的流程进行才可以,况且——”    

  
  烛台切光忠原本极靠近她的身子前倾下来,被拨到后面去的额发随着他的低头而一丝丝话落下来,蹭着他们愈发接近的额头,痒痒的。  

  
  
  
  
  “如果到最后也没有一个吻的话……实在是不帅气啊。”  
  
  
  
  

  
  紧接着,她的舌尖触碰到了如同葡萄果肉似的嫩滑触感,然后更加清新的带着一丝玫瑰香气的清爽葡萄味席卷了味蕾。    

  
  
  
  这是她传染了烛台切光忠之后,又瞬间把他治愈好的那一刹那,爆发出带着病态滋味的葡萄香。
  
  
    

  
  
  她从他处获得了治愈,而他亦是如此。    
  
  
  
  

  
  【倒计时:0小时0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72)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