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烛台切×婶』葡萄皮生命的最后五小时(上)

(●'◡'●)ノ❤bg√
(●'◡'●)ノ❤爆笑预警,请不要喝水√

……

         心存旖旎,口吐瑶芳。   
  
   

  
  花吐症大概是世界上最浪漫的绝症了,被感染者会一直携带病毒,一直待到对某人一见钟情时,便会发病,口吐花瓣,直到死亡,唯有所爱之人知晓其意并同样报以爱慕之时,才能痊愈……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这个在印象中遥远如在天际的病症,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就像是告诉她,自己有了喜欢的人一样,令人难以置信。    
哦,对了,她得的还是罕见的“变种花吐症”。    

  
  别人吐花瓣,她吐的……    

  
  
  
  
  是葡萄皮儿。    

  
  
  药研藤四郎蹲在地上,低头看着满地的葡萄皮,用随手捡来的小木棍扒拉了一下,忍不住抬头看着面如金纸的审神者,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不愧是大将,连绝症都生的和人不一样。”    

  
  
  
  被句话气的噎住,审神者伸出手,哆哆嗦嗦的指着药研藤四郎,然后忍不住又是“哇……”的一大口。    

  
  
  
  吐的满地都是水灵灵的新鲜葡萄皮。    
烛台切光忠皱着眉头走到自家审神者的面前,半蹲下身子,抓住她满是虚汗的手掌,直视着她的眼睛里全是无奈:    

  
  
  
  
  “主人,告诉我们,你喜欢上的究竟是谁?”烛台切光忠一向沉稳可靠的脸上罕见的带上了几分焦急,仿佛不是在质问自家审神者到底喜欢上了谁,而活脱脱像是一个务农老爹满脸辛酸的在质问自家黄花大闺女孩子究竟是谁的一样。    

  
  
  烛台切很焦急,而审神者更是着急。    

  
  
  
  “我……我也不知道。”她抬手擦擦嘴巴,和其他患者满口花香不同,她感觉自己嘴里全是酸不拉几甜腻的葡萄味儿。    
不过现在也顾虑不了这么多了。    
药研藤四郎扒拉着地上的葡萄皮,眉头紧锁:“大将应该是上周就出现这个情况了吧?病情居然已经到了中期。”紧接着,他迟疑了几秒之后,紧紧抿住的唇部吐出了剩下的结论。      
  
  
  
  “距离病情恶化到晚期……大概只有五个小时了。”    

  
  
  
  【倒计时:5小时】    

  
  
  
  审神者被这个时间给吓了一跳,再也顾不上其他,拉着烛台切光忠的手,她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他好像是……梳着大背头,穿着深色衣服……”    

  
  
  
  还没等她扒拉着手指头说完,刚刚听说自家审神者得了绝症,就马上赶过来站在人堆后面一脸懵逼的日本号就被推搡到了前面。    

  
  
  
  “是这个大背头么?”烛台切光忠表情阴沉的把日本号拎过来,然后指着他向审神者询问到。    
  
  
  
  这不怪烛台切光忠动作粗鲁,因为此时此刻,不仅仅是他,几乎所有刀剑男士的心情都是复杂而崩溃的。    

  
  
  
  自家审神者,喜欢上了一个大背头。    
而且当所有刀剑男士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马上开始撩自己的刘海。    

  
  
  
  她连忙摇头:“不是日本号,喜欢是不会喜欢上日本号的,这辈子是不会喜欢日本号的。”    
  
  
  
  
  日本号刚被推到自家审神者面前,就收到了拒绝三连,依然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日本号捧着自己碎的稀里哗啦的心懵逼的又被挤下去了。    
事情好像陷入了僵局。    

  
  
  
  
  “这样看来,似乎并不是本丸里的人呢。”烛台切光忠环顾了周围的刀剑乱舞一圈,再三确认了并没有符合特征的家伙,不禁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头。    

  
  
  
  
  一直没有说话的三日月宗近插话:“嗯……最近有什么外人进入本丸么?”    
初始刀山姥切国广皱着眉摇摇头:“没有收到任何外来人员进入的记录。”    

  
  
  
  
  “那个……是有的。”审神者怯生生的开口,在四面八方的目光射向她的时候,她咽了咽口水,继续补充:“最近、最近锻刀室的水管坏了,然后我申请了水管修理工来维修……”    

  
  
  
  
  剩下的话你再也说不下去了。    

  
  
  
  
  气氛顿时又陷入了极度的沉默,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都在心里稍稍的确认了人选。    
  
  
  
  烛台切光忠也是沉默不语。  

  
  
  本来以为,自己一直默默喜欢着的审神者喜欢上了别人的时候,他心想,这有可能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悲伤的事情之一了。  

  
  
  
  然而当他再次意识到,在这个云集了各种美男子的刀剑本丸里,自家审神者却被一个大背头的水管工给撬走的时候,  
这特么绝逼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悲伤的事情了。  

  
  
  
  
  然而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事不宜迟,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去找到那个男人,然后……”  

  
  
  
  然后再想办法让那个水管工爱上自家的审神者,才能彻底治愈病症。  

  
  
  
  
  烛台切光忠实在是说不出上面的话,他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发问:“现在本丸里有时之政府颁发的去现世资格的刀剑男士,也就是我、药研藤四郎和石切丸殿了吧,请问你也一同前去么?”    

  
  
  
  
  
  没错,审神者单独去往现世是有限制的,而且带上刀剑男士时,限制更加严格。    

  
  
  
  
  
  “我就不一同前去了。”石切丸沉默了许久,才淡淡的回答:“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说罢,就用平时冲锋的速度,逃一样的缓慢离开了。    
“所以……他去哪儿买橘子?”鹤丸国永小声自言自语的疑问了一句:“可别是被审神者的急症刺激坏了吧?”    

  
  
  
  
  
  而站在他身边的歌仙兼定听到石切丸这句话后,又看着他那如同父亲般的背影,成功黑了脸。  
  
  
  
  
  
  “我也不去了吧。”药研藤四郎停止了研究那堆葡萄皮,把小树枝扔在地上用鞋子碾碎,低沉的声线让本来就带着些许沮丧的话语更显沉闷:    

  
  
  
  
  
  
  “审神者的病情……大概再过五个小时就会恶化到下一个阶段,每多一个跟随的刀剑男士,审核所浪费的时间就会更多一份,我去反而会不方便。更何况……”    

  
  
  
  
  “我觉得,学医救不了花吐症。”   

  
  
  
  
  审神者已经不想再搭理这两个被文豪附体的家伙了,一阵心悸又迅速袭来,她被突然涌入胸腔的葡萄皮给呛住了,在呕吐的时候打了一个大喷嚏,几片儿葡萄皮调皮的从鼻腔里露出头,带着一缕青黄色的鼻涕一起出来。    

  
  
  
  
  审神者尴尬的期望没有人发现这一幕,抬头,却发现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她。      
  
  
  
  
  
  “算了,就我们两个出发吧。”破罐子破摔的把没有喷出鼻腔的葡萄皮用手指从鼻子里抠出来,在拉住烛台切光忠往外走的时候,顺手抹在了身边穿着紫色衣服的蜻蛉切身上,神不知鬼不觉,转身深藏功与名。  

  
  
  ……        

  
  
  【倒计时:4小时30分钟】  

  
  
  
  到现世去寻找当事人,说的很容易,但是真要操作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        审神者拿着手机一页一页的翻找着:“电话号码我是在现世里拨打的,不过还乱七八糟的打了好几个电话,我……我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是了。”她有点犹豫的说道。      

  
  
  
  
  烛台切光忠一只手扶在腰上,另一只手摩挲这下巴:“我们只有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而去现世的手续太过麻烦,所以我们必须要充分利用在本丸里的时间,先确定下到底是哪一个,才能出发去现世。”他拿过审神者的手机,看到上面通话记录里海量的通话记录,有些头疼的问:“审神者大人对那个号码……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她有些窘迫的点点头,而烛台切光忠则是深深的叹气:“罢了,挨个试一试就可以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在本丸的时空中,其实是没有手机信号的,不过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不少审神者的本丸里,万叶樱长的足够高耸,以至于长到足以接近本丸上空结界的地方,可以收到微弱的信号,这也是身在本丸,唯一能接触到外界的方法。        

  
  
  
  
  万幸的是,她本丸里的万叶樱刚好达标。    

  
  
  
  
  
  烛台切光忠看着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要说心里不怂是不可能的,所以平时洒脱而干脆利落的他罕见的……开始对着树发呆。      

  
  
  
  ……要不然,还是去现世在打电话吧?他想。    

  
  
  
  
  “……要不然,还是去现世在打电话吧?”她说:“好高啊,烛台切君你大概上不去吧?”    
  
  
  
  
  
  
  烛台切光忠脸色复杂的看着自家审神者,如果是在平时,他一定会为自家审神者和他心有灵犀而暗自窃喜,不过在这种情况下……      

  
  
  
  
  “没问题,交给我吧!”烛台切语气一如既往的帅气,不过当他抱住树干的时候,腿却非常不帅气的微微发抖。    

  
  
  
  
  
  把审神者的手机挂在胸前,烛台切光忠硬着头皮,像一只在西伯利亚觅食的狗熊一样,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双腿夹紧树干,而抓住树枝的手却在微微发抖。    

  
  
  
  
  
  往上爬了一段时间,烛台切身边的树杈上依然绑着不少短刀们挂上去的许愿卡,所以说,应该不是很高吧。想到这里,他大着胆子往下看了一眼,发现在下面给他加油的审神者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这个发现让他一阵头晕。    

  
  
  
  
  
  原来已经这么高了么!    

  
  
  
  
  烛台切光忠咽了咽口水,仰头看了一眼顶上,发现树顶依然遥不可及,只能咬咬牙,继续开始往上爬,只不过抖的更厉害了,只不过爬树的姿势由狗熊上树式,变成了抱的更紧的毛毛虫蠕动式。      

  
  
  
  这不要紧,反正在审神者眼中,都是那么的笨拙和不帅气。      

  
  
  
  
  【倒计时:4小时】      

  
  
  
  他终于爬到了顶部。    

  
  
  
  
  扶住最高的那个树杈,烛台切光忠打开了胸前挂着的那个粉红色外壳的手机,当摁亮手机时,屏幕上的[请输入密码]的字样让他顿时愣住。    

  
  
  
  
  
  坏了,他忘记问手机密码了。    

  
  
  
  稳定了一下心神,烛台切光忠冲着树下那个小黑点似的审神者大声喊道:    

  
  
  
  “手机密码是什么——!!”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手机、密码、是什么!”    

  
  
  
  “出去、以后、吃什么?”
  
  
  
  
  审神者一愣,烛台切这是饿了么,为什么会在树顶突然问起这个?虽然十分疑惑,不过她依然回答了烛台切的这个问题:    

  
  
  
  
  “汉堡王、金拱门,随!你!选!”    

  
  
  
  
  在树上的烛台切光忠差点一头栽下来,他立刻停止了喊话这个愚蠢的举动,铁青着脸开始自己尝试。    

  
  
  
  
  
  第一遍他输入了审神者的生日,手机提示了密码错误,思考了几秒后,烛台切光忠输入了审神者入职的日期。      

  
  
  
  
  手机成功解锁。    

  
  
  
  
  烛台切光忠没有时间多想,他立刻打开了通话记录,调出了最近一周的记录后,开始拨打起来。    

  
  
  
  
  “您好,这里是10086移动客服!”    

  
  
  
  
  不对。烛台切没有过多废话,直接扣断电话,然后拨通了下一个号码。    

  
  
  
  “您好,这里是吃鸡游戏外挂中心!”    

  
  
  
  
  也不对!烛台切光忠额头自己开始冒汗,他总有一天要偷偷卸载了她电脑里的全部游戏,全部!    

  
  
  
  
  “喂,木瓜丰胸俱乐部欢迎您的电话,请问……”    

  
  
  
  
  自家审神者到底在想什么啊!烛台切光忠猛的挂断电话,白皙的脸颊微红,脑海中却抑制不住的回忆起自家审神者的身材……    

  
  
  
  
  不小啊,根本用不着喝木瓜牛奶嘛!在心中腹诽着,烛台切光忠利落的拨通了下一个电话。    
  
  
  
  
  “您好,这里是水管通道维修后勤……”    

  
  
  
  
  还不是……等等,就是这个!烛台切光忠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差点挂断了电话,不过当他意识到客服在说什么之后,立刻兴奋的要到了维修总部的地址。    

  
  
  
  
  
  
  终于,成功了。烛台切光忠认真的把地址一字不差的写在了记事本里,有了确切的地址,找到人就不算困难了,兴奋的烛台切忍不住不帅气的拍了一下树干,然后在猛烈的摇动中,紧紧抱住了树干。      

  
  
  
  等等,他该……怎么下去?      

  
  
  
  
  【倒计时:4小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59)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