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星海棠

刀剑乱舞爆笑向/
写大长篇使我快乐/
超冷门cp爱好者/
正在爬墙阴阳师fgo食契/
LOFTER著名低产写手/

『山伏国广乙女』踏遍青山,未见如此之景

  “各位老师、家长们好。
我是中班堀川国广和小班山姥切国广的家长,不同于各位家长出身外国名校,在下毕业于航空航天大学,从事关于地质学的研究,目前是职业探险家,曾参加过克利伯环球帆船赛,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等世界级赛事,并于去年成功登顶珠峰。这次我竞选家委会,可以帮助孩子们组织春游等一系列户外活动,丰富孩子们的课外生活。

  
  
  ——山伏国广。”

  
  开学初,幼儿园的老师在微信群里号召报名家委会,看着瞬间消息99+的家长群,山伏国广思量了一下,为了合群就同样发了一条这样的信息。

  
  
  如果时间能倒流,上天能再给山伏国广一个机会,那么他一定不会发这条信息,一定不会。

  
  
  然而,当山伏国广开门,看着自家山姥切国广和堀川国广的女教师,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小腿上还挂着一个孩子,冲他露出艰难的微笑的时候,就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看起来像是个学生模样的女教师,打扮的也是十分稚嫩,不过却熟练的一边胳膊抱着一个孩子,另一边拽着一个孩子,动作看起来完全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她有些狼狈的抬头看着怔在门口说不出话的山伏国广,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丝毫没有在意此时的窘迫:

  
  
  “来,岩融、巴形,快叫叔叔好!”
还没等山伏国广回过神来,她自己自顾自的从他身边走过,极其自来熟的坐在了房间里的真皮沙发上。

  
  
  山伏国广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也走上前,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同样不开口,静静的等着她下一步动作。
年轻的女教师坐在沙发上好像松了口气,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包,掏出矿泉水瓶,拧开,一饮而尽。

  
  
  这个夏天太热了,山伏国广看着她举起瓶子仰头时,两侧鬓角的碎发被汗水打湿,黏在脖颈的曲线上时,忍不住咽了咽。

  
  
  她从容不迫的把空瓶子放进包里,掏出两个装着清水的奶瓶,塞给了坐在她身边的两个孩子,她做完这一切,才终于有了空闲肯给山伏国广开口的机会,不过两个人一对视,她先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的打量他很久之后,突然低头跟怀里的孩子说:

  
  
  “刚刚让你们两个跟叔叔问好,你们没有问,对吧?”她毫不犹豫的从两个差不多2岁半的孩子手中夺下奶瓶,大有不开口叫人,就不还给他们的架势,其中那个戴眼镜的小男孩还好,被夺了奶瓶,只是委委屈屈的看着她,而那个红色板寸的小男孩却不乐意了,不满的在沙发上扭动起来,最后跳下沙发,跌跌撞撞的就向对面坐着的山伏国广冲了过去。

  
  
  “啊,这种客套就不用了。”山伏国广有些洒脱的摆摆手,然后伸出胳膊一捞,一把捞过了像枚小炮弹似的撞在他身上的岩融,放在了自己的身边的沙发上,然后笑道:“这小子力气还不小……喏,乖乖在这儿坐老实了。”

  
  
  最后这句话,听起来比女教师那软绵绵的口吻有分量多了,岩融抬起头,只能看到山伏国广坚毅的下巴,想了想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好了。

  
  “真是,不好意思。”她露出了有些赫然的笑容:“两个小小班的孩子太黏我,实在是走不开,所以只能带过来了。”说完这句,她便不再开口,抬手抱起使劲往自己怀里钻的巴形,低眉顺眼的给孩子整理着衣服,客厅里一时间没有声响,只有岩融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用脚踢沙发垫的声音,安静极了。

  
  
  “这倒无妨,说起来还是老师您尽职尽责的缘故。”山伏国广听出了话外之音 ,他拿出了在丛林里徒步探险时的谨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请问老师这次来,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帮忙吗?”

  
  
  毕竟自家孩子在她手里,山伏国广的语气可以说是十分恭敬了。

  
  
  “嗯,既然您先提出来了……”她有些赫然的抬头看了一眼山伏国广,这才把来意说明出来:“是这样的,周一我们决定带着全园的孩子,举办一次夏令营。”

  
  
  山伏国广一窒,心想不会是他想的这样吧?他低头,正好对上她炙热的目光:“因为假期轮休的缘故,园里人手不足,所以希望山伏国广先生担任这次的领队……”说到最后,她索性也开门见山的直接说明了来意。

  
  
  “这个想法这是我之前就在家长群里提到过的。”听到是这个要求,山伏国广隐约松了口气,这还是在他擅长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他当时发这条微信的时候,也确实是在为孩子考虑过。

  
  现在的孩子大多娇生惯养,哪怕是他这个有些封闭的小村子,也是如此,如果有机会让孩子接触一下大自然,在户外的环境里的历练、修行一下,对孩子的成长绝对是有好处的。

  
  
  她没有想到山伏国广答应的这么痛快,面部的表情一直保持着惊喜的状态,眼睛亮亮的看着山伏国广,直到被摁怀里的岩融无聊的伸展胳膊,小拳头一下子打到了她的下巴,才让她回过神来。

  
  
  “真的是,帮大忙了。”她说:“非常非常感谢您的配合。”

  
  
  
  “请不要如此客气。”山伏国广笑了笑:“这其实也算是我的本职工作了,还有,我家的堀川和被被还拜托您多多关照了。”

  
  
  一番客套,客厅里又静了下来,她抬眼看了看挂钟,想要准备告辞,可是又欲言又止,终于,她有些迟疑的开口: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您?似乎有些想不起来了。”

  
  
  听到她的疑问,山伏国广脸色不变,略微思索之后回答:“大概是去年登顶珠峰后,被咱们地方电视台拍过纪录片吧。”他笑着挠了挠头。

  
  
  山伏国广只能这样说,虽然他知道,肯定不是这个原因。

  
  
  之前他骑行穿越第一高原,接受采访的时候忍不住心中快意,笑的稍微放开了些……然后视频传回国内被做成了叫做鬼畜视频之后,他就这样过了。

  
  
  
  说起来憋屈,他登珠峰,穿高原,横跨印度洋之类的探险事迹没让他出名,最后却因为笑声而火遍大江南北,可以说,自从那首《咔咔咔之歌》火了之后,山伏国广笑的时候再也不敢出声了。

  
  
  她怀里的岩融早就耐不住无聊,在看到她起身告辞时,甚至发出了小小的欢呼,结果被狠狠一瞪,瞬间老老实实的安静了下来,瞥了瞥嘴,躲在她的后面不出声了。

  
  
  山伏国广看的有趣,忍不住开口:“我看这孩子的骨架,以后应该是个高个子,还有这一个,以后肯定也不能矮。”他指了指刚刚一直窝在女教师怀里的巴形说道。

  
  “啊……是这样嘛。”她叹了口气:“这些事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感觉距离他们长大,都好漫长呢。”她伸手,纤长的手指在孩子的发旋上点了点,温柔的让人移不开眼。

  
  这个姑娘,太像个母亲了。

  
  
  
  “那么就——谢谢招待了。”她背对着门外,给山伏国广轻轻鞠躬,还没等山伏国广再说些什么,就拉着两个孩子转身就走。

  
  
  “好的,请务必路上小心。”山伏国广爽朗的笑了笑,可是刚说完,突然一个疑问从脑海中闪现了出来,他也马上脱口而出,对着她的背影问道:“等一下,夏令营那天,多少人去?”

  
  
  “啊……应该是全园的男孩子都报名了。”不知道是不是山伏国广的错觉,他问出口后,女教师的步伐一下子加快了。
“不过跟随的老师……应该只有我和你吧。”最后一句话轻飘飘的飘散在风里,然后把山伏国广给震的一个趔趄。

  
  
  全园的男孩子?!

  
  老师只有她和他两个人?!

  
  
  山伏国广扶着额头坐在了沙发上。

  
  
  这那是给孩子们历练!

  
  
  这分明……是给他的历练!

……

  
  “接下来,请安静一会儿。”

  
  
  幼儿园门口的大巴车上,坐满了大大小小的孩子们,而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非常兴奋。

  
  
  同样是少女的女教师在叽叽喳喳的孩子中间,显得格外有威严,不过哪怕如此,她也是强调了三遍,才勉强让兴奋而浮躁的孩子们安静下来。

  
  
  “我再强调一遍,这可不是集体旅行,而是……嗯,叫做‘修行’对吧。”她有些不确定的回头看了山伏国广一眼。

  
  
  
  山伏国广非常勉强的对着她扯了扯嘴角。

  
  
  
  是的,他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有些难看了,毕竟就在昨天,他还暗暗祈祷,她说的“只有两个教师参加”是诓他的,然而到了约定的日期,他来到时,才发现居然真的只有他和她两个成年人。

  
  
  
  而且居然连司机都没有请……她就这么确定自己有驾照吗?

  
  
  
  “最后,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当她强调完了纪律问题,最后随口问了一句。

  
  
  
  没想到话音刚落,好多的小手都举了起来。

  
  
  
  “修行?是成为忍者的那种修行吗!”一个板寸头的小男孩几乎是跳起来发问的。

  
  
  
  “修炼的时候我们能见到冲田总司吗?宫本武藏或者佐佐木小次郎也行!”一个看起来要稍微小一点的,扎着乱糟糟蓝色马尾的孩子举手。

  
  
  
  “你晕啦大和守安定!”一个鼻子上贴着OK绷的男孩不耐烦的拍掉了大和守安定举起的手,接着说道:“你说的都是普通的古人,他们现在都死了?”

  
  
  他清清喉咙,接着说:“所以我们去修行的时候只能见到玉藻前、妲己这样的妖怪,她们活的可长了!”

  
  
  
  “总觉得你好像把[修行]和[修炼]给搞混了……”带着眼镜的黑发男孩嘟囔了一句,他皱着眉头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背包:“老师似乎到最后也没告诉我们到底去哪儿呢,不知道带的水够不够啊……”

  
  
  
  正在山伏国广被这些问题问懵,在努力的思考如何解释他们是遇不到玉藻前和妲己的时候,站在旁边的女教师却是对这乱糟糟的问题充耳不闻。

  
  
  
  “既然没有问题,那么现在开始排座位,大班和小小班坐在一起,中班和小班坐在一起,给你们10秒钟的时间,快行动!”

  
  
  这群孩子虽然顽皮,但是对于命令的执行程度却很高,听到她的命令后,迅速的开始调整起座位来,而下完命令的女教师则是悠哉的转身回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慢条斯理的开始系安全带。

  
  
  
  而山伏国广却是饶有兴趣的频频回头看。

  
  
  
  这时候,一个棕色头发的孩子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有些怯生生的看了山伏国广一眼,然后直接就扎进了她的怀里。
“我想和老师坐在一起……”

  
  
  
  她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刚想说点什么,却没想到车厢的尾部,一个小不点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凶狠的把棕发男孩撞开,然后直接扑上来抱住了她的腿,随后,用凶狠的眼神看着有些懵的棕发男孩。

  
  
  
  山伏国广认出来,这个小家伙就是那天她来家里时,带来的那两个小男孩其中的一个。

  
  
  
  “巴形,不可以推小哥哥!”她有些严厉的训斥了怀里那个委屈巴巴的小不点,然后换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看着刚刚被推开、同样委屈巴巴的棕发男孩:

  
  
  
  “不可以任性啊,长谷部,我要先照顾小小班的弟弟。”

  
  
  “可是,我真的想……”

  
  
  “听话,长谷部。”她换了一个语气,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孩子:“长谷部已经是中班的小哥哥了,要让着他们。”

  
  
  他这才有些不情不愿的回到座位上。
山伏国广在旁边看的叹为观止。

  
  
  
  “这孩子从小社会性发展水平就比较高,平时在班里特别听话。”她看着长谷部垂头丧气的背影也乐了:“道德感发展的也好,特别爱打小报告,平均一天下来能跟我告十多次状。”

  
  
  
  “那岂不是,没有小朋友愿意跟他玩了?”山伏国广问道。

  
  
  
  “嗯……也不是。”她欲言又止的看了山伏国广一眼:“你家被被是他的朋友。”

  
  
  山伏国广:“……”

  
  她抬头看了一眼车厢顶上的电子时钟,然后拍拍手,大声宣布:“马上要开车了,现在全体小朋友都下车放水,一会开车了谁要是嚷着要放水的……我就要把他扔下去了!”她凶巴巴的说着,然后给山伏国广使了个眼色。

  
  
  
  他愣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了女教师一眼,似乎并没有理解她这个眼神的意思。

  
  
  她叹了口气:“开车门……”

  
  
  
  “啊……好的。”他手忙脚乱的摁开了车门的按钮,紧接着,大部分孩子们都从车门一个接一个的下车,然后非常有默契的走到离他们最近的一棵冬青树——

  
  
  
  脱裤子,开始撒尿。

  
  
  
  等一下,这是什么操作!

  
  
  
  这样真的好吗?山伏国广感觉这一个月的懵逼次数都在这短短的半小时内用完了,他哆哆嗦嗦的伸手,指着一个扎着黄色马尾辫的孩子,这个外表柔美的女孩,此时和旁边的孩子一样,站在草丛边一边放水,一边说笑。

  
  
  
  山伏国广觉得自己的三观碎了碎。

  
  
  
  “这是大班的乱藤四郎,怎么了?”她疑惑的扭头,发现了山伏国广震惊的表情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应该记得我跟你说过,来的全都是男孩子吧?”她笑的透不过气来:“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如果男孩子小时候生过大病,那么等他痊愈后,就要当做女孩来养,这样,病魔就不会再次来找这个孩子了。

  
  
  
  
  她从车窗伸手指了指外面:“除了乱藤四郎,还有那个绿马尾的叫笑面青江的大班孩子,据说是小时候被女鬼中邪过,那个叫狮子王的短马尾辫的小班孩子,据说是因为从小做噩梦;而左文字家的三个兄弟,是因为从小就过于瘦弱……”

  
  
  
  她一个一个的介绍着,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等孩子大一些,还是趁早恢复成男孩子的短发比较好,否则会对孩子的性别认同感产生影响呢。”

  
  
  
  
  这句话让山伏国广赞同的点了点头,此时,在车下的孩子都已经回到了车上,山伏国广再次确认了一遍人数之后,发动了巴士汽车。

  
  
  
  原本他定在了位于城市周边的郊区,想要带孩子们去爬山锻炼一下,不过目前的情况……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公园里的儿童乐园吧。

  
  
  
  
  作为培养起新人毫不留情的野外探险家的山伏国广,此时面对着这几个走路都不稳的小小班的孩子,也不得不低头服软。

  
  
  
  打开导航定位了最短的路线,山伏国广看了看前面空荡荡的大马路有些许疑惑,奇怪,今天马路上的车实在是太少了。

  
  不过正好,这给了他和这位老师谈谈的机会。

  
  
  
  “您对我家被被的这个性格……有什么看法么?”山伏国广有些发愁的叹了口气,

  
  
  
  她沉默了一下,提起了这个话题,她同样是眉头紧锁:“这孩子的安全感有些过于低了,这不是个好现象。”

  
  
  
  “这是我们的失误。”他说:“小时候用‘你是垃圾桶里捡来的’这种玩笑开的太过分,他似乎当真了。”

  
  
  
  “这种话,是绝对不可以对孩子说的!”她转过头,严肃的对着山伏国广说道:“而且被被本来就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你们这样一说,他更是往心里去。”
她叹了口气:“不过幸好,现在被被的情况有所好感了,你看他旁边坐着的那个小班孩子。”

  
  
  
  山伏国广从反光镜里看了一眼,山姥切国广是中班的孩子,而他的旁边,坐的是一个戴着兜兜的小班孩子。

  
  
  
  “那个叫骚速剑的小班男孩,是个真正的领养的孩子。”她说:“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孩子开朗的性格从一定程度上感染了被被。”

  
  
  
  
  “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果然交到有益的好朋友是一件幸事呢。”山伏国广松了口气,然后抬头,就看到了她欲言又止的表情。

  
  
  
  
  “不过……现在被被也越发的认定自己是捡来的了。”

  
  
  山伏国广被这个神转折给噎的脸色通红,半晌才讷讷的转移了话题:

  
  
  
  “对了,被被他们中班的‘兼桑’是哪个孩子?平日里,总是听堀川提起他。”转动方向盘,山伏国广开到了宽敞的主干道,一路上平稳极了,后面车厢里,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越来越小,变的安静了起来。

  
  
  
  “你说的是和泉守兼定吧,你看,跟堀川坐在一起的那个就是。”
被安静的环境所影响,她的声音也渐渐的弱了下来,手往后指了指,趁着红灯,山伏国广往后瞥了一眼。

  
  
  
  一个看起来和被被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倚靠在堀川国广的肩膀上,睡的沉沉的,长长的黑色头发倾洒到了车座和堀川国广的身上,男孩子虽然长相白皙而精致,眉眼中却没有丝毫的女气,看起来是个英气勃勃的小男生。

  
  
  
  原来,堀川的萌点是这种类型吗?山伏国广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幸好红灯马上过去,打断了他接下来的思路。

  
  
  
  路途太长,而且太安静了,他抬头偷偷看了一眼隔着一条过道,坐在第一排的她,只看到了侧过头去的一个后脑勺,身体也随着均匀的呼吸所起伏着。
真是的,去郊区那个公园的路,有这么长的吗?

  
  
  
  
  路上的车实在是太少了,少到让山伏国广看着空荡荡的大马路,甚至提不起精神专心开车,车厢内只有均匀的呼吸声,驾驶台内的收音机里平缓无起伏的声音播报着前方的道路信息。

  
  
  
  “前方交叉路路口拥堵,请谨慎绕行……滋啦……滋啦滋啦”

  
  
  
  收音机里平静的播报声突然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滋啦滋啦作响,山伏国广皱了皱眉头,抬手关掉了收音机。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他抬头看了一眼她所坐在的方向,恰好就看到她揉着眼睛,坐直了身子。

  
  
  “快到了吗……”侧脸因为睡姿的缘故被压上了红印子,她有些眼神朦胧的看向窗外,蓦地,她手突兀的往窗外一指:“你看这个房子是不是?”

  
  
  “什么?在哪里?”因为路上没有车,所以正在开车的山伏国广大胆的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确实,一个看起来比较仿古的日式建筑在远处若隐若现。

  
  他瞥了一眼手机上的导航,却发现手机的网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不知不觉的断开了,原本条理清楚的显示GPS定位的地图,现在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无奈,他也只能有些模棱两可的回答道:“或许是吧,这个郊区的公园我也是只闻其名,而从未参观过。”

  
  
  “那就肯定没问题了,就是那里!”看到了目的地,所有的睡意悉数从她身上消退,一瞬间,她就精神奕奕了起来。

  
  
  
  见她这么肯定,山伏国广索性就往那个建筑的方向调了头,等车开到了门口的时候,女教师已经把所有的孩子都从睡梦中叫醒了。

  
  
  
  
  听说到了目的地,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兴奋起来,除了刚睡醒的明石国行还有几个小小班的孩子还在迷糊着,静形用手提了提自己一直往下掉的开裆裤,然后指着那栋日式小屋模糊不清的说:“到、到家了……”

  
  
  
  
  “那才不是家啊,是要去玩的地方!不过说起来这里确实感觉好熟悉……一会进去看看就好了!”博多藤四郎拍了拍静形的头,刚说完,就因为大声说话被自家老师瞪了。

  
  
  
  
  “所以接下来,我要是看到谁乱跑,那么——他就完、蛋、了!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稀稀疏疏的应和声响起,几乎所有孩子的眼神都越过了她,落在了她后方,那栋日式建筑上,移不开眼睛。

  
  
  
  这时候,一直默默跟在后面的山伏国广走到了前面,就在刚刚,他打量了这栋建筑几眼,身为专业探险家的专业素养让他一瞬间内判断出了现在的状况。

  
  
  
  “——一会我们进去的时候,不要进入房间内。”他有些严肃的说道:“我们一会的活动区域,就是在这件院子里。”他伸手指了指地,告诉了孩子们活动的地区。
不过这已经很大了。

  
  
  
  看着解散的命令一下,瞬间撒欢跑的到处都是的孩子们,抱着明石国行的女教师这样感慨。

  
  
  
  “所以,他为什么哭?”被这个带着眼镜的紫头发小男孩哼哼唧唧哭的有些不耐烦,山伏国广开口了。

  
  
  
  “因为还没睡醒。”她看着闭着眼睛哼哼的明石叹了口气:“也就是老一辈人说的‘闹觉’一会儿清醒过来就好了……毕竟还是小班的孩子,等再大一岁就好了。”

  
  
  
  
  山伏国广发现,她对于孩子打闹调皮的行为很严厉,但是对于孩子因为年幼而产生的这些生理上的小毛病,却意外的非常包容。

  
  
  
  
  “走吧……我们可不能就这么待在这里。”她把孩子往上撮了撮:“我们可要盯着点儿,可别让他们出什么乱子。”

  
  
  
  说的也是,山伏国广立刻跟了上去,两人一起往孩子扎堆的地方走去。

  
  
  
  一个不算陡峭的小山坡顶上,一颗巨大的樱花树枝繁叶茂,可惜如今不是花期,否则开起花来,一定十分壮观,山伏国广想着,突然发现树下玩的几个孩子里,最矮的那个看着特别眼熟。

  
  
  “那个孩子,就是上次来的其中之一吧?”他指了指岩融。

  
  
  “没错,那边扎堆玩的是三条家的孩子,你看里面那个深蓝色头发的小班孩子。”山伏国广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瞬间眼睛就亮了一下。

  
  
  
  “超好看,对吧?”她的语气似乎带了些炫耀,确实,这是山伏国广见过最好看的小孩子了,皮肤白嫩,发丝柔顺,贴别是,这个孩子的眼睛好像有月亮一样,煜煜生辉。

  
  
  
  “小班里除了三日月宗近,还有他旁边的小狐丸也生的好……可以说三条家大多数孩子颜值都不差。”她说完叹了口气,然后遗憾的看了眼岩融。

  
  
  
  “……会好的,长大一点就好看了。”山伏国广也只能这么安慰她,不过有些沮丧的女教师却叹了口气。

  
  
  
  “说实话这一届的颜值,没有上一届的小小班——也就是如今的小班好看。”

  
  
  
  “你看,那边被大班围起来的是粟田口家最小的孩子一期一振,在花坛边上水蓝色长头发的是左文字家的小儿子江雪,对了,还有刚刚那个飞奔过去的,是五条……鹤丸国永!把尿盆放下,马上!”
  
  
  

  叫鹤丸国永的小班孩子一身白衣,头发也是洁白的颜色,看起来素净极了,但是他的脑袋上却顶着一个从幼儿园里带来的粉红色尿盆,跑的飞快,听到自家老师的怒吼,还不忘回头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太鼓钟贞宗,过来!”她被气的脸色铁青,马上扭头,叫来了一个大班的孩子:“去把你们家鹤球抓回来,不许让他再乱跑!”

  
  
  
  山伏国广看着听到命令之后,迅速开始追赶的这个大班孩子的速度,默默为鹤丸国永点了个蜡。

  
  
  
  他们继续在草地上走着,接下来一一个平缓的下坡,一片一片的成熟的小麦翻滚着金色的浪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山伏国广感觉麦浪里,那个白色的人影特别像自家孩子。

  
  
  
  凑近一看……还真是。

  
  
  
  
  成片的麦浪中,不知道怎么回事,混入了一颗豌豆,此时也是成熟了,山姥切国广坐在跟前,看起来小小的一只,此时,他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豌豆荚,认真的数里面的豆子。

  
  
  
  “居然发现了一棵豌豆么?”山伏国广揉了揉山姥切国广的头:“不错,好眼力。”
她也好奇的凑过来,蹲下,然后就发现山姥切国广从豆荚裂开的小小缝隙中,用小食指认真的点着一个一个的数,数完一个豆荚之后,小脸顿时皱起来,似乎在非常费力的思考些什么。

  
  
  
  
  她伸出食指刮了刮被被皱到一起的小鼻子:“可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乳名为被被的金发小男孩碧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然后悄悄地凑到她跟前,小声解释:“我在给他们起名字……每一个豌豆都起一个名字。”

  
  
  
  “这样,豌豆离开妈妈,独自去土里发芽的时候,他的家人……就不会找不到了他。”披着小斗篷的男孩虔诚的捧着豆荚,就像是捧着什么珍宝,小心翼翼。

  
  
  山伏国广的笑容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渐渐凝固在了脸上,他僵硬扭头,试图装作没有看到女教师那瞥过来的眼神。

  
  
  
  夏末初秋的风带来一丝露水的凉意,山伏国广摸了摸鼻子,似乎嗅到了泥土中草梗的涩香,看着蹲下和被被一起给豌豆起名字的女孩,他站在原地默默看了很长一会儿,然后稍微远离了一些,在那边的绿色最浓的山坡上坐了下来,随手从双肩包里掏出了画板。

  
  
  她看起来真是年轻,和被被蹲在一起,就像是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一样。柔柔的阳光照射在被被金色的头发上,又映在她耀眼的笑脸上,让山伏国广有些睁不开眼。不过心里却由衷的期望豆荚里的豆子能多一些,让这温馨的场景能多保留一会儿。

  
  
  日光的倾洒让周边青色山峦有种似乎在微笑般的明朗,山伏国广的目光落在那栋精致的日式房屋上,然而伴随着孩子们追逐嬉笑的声音,笔下落的,却是金黄麦浪中的那道纤细的身形……

  
  
  他就这样看着、看着……这是他踏遍深山,却从未见过如此风景

  
  
  “诶,你会画速写?”突然响起的女声让山伏国广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的,他用手遮挡住了画纸,抬头,这位刚刚入画的女孩笑盈盈的站在他面前。

  
  
  
  “嗯,是啊,想看的话这里还有不少。”画夹里的纸有厚厚的一摞,山伏国广全部掏了出来,然后递向她,然后隐秘的将自己刚刚的画藏到了背包里。

  
  
  
  她眼睛发光的接过这沓画稿,一张一张认真的看了起来,里面有山川,有河流,有北方的皑皑白雪,也有南方的雅致小巷。

  
  
  
  “呐,我说阿……这么多地方,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个啊?”她终于把眼神从画纸上一个个美丽的画面上拔出来,侧头好奇的问山伏国广。

  
  原本以为他会思考一会儿,却没想到他会不假思索直接开口:“里面的第三张,没错,就是这个小屋。”他从画中抽出了这样一幅画,深绿色的林中,复古的砖瓦小屋坐落在其中,带着熟睡般的静寂。
“看起来很普通,确实,这只是个普通的小屋子。”山伏国广往后仰了仰,双手撑在草地上,诉说的是带着回忆的缓慢的口吻。

  
  
  
  “具体在哪一年忘记了,不过是很久很久之前了,那天我是打算横穿过这片丛林的,可是遇到了大暴雨,于是就在这间专门供林间路人休息的屋子里避雨。”
“因为赶时间,所以雨一停,就急匆匆的走了,等到出了丛林,才想起来小屋的玻璃窗忘记关了。”他叹了口气:“这个地方多雨且多风……这个敞开的玻璃窗恐怕早已碎成玻璃渣了。”

  
  
  她自他开始诉说后,就默不作声的听,听到后面才感叹,不愧是一家人,从这相同的细腻心思来看可见一斑。

  
  “真好……”她这样说,让山伏国广一愣,正当他对这句没头脑的话奇怪时,紧接着她又开口:

  
  
  
  “真是好啊,要是我也有机会去这些地方看一次就好了。”她的指尖在纸上摩挲着,深色的炭笔在她的指尖留下了浅浅的痕迹,她却浑然不觉。

  
  
  
  不过刚说完,她也乐了:“这也是不可能的吧……都是些这么远啊地方,我啊,连这个小县城都没有出过呢。”

  
  
  这句话把准备安慰她的山伏国广一下子噎了回去,正当他想再次开口,不远处,几个孩子焦急的跑了过来。

  
  
  
  “老师!小班的三日月宗近不见了,还有莺丸、鹤丸国永也不见了!”大班的不动行光跑的气喘吁吁。

  
  
  
  她嚯的一下站起来:“除了他们还有谁不见了?是谁最后见到他们的?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在什么地方?”

  
  
  被自家老师一连串问题问懵,不动行光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她有些急躁的冲到庭院的中心,听到消息的孩子们都聚集起来围绕在她的身边。

  
  
  
  “今剑!查大班孩子人数,长谷部,查中班的人数,厚藤四郎帮助小班查人数,药研藤四郎帮助小小班查人数。”

  “小小班全齐!中班全齐!”

  
  “大班差博多藤四郎!”

  
  “小班差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一期一振、莺丸和江雪左文字!”

  
  
  她一愣,不可思议道:“怎么回事,连江雪都走丢了?”可以说江雪差不多是小班最乖的孩子之一了。

  
  
  
  “那个……我刚刚好像看到,博多带着他们在屋子门口看花……”五虎退举手怯生生的补充。

  
  
  “那八成就是在屋子里了。”刚刚一直没说话的山伏国广下了决定,女教师一听就想要往屋子里跑,被山伏国广一把抓住:“你在这儿看着孩子,我进去看看。”

  
  
  “诶,可是……”

  
  
  “你就留在这儿看好孩子。”山伏国广语气不容置疑:“剩下的,我去办。”紧接着,他没有给人反驳的机会,就直接两步跨进了房屋的大门。

  
  
  一进屋,似乎整个视线都暗了一下,随后才慢慢恢复明亮,紧接着是一股淡淡的茶香,让人嗅到之后精神一振,山伏国广顺着茶香看去,古朴的茶几上,一小杯热气腾腾的茶水端正的摆在上面,看起来刚沏不久。

  
  
  谁会在一个完全荒废的房屋里这样做呢,山伏国广可不认为几个小班孩子和一个大班孩子有心思泡茶。

  
  这间屋子,绝对有问题。

  
  
  庭院内的水龙头老旧且锈迹斑驳,建筑墙体的外层有些脱落,可是内部却纤尘不染,山伏国广走在走廊中,摸了摸墙面,如同新建筑一样光洁。

  
  
  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在他的心头弥漫。
他看到走廊的尽头似乎有阶梯,就往这个方向走去,路过走廊墙壁的窗户,原本目视前方的他突然停下,看向窗外。

  
  
  窗外,空无一人,而那棵原本光秃秃的大樱花树,却是盛开着的景色……

  
  
  
  山伏国广当时就愣在了原地,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窗外,来之时所看见的那棵无花无叶的樱花树,透过窗子看去,团团的粉嫩樱花一簇簇盛开的,妖艳至极。

  
  
  不行,不能再看下去了,当保持平常心。心生怯疑将一事无成。……山伏国广把眼神从窗外收回来,坚定的朝着前方的道路看去,丰富的阅历让他在面对无法理解的情况时也能沉着应对。

  
  
  
  就全当做是一次修行吧。他是这样想的,抛去了所有的杂念后,终于走到了楼梯口,在楼梯扶手旁边的墙壁上,挂满了一个个大小不同的相框,上面拍摄的似乎都是各种各样美男子,而且无一例外的……都是和她的合影。

  
  
  
  照片中,褪去死板的的幼儿园教工制服,漂亮而又得体的精致和服衬托出青春靓丽的曲线,由于反差太大,就连山伏国广都忍不住驻足了许久,阶梯窄且狭长一张张照片中,全是她各种不同而又某些地方相同的照片,拾级而上,终于在距离二楼的倒数第二个台阶上,山伏国广发现了自己的照片。

  
  
  这是他上次在深山寺庙修行之时穿过的僧侣服装,可是他只在深山中穿过,下山后就再也没穿过一次,何来的照片?
但是照片中,两个人笑的如此真实,仿佛……曾经经历过一样,仿佛自己真的就站在她的旁边一样,山伏国广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要触碰相框,好像触碰到,就可以拥有这一切。

  
  
  
  手指慢慢的就要碰到相框,越来越近……

  
  
  
  “山伏国广!找到了吗——”一个女声透过层层的墙壁和玻璃,让山伏国广迷茫的眼神瞬间清明起来。  

  
  
  对了,她还在等着他,等着他把孩子安全的带回来。

  
  
  
  山伏国广果断的扭头,再也不看照片一眼,坚定的继续向楼上前行。

  
  
  当他踏上最后一个台阶,看到了打开的拉门后面,几个并排着看他的小脑袋后,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刚刚你们的探险顺利么?”和孩子们设想的训斥不同,他这样开口:“那么,现在到了返程的时候了,在等下去,你们的老师就要等急了。”说着,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秒针咔哒咔哒的响,在表盘上逆时针旋转着,每一秒都仿佛有什么东西重归于它未诞生时的形态。

  
  
  
  虽然这几个孩子都没有事,但是这次修行只能这样早早结束了,带头捣乱的博多受到了一致的谴责,虽然他辩解说:“只是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宝藏而且确实找到了!”也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而且他找到的几枚看起来非常古朴的金币也被勒令当回原处了。

  
  
  
  而小班的三日月宗近则是丝毫没有闯祸的心虚,此时正拿着自己从屋子里捡来的金发箍玩的不亦乐乎,经过了整整一上午的活动,孩子们一上车就瘫坐在了车座位上,几乎练说笑的时间都没有,都陷入了睡眠。

  
  
  “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自己也瘫倒在座位上,半晌她声音闷闷的开始道歉:“时间全耽误在找孩子上了,山伏国广先生似乎也没有仔细游览一下,看来只能之后再来了。”

  
  
  
  可能没有以后了。山伏国广透过后视镜看到,离开的那个日式建筑连带着庭院随着车子行驶远,而渐渐变小,最后完全消失在白色弥漫的雾气中,若有所思的叹气。

  
  
  
  不过,自己未完成的画倒是不耽误,山伏国广偷偷瞟了她一眼,画中的主角就在这里,剩下的什么也都不重要了。
而这时候摆在驾驶台上的手机又有了信号,定位着导航的APP界面重新亮了起来,三角形的浮标在标记为“幼儿园”的地点闪动,山伏国广看着手机上跳动的浮标,心中的悸动再也忍耐不住。

  
  
  “无妨,这些都不要紧。”他说。

  
  
  女教师转头看着山伏国广专心开车看路的侧脸,突然觉得他似乎回答的,并不是她刚刚问出的问题。

  
  
  “我日日于山林中游历,心系于山中的一草一木,想要踏遍大地山川,看遍无人探索的土地,当某一日我的双手不再触摸山岩时,就会深深的想念,可以说,我已经扎根于荒野,成为那遍野树木的其中之一了。”他依旧专心的看着路,在红灯时减速,停了下来。

  
  
  然后,扭头看着她:“而你,不一样。”
“每个人的经历皆有所不同,对你来说,无论是屋外的广袤田野山川,或者是屋内简单的生活,都一样拥有无限可能供你探索。”

  
  
  “所以,有机会游历修行固然好,但是如果没有机会,也并不遗憾——”

  
  
  “因为,你自己的生活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

  
  
  车在幼儿园门口停了下来,当发动机的声音停止后,车厢内更是寂静,她没有开口,而且静静的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下一句话……

  
  
  “所以,要不要留我的电话号码,让我再给你讲讲旅途中的其他故事?”

  
  
  她愕然的看向他,随后抑制不住的笑意从胸腔内喷涌而出,从声带、喉咙、眼角溢出,她笑的弯下腰,捂住腹部,肺部所有的气体都被他的神转折给笑出体外,特别是当她听到另一个笑声之后,更是忍不住,然后打开了手机录像机……

  
  
  “咔咔咔咔咔咔……”

  
  
  半个月后,网上一个叫《咔咔咔之歌2》的鬼畜视频横空出世,鬼畜专区又陷入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73)
©银星海棠 | Powered by LOFTER